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八十五章 相遇

  “你想什么呢?当然不能用火。除了这片地方外,前面的路,大都被我们打通了。那老头儿带着人下来,先让那些东西拖一拖他们,把他们拖的精疲力尽了,我们才好出去抓鸭子。”顿了顿,二号又道:“你以为,先生让我们来接应,是害那老头儿的?不是,是怕那老头,不了解这里的状况,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,所以,我们三个,是来保护他们的。”

  说到这儿,二号一拍脑袋,像是想起了什么,赶紧摸出了他们的通讯工具,显然是一路上被我不停打岔,快忘记洛息渊给他传讯息的事儿了。

  我心中紧张起来,脑子里早已经想好主意,这二人如果发难,我自有方法对付。

  谁知,二号看完信息,只耸了耸肩,对我道:“先生说你来帮忙,让我们多注意,别把你给作死了。”

  此言一出,我原本的计策,都没有用武之地了,不禁一愣:“就这些,没说别的?”

  二号心思转移到了前头,头也不回:“你还想说什么?先生派你来,纯粹给我添乱。卫兄弟,我不是看不上你啊,而是术业有专攻,你是匠人,这打打杀杀、爬上爬下的活,不适合你干。”

  大垚一直在捣鼓装备,此时便出声道:“弄好了,咱们过去吧。”说话间,便将他们已经摘下的面罩,重新给戴好了。

  不同的是,之前他们好歹还露个嘴和下巴,这次用罩子,连嘴和耳朵,都给捂的严严实实。

  我怎么办?

  微微一愣,我立马脱了外套,将里面的短袖脱下来,套头脸上,活脱脱把自己裹成一名头部重伤患者后,才跟着二人踏入前方的葫芦肚里。

  奇怪的是,我们进去后,里面的蛊虫并没有动静,仿佛感受不到我们似的。

  此时我也不敢说话询问,三人大气儿也不敢喘,轻手轻脚的动作着,待穿过葫芦洞时,二号才松了口气。我们憋的不行,迅速解下头脸上的东西换气儿。

  “说起来,为什么这些蛊虫,好像没发现我们一样?Lavinia她们进入陷阱,你们跟在她们后面,同样是进入陷阱,她们狼狈不堪,精疲力尽,你们却安然无恙……你们手里,是不是有‘法宝’?”我试探道。

  二号笑了笑:“不打无准备的仗,我们手里有资料,自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。”我打量着二人周身,揣测他们身上,应该是携带着某种,可以避过蛊虫感知系统的东西。

  之前我以为是药墨,但老洛说了,药墨只会刺激这些蛊虫,谁拿着药墨,谁反而会成为靶子。

  而且,药墨的气味儿太独特了,闻一鼻子,提神醒脑,周身舒泰,还让人有种上瘾的感觉。若他们身上真带了药墨,也不可能闻不见味儿。

  “你们做的准备是什么?透露我一些,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,不然总担心被这里的虫子给啃了。”

  二号道:“法宝能轻易告诉你吗?总之你跟紧我们,就不会出事儿……”话音刚落,忽听前方,传来一声刺耳的响声。

  是哨子声。

  而且根据节奏听来,是Lavinia队伍里,约定的集合哨声音。

  Lavinia等人此时已然成为俘虏,自然不可能在这附近发出哨声,那么,是那幕后老板无疑了。

  就在附近!

  大垚目光一凝,沉声道:“来了。”此时,穿过后方的葫芦洞,我们便进入了一条弧形的通道。之前老洛说过,这个自循环系统,整个儿呈环形,内外两层,外层全是蛊虫,里层是被吞光通道环绕的核心部位。

  如今我们已经到了外围的自循环系统中,外围的这条路径,几乎不用特意分辨方向,只两边间或几米,便会有一些耳室类的空间。

  看空间的入口,里面的面积应该不会太大,没等我去弄明白里面的乾坤,随着哨子声响,大垚和二号,便迅速往前疾行,我只得快步跟上。

  有之前吞光洞的经验,我想象中,外围的环境应该更为恶劣,毕竟这是蛊虫自循环系统的根本所在。

  然而此时到了地儿才发现,想象中蛊虫遍地,恶臭难挡的场景并没有出现。

  臭味儿是有一些的,却没有吞光洞里那么严重,至于蛊虫,还真是一只也没见着。

  便是二号两人说的那些钻人七窍的红色蛊虫,也只在石缝间看见些痕迹,具体模样根本没瞅见。

  那它们都在哪儿?

  很快我就知道了。

  顺着弧形通道往前疾行几十步开外,便见远处有灯光不停晃动,灯光时不时的掠过周围。对方手里的光源可能出了什么问题,只有两盏光源晃动着,一瞬间,我看到了莫掌柜的身影一闪而过。

  他们似乎遭到了什么攻击,不停的挥手、拍打、抵挡,呼啦啦甩着衣服,仿佛在驱赶什么,一会儿躲闪、一会儿进攻。然而事实上,从我这个位置看去,他们所在的地方,什么都没有。

  不过,就着这会儿功夫,我到是认清了,一共三个人。

  一个是莫掌柜、一个是个头发花白,半秃的干瘦老者,灯光下,他皮肤又白又干,布满深深的皱纹,一个是当初在甲刀寨见过一面的‘玄武’。

  玄武和青龙他们是一伙儿的,只不过分队伍时,他被留在了那个幕后老板身边。

  此时,那三人也不知是顾不上我们,还是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,总之,我和二号、大垚,打着手电筒,与他们隔着不到二十米,但这三人,却对我们熟若无睹。

  见他们对着空气‘恶战’,并且时不时吹响集合哨,我不禁一愣:这是什么情况?

  我首先想到的是幻觉。

  自然界,能分泌致幻物质的动植物可不少,植物里常见的如毒蘑菇,动物里,常见的如毒蛇、毒蜘蛛一类的。

  此时,他们三人的举动,让我瞬间就联想到,是不是被某种致幻的蛊虫给咬了,现在搁这儿发疯呢?

  这么一想,我便问了出来。

  谁知二号却看了我一眼,道:“谁说没东西?有蛊虫,很多,在飞。”

  我狠狠眨了眨眼,依旧没看见半只虫子。

  然而就在此时,自那三人旁边的耳室中,竟突然伸出一条黑乎乎的东西,只一瞬间,便向着边缘处的莫掌柜钩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