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八十章 被耍了

“你、你听见了吗?是不是我产生幻听了?”脚下一顿,我额头直冒冷汗,问旁边的老洛。

他嘴角动了动,眼角往我这边瞟,神情不变,看起来若无其事,不过,跟这小子熟了,我通过一些微表情已经可以判断,洛息渊这孙子心虚了。

让你刚才手欠!

“听见了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打着手电筒,往四面八方照,似乎想找到出声的人。

但这地儿明显没有其他人,最后,我们的灯光停在了空中的半截纸人上,老洛推了推眼镜,不知道怎么想的,突然四下里看了看,从旁边搬了个凳子,站上去后,将剩下的半截纸人也扯了下来。

扯了来救算了,他随意往地上一扔,从凳子上下来后,慢悠悠的把那半截踩碎了。

竹篾折断,发出轻微而干脆的啪嗒声。

我看着这一切,最后冲他竖起了大拇指:“你牛。”

老洛道:“若真有鬼,来找我,看看是它厉害,还是我厉害。”

本来挺毛骨悚然的,被洛息渊这么一搅和,我突然觉得有些好笑:“我觉得,你吓到它了。”

老洛面无表情的听了须臾,道:“你看,它不说话了。”

我一直信奉一正压百邪,但现在看来,鬼怕恶人这话,没准儿也是有道理的?

正想着,一个幽怨凄楚的哭声,忽然从黑暗中响了起来,依旧是那种立体环绕音效,让你想找到鬼在哪儿都不知道。

而就在我和老洛,被这诡异情况惊的有些发懵时,我突然看见头顶上方的梁上,似乎有个红点闪了一下,那好像是……我立刻握住老洛的手腕,带着他手里的灯往上走,紧接着便看见上面有个摄像头,正移动着。

当我们的手电筒打上去时,摄像头停止了移动。

与此同时,我们还发现,摄像头侧边隔着两米开外的位置,似乎还装着音响一类的东西。

这下我反应过来,哪有什么鬼,这地儿有监视器,八成监视器后的人,发现我和老洛后,故意弄出这动静看我们笑话。

对方被发现后,也不装神弄鬼了,便听一个女人笑呵呵的说:“戴眼镜的那个先生,很有胆识。”

老洛不置可否。

女人又道:“大晚上,闯进我家老宅,是要干什么?”看样子,这姑娘并不是住在这儿,而是远程操控。

我见老洛不搭腔,便只能接话道:“误入,误入,我们马上离开。”

女人道:“你们弄坏了我的纸人,相当于让我白费了六天的功夫,打算就这么走?”

老洛这时慢条斯理道:“就这么走,你能如何。”说完,给我使了个眼色,示意不用搭理这个隔空对话的人。对不住了大姐,我身上没带现金,扎纸人的钱也没法给你报销了,你就当遇俩败类,认了吧,再说,我刚才也被吓的不轻,就当找回面子了。

我和老洛当即就往外走,也没见那女人再出声,待穿裹着宅子,从侧门摸出去,黑幽幽的才踏上巷子,忽然,头顶一个声音爆开了:“56栋,这俩小子在56栋南边小侧门巷子!快来抓!”我惊的脚下一个踉跄,抬头一看,气的差点儿没晕过去,合着这屋檐外也有监控器和喇叭,那女人估计打从我和老洛进来起,就盯着我们的动静,也知道我们在被人追。

此时,我俩刚到巷子里,她就直接报地址了,小音箱的声音虽然不算大,但在黑暗中,在这个宁静的老宅区,绝对够周围的人听见了。

瞬间,我便听见两头追过来的脚步声。

“往前跑!”两边被堵,我和老洛仅有一条道,只能打开手电筒,发足狂奔,算是在巷子里彻底暴露了。

身后的小喇叭里,传来女人看戏的笑声,想必镜头后面,正有个人在乐的直打颤。

洛息渊估计是头一次被人这么耍,脸黑的跟什么似的,我俩深陷巷道中,若是悄悄摸摸的,到也能很快出去,但这么大张旗鼓的在里面展开追逐战,时不时的东边被堵一下,西边被堵一下,使得我俩相当狼狈,根本绕不出去。

一边跑我一边道:“我看出来了,这帮人不让咱们去主街道,想、想把我们堵在这里面。”

“继续跑呀……”巷子尽头处原本是个T字形,然而此刻,两头都有人冒了过来。

左边两个,右边两个,加起来四个。

我回头看来时的路,得,又是四个人。

一共八个,我们被堵住了。

老洛看了看,二话不说,手一搭,对我道:“上!”得亏我俩这大半年培养的默契,我几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,立刻脚往他腿上、手上那么一踩,老洛在下面施力一送,我就扒拉上房檐。

上去后,二话不说,揪着瓦片就往左边两人砸。

架不住我一下占据了好地形,带着棱角的青瓦砸脑袋上,可不是舒坦事,此时此刻,谁还顾得上什么防卫过当,我弓着腰,边往前跑,便疯狂往下砸。

此时人数众多,手电乱晃,周围可视范围变大,前边的路线顿时被我牢牢记住,我大喊:“往前,右拐,直行出街。”我到也不怕其余人听见,对这里的地形,他们比我们熟。

伴随着叫骂、碎瓦、痛呼、脚步等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,老洛突破了左侧,而之前堵在左边的两人,其中一人运气不好,被砸的伤势颇重,满头满脸的血,都没法追击我们了。

我和老洛一上一下,他在陆地上跑的快些,我在上面跑的慢些,也正好垫后,不停砸瓦使绊子。

至于这家房屋的主人,对不住嘞您,回头事儿办成,您找考古院报销吧。

不过我没得意太久,这些人又不蠢,在我们突破包围圈跑了没几步,便有人如法炮制,翻上了房在后头追我。在上面我和他都跑不快,他在后头拿瓦砸我,我在前面拿瓦砸他,如此,便也顾不得地上的其他人,以及跑远的老洛了。

“让你躲!”后面追我的中年男人,身高和我差不多,但手长过膝,我觉得他捞瓦片似乎有天然的优势,砸的我狼狈不堪。

不过,我还是有优势的,运气到了挡不住,由于我在前面,他从后面上来,所以路过的区域,有些被我掀空,很容易踩滑踩空。

本来我落于下风,但老天相助,他脚被卡了一下,就那么片刻的功夫,我抓住机会,直接当头砸过去好几块。此时他没能及时躲避,顿时被砸了满头满脸,血流如注,身形一歪掉了下去,摔的大喊了一声。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