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八十五章 妥协

硕大的化妆镜前,老洛面无表情的脸被放大了。

昏黄的灯光从头顶打下来,我站在光暗交界处,看着他和张大姐。

二人一坐一站,一前一后。

乍一看,有点儿像一大妈站在儿子身后,但二人脸上的表情,却是对手之间,才有的争锋相对。

“您在威胁我。”

老洛没看她,而定盯着前方的化妆镜,和镜中的自己对视:“我是来找你帮忙的,谈不上威胁。”

女人冷笑:“我知道,洛家是金陵城中的大户,我也敬你,但你们洛家,根再深,毕竟只在金陵,而这儿……是西安、是长安、是镐京!您的手,不要伸的太长了,更别以为,镐京地界没有能人。”

我之前一直在金陵活动,便是何玲珑,提起金陵洛家,也是钦佩赞赏,难得,今儿有这么一人,直接怼洛家,这大姐够厉害的。

老洛笑了笑,不知想到了什么,他看了我一眼,冲女人钩了钩手指,示意附耳说话。

女人虽然厉害,但毕竟也不愿意和老洛撕破脸,她警惕的附耳过去,也不知道老洛跟她说了什么,就见对方脸色一变。灯光下,女人的神情几度辗转,跟演大戏似的,须臾,她说道:“你让我考虑考虑。”紧接着就走到了外面的阳台后面,那应该是个生活阳台,连接着厨房。

或许是在和她丈夫商量什么事儿?

“老洛,你跟她说什么了,她就松动下来了?”

洛息渊笑了笑:“她刚才跟我提长案、提镐京,提能人,我就和她探了探镐京的能人。”

我心中一动:“莫非,你的手还真能伸过来?”

洛息渊瞟了我一眼,打开手机,放出一张图片,图片上是四个大字:扫黑除恶。

他道:“什么叫我的手伸过来?我们洛家做的是正正经经的生意,又不是混黑道的。她口口声声,要守行规,但这个行业也得能持续下去才行啊?她要是捏个面具,做个泥人什么的,也就算了,给犯罪分子做人皮面具,是不是扫黑除恶的对象啊?”

我道:“是,必须是。”

洛息渊笑了笑,说:“有些人,在阴沟里待久了,忘了世道是什么样子,以为现在还是三十年前呢?”老洛这么一说,我算是明白了。

黑道有黑道的规矩,就像以前渡云阁内部那些人,他们不管怎么斗,怎么互相算计,都不会捅到官家那儿,都是自己内部一套规矩解决了。

咱们国家发展很快,不止经济方面,对于法治社会的构建力度,也一年比一年强。

三十年前,改革开放不久,那会儿穷的跟什么似的,三教九流在各省流窜,文化水平低下,拉帮结派,相互勾结。碍于当时的国情和侦查技术,许多事儿犯了,也根本逮不着人。

许多人,在那时候发家,因为什么发家,说不上。

也有许多人成了喂鱼的虫,至于怎么死的,不知道。

而现在不同了,无论是软实力还是硬实力,都容不得人乱来了。

三十年前有遍布街头巷尾的摄像头吗?有那么多警力吗?有那么多先进的技术吗?

洛息渊这小子,别的时候都很正常,就时不时的,要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上一句‘我们洛家是做正经生意的’。

洛家正不正经我不知道,反正老洛不正经。

话扯远了,言归正传。

国家越稳定,法治越趋完善,以前那种‘内部解决’的一套,现在可走不通了,而且在未来,会越来越走不通。要不怎么说像洛息渊这种家族,一个个都赶紧的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呢?再不重新做人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得教他们重新做人了。

这姓张的大姐,显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或者说活在老一套的规矩中,她只想着洛息渊不敢乱来,坏了行业的规矩,却没想过,哪怕不用洛息渊出面,她这门手艺,也能被抄了。

满屋子都是证据,一个报警电话的事儿,还需要我们从金陵伸手过来?

我冲老洛竖起大拇指:“行,你觉悟现在是越来越高了,就是要这样,有问题找警察,不要私下拉帮结伙的斗殴。”顿了顿,我看向阳台那边,没听见有什么大动静:“你说她能吃这一套吗?”

洛息渊笑了笑:“怎么不吃,她家两个孩子,一个上大学,一个上高中,成绩优异,家底殷实,未来的人生趋于顺畅,你说,如果突然出一个坐牢的母亲,他们家这俩孩子会怎么样?”

我大惊:“之前不是说不熟吗,现在连人家里几个孩子都知道?”

他正要开口,就见那大姐冷着脸回来了,憋了半晌,她道:“坏规矩,传出去,以后我的名声也臭了,在道上没法混了。我这一身家业,全凭这份手艺和口碑,告诉你,相当于砸了自己的饭碗。”

我以为她依旧选择拒绝,没想到接下来,她颇不自在的说道:“徐老四每次,都是主动上门来找我,我们是现金交易,所以,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。”

现金?我道:“你一张面具的价格不低,现金不得拿箱子装?”我脑子里自动浮现出电视剧里各种黑货交易场景。

女人看了我一眼,颇为无奈,道:“现金,指的是金条。”

我道:“徐老四,那么有钱?”我回忆起他通身的打扮和猥琐的气质,怎么看也就是个中年老混混,而且是混的很不好那种,怎么掏出金条买面具的?

女人道: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他给的金条是真的。”

我道:“你对你的顾客,就那么放心?也不多掌握点信息,万一是警察假扮的呢?”

女人笑了:“什么样的顾客才需要面具?见不得人的。见不得人的顾客,自然不希望我了解他们。做我们这一行,就是要一无所知,知道的越少,客户群体越大,知道的越多,客户反而没了。”

我道:“你别告诉我,你对徐老四也一无所知。”

“不,徐老四是个例外,很多客户,买我的面具,是一次用的。”一次性使用?戴着面具,犯罪完后就扔?人皮面具这东西,可真是个祸害。

“……但徐老四是常年用,戴在脸上,对皮肉有影响,所以他的面具,配方不一样,需要根据使用情况进行维护。见的多了,他自己就跟我说了一些,我知道,他是做文物倒卖的,西安大大小小的古玩街,旧货市场,都有他的影子,你们如果是要找他,可以去这些地方转转,如果是想打听他其余事,我是真的不知道。”

我和老洛对视了一眼。

我心说:这消息,有等于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