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八十八章 开始行动

“这种胶只能使用一次,和人皮肤油脂接触后不能再用第二次,维持时间可以长达半个月,有透气性,不会过敏,但会随着时间收紧,超出半个月,面具就变形了……需要现在帮你带上吗?”她站在我身后,透过前方的镜子和我对视。

此时,镜子里有两张脸,一个是五十来岁的胖妇人面容,一个是三十多岁的男人脸,颧骨高耸,眉毛浓密而上扬,大眼睛,薄唇。

不是一张好看的脸,但不会让人有不舒服的感觉,第一眼会让人有种亲和与可靠感。

“现在不是已经戴上了吗?”我道,一边说话,镜子里的男人脸部跟着动起来,完全陌生的脸,只有眼睛部位,能略找出一些我自己的模样。

“现在还没有完全戴上,边缘还没给你过渡封胶。”她用手指示意了一下我的下颚和发线等位置,能看到些微的痕迹。

于是我道:“帮我戴上吧。”说话时,我一直盯着镜子,换了张脸的感觉太奇妙了。

一边戴面具,她一边跟我聊天:“按照你的要求,给你做了张显得可靠的脸,眉目分明会让人潜意识产生亲和感,眉目靠的太近,会让人觉得,你居心叵测。”

我道:“为什么我感觉你给我做了张‘蛇精脸’?”她确定不是故意整我?

“颧骨给你做大了,所以下巴显小,你得相信我的祖传手艺……支付宝,谢谢。”我摸出手机付款,庆幸在鸽子街被打劫时,那两人被把我手机给弄走。

那两个劫匪,只取了我和老洛身上最贵重的一样东西,其余都没动,想来,他们通过‘忘忧水’作案,并不想让被害人发现自己曾经被打劫过。

一个人,突然失去一样贵重物品,他会觉得自己被盗了;但如果失去了所有财务,他肯定不会认为是偷盗那么简单。

如果不是老洛把我劫走,如果不是忘忧水对他不起作用,恐怕我还以为自己的‘金刚钻’,是在某条街上掉了。

付完账,我带着一张全新的脸出了铺子,回到酒店时,我发现老洛退房了。

我打开微信联系他。

我(不负始终):人呢?(O_o)??

止水临渊:机场。

不负始终:哦,一路顺风。等回去,我请你吃烤串,请原谅本帅哥有难言之隐。

打死卫小贱:呵呵。

不负始终:你为什么换网名!(ΩДΩ)!!

不负始终:人呢?

不负始终:喂?(#`O′)

系统提示:你已被对方拉入黑名单。

看着系统提示,我安慰自己:小孩子才拉黑名单,成年人都直接删除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三日后,夜,凌晨两点。

我按照何玲珑给的地址,到了城西靠近未央宫一带,这边有景区,有居民区,小吃挺多,白天热闹,但晚上没什么游客,周围的街巷都安静下来,

特别是凌晨时分,就更见不着什么人了。

好在司机对这儿熟,将我载到了地儿,他好奇的往周围看,说:“你要往里走?看起来有点偏,里面路灯都没有,小心点啊老哥。”

我这张新脸,看起来是挺可靠的,但好像显老了一些?

“谢谢了。”出租车远去后,我打开新买的小狼眼,照着墙上那些老旧的铁名牌,寻找我的目的地。

长乐路23号。

路比较好照,进去后两边都是快餐店一类的,晚上全都歇业,灯光打过去,只剩下老旧又脏兮兮的招牌。

很快,唯一的光源吸引了我的注意。

光是从路中间的一条民巷里透出来的,我转过去一看,笔直的民巷里挺热闹。

挨挨挤挤,扯着防水布,坐着小马扎的贩子,在黑暗中无声无息的等待着。

现在是深秋,夜晚挺冻人,微弱的光线下,那些小贩的脸看不清楚,呵出的白气儿却很清晰。

和传统鬼市不一样,不像以前,只用煤油灯和蜡烛照明,暗的看不见人脸,好歹用上手电筒了。

小贩摊位旁边,大多放着小功率的手电筒,没有正常灯泡明亮,但比蜡烛和煤油灯的照明要好一些,至少摊子上的货能看的清楚一些。

巷子里很安静,一眼看不到头,唯一比较清晰的声音,是个女人的声音,在小声叫卖:“馄饨,馄饨,十块钱一碗。”阵阵香味儿,从巷子深处飘进来。

我闻着味儿,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。

这儿就是鬼市了,和传闻中的差不多,不凑近些,人脸都看不全,也没人出声说话。

我算是踩着点儿来的,或许是时间还早,鬼市里只见到摆摊的,没见到来逛的。

我觉得去吃碗馄饨。

巷子挺宽的,但两边有摊子占着,中间走路的道儿就窄了。我在中间往里走,两边的贩子纷纷抬头目送我这个唯一的‘看客’。

这种时候,装也要装的气定神闲,我背着手,慢悠悠的从他们摊位前走过,直走到馄饨摊前。

馄饨车,边上搭着三张小方桌,已经有一个人在埋头呼啦啦的吃。

做生意的是个中年大姐,脸被锅里的热气蒸的通红,没吊灯,也只在摊位上放了两支手电筒,一支对着锅,一支对着旁边的桌子。

“一碗馄饨。”

“您坐着,很快。”

我直接坐到了另一个食客的对面,他吃东西的动作一顿,抬头看了我一眼,由此,我看清了他的面貌,是个四十多岁,脸型消瘦的中年男人。

估计奇怪为什么有空桌不坐,偏坐他对面,男人喝了口热汤,问我:“看东西?”

“嗯。”多说多错,少说少错,我只微微点头应了声。

他于是不再搭理我,继续吃。

老板娘给我上了碗馄饨,清汤,下面垫着些许烫菜,白白的馄饨沉在汤里,上面飘着葱花、榨菜、花生和红通通的剁椒。

我拿勺子搅两圈,热气蒸腾,调料和汤混在一起,混着汤舀一勺馄饨,往嘴里一送:呵!摊子虽小,材料真扎实,肉多又新鲜。

大晚上的我也有些冷,便埋头吃起来,一边吃一边时不时的往两头看,陆陆续续的有人进来了。 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