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八十九章 两面夹击

  二号不知我心中的真实意图,见我一意孤行要救人,以为我是染上了烂好人的毛病,怒极之下,对大垚说:“你带着这老头回去,至于卫兄弟……呵,他能耐,让他自己折腾吧。”

  大垚面无表情,道:“可先生那里……”

  二号:“先生那里,到时候我会交待。”

  大垚于是点了点头,手里端着武器,让玄武背起老头,整齐了装备,开始往回走。

  那老头体力不支,自己走确实很费劲儿,被玄武背在背上时,他转头看了我一眼,目光别有深意,他或许是想暗示我什么?但遗憾,我真没看明白。

  很快,二号也径自离去,便只剩我在耳室里,嘴里叼着手电筒,靠着纸上谈兵的技术,给莫掌柜处理伤口。

  其间他醒了一次,似乎想对我说什么,但没能说出口,又晕了。

  一场手术下来,只花了不到半小时,实在是因为这地方太危险,我担心血腥味会引来什么东西,不敢多留,因此处理伤口,只能加速加速再加速。

  包扎好,打了消炎针,尽人事,听天命,能不能挺过去,就看他自己了。

  抹了把脸上的汗,我将手上的血在衣服上擦干,刚收拾好东西,突然觉得耳后一阵瘙痒难忍,像是有什么小虫子在爬似的。

  我伸手一挠,便在耳后按住了一个活物,拿至眼前一看,估摸是我太使劲,已经被我捏扁了,是条细长细长的黑色爬虫。

  在这地方,出现什么虫都不是善茬,我吓了一跳,转头四顾,这一看才发现,耳室周围的石墙缝隙间,不知何时,已经爬满了这种黑虫子。

  由于这里用的不是石砖,而是石块,缝隙多而大,因此我可以清晰的看见,这些虫子都是从石缝间钻出来的,头顶上更是密集。

  有些虫子被挤下来,无声无息的掉地上。它们体型太轻细,落在人身上,还真是无知无觉。

  我捏死了一条,没见有什么状况,或许这些是幼虫?无论有没有危险,先离开再说,我将莫掌柜半拖半搂着往耳室出口去。

  然而,刚到出口,我的步子没法往外迈了,因为洞口外的四周,不知何时,冒出了一些犹如七星瓢虫模样的小虫子。

  这些小虫子,甲壳黄澄澄的,像是以这种细小的黑虫子为食似的,攻城略地,大吃特吃。一时间,我拖着莫掌柜,几乎没有落脚之地。

  前方没有空隙,我试探着落脚,‘吧唧’踩爆一圈虫子。

  这下坏了,它们原本是自顾自的进食,我突然的入侵,让周围的甲壳虫受到惊吓,顺着我的鞋面就开始往上爬。

  我腿脚各个开口都系的严严实实的,到没有让它们接触到皮肤,只是一路顺着往上,就有些恼火了。我只得暂时将莫掌柜放下,收回脚,回到‘安全’地带收拾身上的虫子。

  它们看起来没什么危险,而且只顾着吃,被我拍到地上后,也没有再次进攻,顺势就在地上捡小黑虫吃。

  莫掌柜身上的伤在胸前,我只能半拖着他行动,背着颠簸是万万不行的,颠两下人没准儿就断气了。

  但此时情况如此,想要出去,唯有以速取胜,我只得将莫掌柜背身上,用绳索捆紧了,大步奔出。

  这次由于速度快,到没有让那些甲壳虫有机会爬到身上来,只听行动间,脚下响泡似的一连串吧唧声,强迫症患者听在耳里,肯定特别治愈。

  我背着莫掌柜狂奔,估计是折腾到他的伤势,这小子醒了,在我耳边,断断续续道:“停、停下,我的伤……咳咳……”我后背一阵湿热,意识到自己动作太大,之前处理的伤口,肯定绷开了。

  “再坚持一下,到前面再休……我去!”话未说完,我猛的一个急刹,止住了往前狂奔的动作。原计划是跑到那葫芦肚外面休息的。

  前方的葫芦肚离我们其实不远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原本应该安安静静待在里面的那种红色虫子,居然如同流动的岩浆一般,顺着朝我们这边来了!

  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自循环系统奔溃了?

  后面的甲壳虫有什么危险我不清楚,但这种红色的虫子,二号却跟我讲过它的厉害,无孔不入,食人血肉。

  我一个急刹,便立刻转身掉头跑,吧唧声不绝于耳,鞋面裤腿上,全是踩爆的粘液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儿。

  一边跑我一边回头看,这一看,也不知该乐还是该哭。那些甲壳虫,原本是拿小黑虫当食物,出来进食的。

  结果那些岩浆似的红色虫子出来后,它们也顾不得吃了,齐刷刷调头就跑,而且和我跑的还是同一个方向!

  此时,很古怪的一幕,就在这黑暗的地下发生了。

  简陋的环形通道里,我背着莫掌柜在前面狂奔,脚下是一群同样逃命的甲壳虫,甲壳虫后面,一群密密麻麻的红色虫子聚集在一起,仿佛流动的岩浆,在后面追赶着我们、

  它们速度不紧不慢,仿佛料定猎物跑不出手掌心似的,一直匀速运动着。

  便在我脑子里一片混乱,想不出来那些红色虫子,为什么会离开它们自己的生活范围时,却见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了一片灯光。

  这地方没别人,我立刻招呼:“谁!”

  二号的声音紧跟着传来:“我,快跑!”他大吼了一声。

  我顿时懵了,合着他那边也出状况了?我往他的方向逃命,他却往我这边来,是什么东西在追他?

  我没有停下脚步,继续汇合:“我后面有虫子在追!葫芦肚那种虫子!”

  二号闻言,爆了句粗口,便在此时,第三个人的声音传出:“往这边!”是个陌生的声音,或许就是那个叫阿茶的人,二号应该和他汇合了。

 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,便见前方的灯光往左手边一拐,那地方似乎有个通道,我顾不得多想,立马顺着也拐了过去。

  因为在那一瞬间,我看到,正对面,一群黑乎乎的蝎子,正咔嚓咔嚓朝我冲过来。

  那群甲壳虫也够倒霉的,估计是食物链底层,跟着我一路逃到这儿,迎接它们的却是一堆大蝎子,看样子,吃饭得选准时候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