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八十三章 帮忙去

  粘稠如同水银般的血池,即便是些微的起伏,也会极其清晰。

  但这里面应该只有长生蛊,难道是它在动?

 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,稍微往血池前卖进两步,仔细观察血池表面的动静,但此时,它却又恢复了平静,毫无波动,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起伏,真的只是我的错觉而已。

  老洛很是谨慎,察觉到我的举动,便行至跟前,问我怎么回事。

  “刚才,血池里,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。”

  洛息渊眉头微微一皱,说:“不大可能,没有成熟的长生蛊,状态类似于蛹化冬眠状态,不会动。”

  我道:“可能是我看花眼了。”

  老洛似乎在想些什么,对我道:“匠人观察力入微,少有看花眼的时候,保险起见,帮我盯着点。”他指了指血池。

  我点头,将自己先前的疑惑问了出来:“我们要在这下面,等上个一天半宿?Lavinia的幕后老板,我推测,十有八九是个病重之人,赶不了路,没准儿等个两三天都有可能。”

  这一屋子加起来,十三个人,在这儿守上两三天,那可太‘有意思’了。

  老洛闻言一笑:“你平日里不声不响的,到是猜什么都很准,她幕后之人,确实身染重病,而且还是个老头子。”

  顿了顿,他又道:“你放心吧,那老头子求生欲旺盛,生怕错过一丝机会,他不会隔那么远的。隔的越远,变故越大。”

  我瞬间明白过来,合着那幕后老板,并没有像我想的一样,在甲刀寨附近驻扎,事实上,他其实一直跟在我们后面?

  见我一脸震惊,洛息渊挺乐的,小声道:“悄悄告诉你,他们现在驻扎在黑苗寨下面。这帮人,相当于他的过河卒,都是给他探路,拿钱买命的。消息一发出去,确认路已经通了,他就会过来。”

  “这么说……那岂不是,最多两个小时,他们就到了?”

  老洛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?老洛,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,但我隐约感觉的出来,你对Lavinia背后的那个老板,似乎很熟悉,你和他有过节?”

  老洛没答,只是温和调侃的神色,在瞬间冷了下去,目光冷冷的盯着血池对面,也就是那个无名尊者所在的位置。

  似乎透过那个已经看不见的凹陷区域,在回忆别的什么东西。

  我没想到幕后老板一干人,会来的这样快,连缓冲时间都没有,只能尽力道:“老洛,不管你说的私欲,究竟是什么;无论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,你不能杀人。”

  “你站在他们那一边?”

  我忍不住笑了:“老洛,你之前说,你从来都是信任我的,是愿意将后背给我的。那我告诉你,我也一样。我不让你杀人,我是不想你走上邪路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你如果真的杀人,一切都会不一样……”如果他真的因为某些私人恩怨,要大开杀戒。

  那我该怎么做?

  当这事儿没发生过,帮着他隐瞒下来?

  还是,如实上报考古院?这事儿考古院知道了,和我直接报警,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两难之地。

  洛息渊是个聪明人,他显然是听出了什么,猛地看过来,眯了眯眼:“不一样?有什么不一样……你是不是想背着我,搞什么小动作?”

  我一噎:“别说我,这支队伍里,还有渡云阁的人,还有这些护卫,你是打算利用完之后,把他们都结果了,还是放了?纸包不住火,但凡他们出去后,有人想跟你过不去……你当警察和文物部门,是摆设吗?”

  老洛笑了笑:“没见过阴沟里的人,出了事还敢公对公的,你这个理由太可笑了。”混阴沟里的,身上都不干净,出了事儿,都是‘业内’规矩,自行解决。说真的,老洛在这青龙帮人眼前就算杀人,这帮人也都会当做没看见,还真没人会拿这事儿出来做文章。

  再说了,那个黑苗,不就是青龙这帮人干掉的吗?

  我意识到这事儿不好弄,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劝说,只能静观其变了。

  那幕后老板来的极快,我预计以他的身体素质和动作,找到这儿来估计要两小时,却没想到,才一小时,老洛就收到了消息。

  消息应该是蒙面人三号,也就是垫后的那个叫阿茶的人传给他的,就见老洛看完‘传呼机’后,便对二号和大垚道:“最大的那只鸭子来了,你们去好好招呼招呼吧,别把人弄死了。”

  “得令。”二号搓着手挺兴奋的就要去,我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,最终汇成一个:不能让老洛手里沾上人命。

  其余的事儿,我都可以当做没看见,哪怕昧着良心,我也得把事儿瞒下来。

  但人命的事儿,却瞒不得。

  哪怕是最后,他跟我反目成仇,我也不能让他破了这条底线。

  这些念头在脑海里闪过的一瞬间,我不动声色,默默往后退了几步。此时众人的注意力并未放在我身上,因此也没人注意到我刻意靠近了洞口。

  二号与大垚接了令,便整齐装备,重新钻入了吞光洞之中,我暂时没法做别的,便只支着耳朵,听那里面传来的动静,辨别他们二人的走向。

  而这时,老洛将目光聚集到了血池里,估计是在琢磨我刚才的话。瞅准这机会,我二话不说,闪身就进了洞里。

  随即,便听里面传来海子的声音:“哎!他跑了!”

  紧接着是洛息渊怒气腾腾的声音:“卫无馋!”我知道,这会儿他不可能追上来,他前脚追上来,后脚青龙那帮人就得反了。

  我随口回道:“我去帮忙!”

  我进了吞光洞,便按照事先辨别的路径,一路摸黑跟在后头。彼时,二号和大垚的脚步声已经远去,二人的行动速度也不快,我追了没多久,便听到了他们在前方的动静。

  烂泥一样的地底,布满了腐烂物和堆积物,人行走间,与这些物质接触,发出的声响根本没发隐蔽。

  我们同时发现了对方,未防止他们黑暗中乱来,我率先开口:“是我!你们家先生,让我来帮忙。”

  话音刚落,黑暗中响起了哔哔哔的电子音,八成是老洛给他们发消息了,不过那又怎么样?这地方吞光,什么都看不见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