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八十六章 鬼市

“除了这些地方,还有有什么渠道可以寻到他?”我不死心的追问了一句。

张大姐神情无奈,表示自己能说的都说了,最终这一趟,我和老洛一无所获。

出了店门,我琢磨道:“她做这一行,无异于为虎作伥。”

“怎么,正义感又爆棚了?你别打她主意邀功。”

我不乐意:“什么叫邀功,你说,她这么多年,得帮了多少个徐老四这样的人,犯了多少事儿?”

老洛道:“咱得言而有信对吧?你要想协助警方扫黑除恶,我不拦你,但不能是现在,你不能让我说出去的话如同放屁。”

“行,那这事儿缓一缓再说,现在线索断了,看来只能先回金陵了。”

老洛点了点头,看起来也对连次吃瘪很是不愉快,我俩正要打车回酒店时,我手机响了,一看,来电的是何玲珑。

她这会儿正在蜀地的巴陵墓忙活,面朝黄土背朝天的,我回金陵养伤期间,也就通了一次电话慰问,如今已过去大半个月了。

会有什么事?

由于可能涉及到公事,我便给老洛打了个手势,示意他稍等,自己避开一段距离,到了远处接电话。

电话那头传来何玲珑熟悉的声音,她显然从祁院长那儿知道了什么,开口就问:“你在西安?”

“是。”我回道。

她道:“听院长说,你是在查巴陵墓一带流失文物的去向?”

“是,我怀疑之前死在墓里的盗墓贼,他们活着的同伙,盗出了一批文物,而且还在黑市上流通。我打算顺着这个线索,把这个团伙揪出来。”

她道:“哦?查的怎么样?”

我苦笑,看了远处等着的老洛一眼,便言简意赅的将眼下的困境说了,何玲珑一听,便道:“那你们的线索就这么断了?你有没有问那个女人,面具多久维修一次?”我一愣,心说:对啊,忘记问这茬儿了?那面具多久维护一次?如果时间间隔短的话,我们或许可以守株待兔?

“何姐,你提醒的太及时了,我得回去问问这茬……对了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何玲珑那边传来江水奔流的声音,她说自己刚下活,现在休息,坐江边泡脚缓一缓:“……一切顺利,不过短时间里,我是回不去金陵了。”

“感谢领导,百忙之中还惦记着我,您注意身体。”我急着想回去问修复时间的事儿,便打算结束话题,谁知何玲珑听出味儿来,立刻道:“别挂别挂,你急什么?我打电话给你,不是询问你工作进展的,是要通知你一件事儿。”

通知我?她在深山老林里工作,能有什么新消息通知我?

“还记得浮梁的事儿吧?你和祁院长说了光头的事,祁院长怀疑和那个崔衍有关……”

“等等,崔衍是谁?”我一时没听明白。

她道:“就是当初被你瞎起外号,叫‘夜视镜’的那人。”

是他?我立马想起了当时在山里,和老洛狼狈不堪的情形。当时夜视镜和马家张宁那伙人一起被逮,我后来才知道冯、马两家的恩怨纠葛。

当时这帮人落网不久后,据说从夜视镜嘴里,就审出了一些线索,也就是这些线索,才有了后来我们去巴陵墓的事儿。

只是,到了巴陵墓后,我们才发现,那地儿不是一处墓,而是一个墓葬群,拥有大量的文字史料,在盗墓贼眼里不值钱,在做考古的人眼里,那就金贵了。

我问:“怎么着,又审出什么新线索了?”

何玲珑道:“那人本来不肯说,后来警方同志,用你这边给的信息使诈,把他的真话给诈了出来,所以,你在鸽子街遇到的那个,让人围堵你的光头,身份也可以确认了,是冯家现任的当家人。他回国不到两年的时间,根基不稳,鸽子街据说是他这两年,和一些‘业内人士’谈生意的地方,没生意的时候,他是不会出现在那儿的。”

我立刻反应过来:“那我昨晚遇见他,说明,他这两天,正好有生意要跟人谈?”

何玲珑道:“但是你这么一打草惊蛇,估计短时间里,他不会有什么动作了。”

“那姓崔的还说什么了?”我有些急,心说:你这时候打电话,莫非就是想告诉我,我打草惊蛇坏事儿了?

“这正是我要找你的原因,他提到西安的‘鬼市’,三日后就是‘鬼市’开市之日。那姓冯的,有意要接触他们业内,一个绰号叫‘吞金和尚’的人,据说想收拢这人,干一票活儿。”

“这么嚣张?”我觉得不可思议,我要是姓冯的,先是盗墓失败,折损人手,然后是派去阴马家的手下,反而被抓,最后人在西安,还被两个不知名的‘贼’听了墙角。

这三件事儿凑在一处,怎么着这段时间,也该规规矩矩了,没想到居然还来作妖?这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。

不等我回话,何玲珑继续道:“‘鬼市’你应该知道吧?”

我道:“早年的黑市,天黑的时候开市,专交易一些黑货,因为没有灯,照明只用煤油灯照货,买卖双方,互相见不着脸,所以叫鬼市。我只听过,没见过,怎么,现在还有鬼市?”

何玲珑道:“有,不过现在的‘鬼市’,不过现在比起以前,又多了不同,分‘真鬼市’和‘假鬼市’。”她跟我讲起了其中的不同。

说现在信息发达了,以前很多人不知道事,现在大伙儿都知道,所以能打听到鬼市所在的人也多了起来。

如此,便产生了假鬼市。

假鬼市,就是白天卖旅游纪念品的人,到了晚上,把自己乔装的神神秘秘,摆些仿品在巷子地摊上卖,而去逛假鬼市的,也多是些猎奇的,一知半解的人。

真鬼市,就是传统鬼市,因为现在假鬼市太多,所以它们藏的更深,也更不容易找着了。

我道:“真鬼市上,卖得也都是真货?”若是如此,警察打听好地址,埋伏好,岂不是一抓一个准?我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。

何玲珑道:“也多是假货,抓住了,也最多一个造假售假,而且能逛到真鬼市的,都是他们业内的行家,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暗语,并不会现场交易看货。警察去了,也会互相包庇,知假买假,全说是工艺品,心甘情愿,也不构成违法,充其量无证经营,没收点假货罚点款。”

我道:“那就拿他们没办法?”

何玲珑道:“所以这次,你又有用武之地了。”她声音含着笑。

何玲珑很少笑,大部分时间,都是用老师教训学生的口吻,对我以及一众下属同僚训话。

她语气一柔和,我就知道,自己又有的折腾了。

果然,她接着便说:“你去鬼市,会会那位‘冯爷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