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八十三章 人皮面具

据说人的睡眠周期是九十分钟。

前半小时是浅眠,中间半小时是深度睡眠,后面半小时从深度睡眠中恢复,紧接着进入下一个周期。如果在进入深度睡眠时被叫醒,人会出现头晕脑胀等各种情况,而在一个完整的睡眠周期时被叫醒,则是最容易清醒的时候。

我刚好睡完两个睡眠周期,也就是三小时左右,便被祁院长的视屏电话叫醒了。

他的大脸怼着镜头,手里拿着我的画:“小卫,姓吴的有,全名叫吴怀仁,不过身家来历清白,查无可查。另一个没有对比出身份信息。”

我道:“之前换二代身份证,应该都有记录,这样也对比不出来?”

祁院长道:“确实查不到,但是,我们有新发现,不过这个发现,不是什么好消息。”说着,他跟我讲起了这三个小时,他所做的事。

不得不说,祁院长是个德高望重,尽责尽业的人,我睡觉的这三个小时,他一点儿没闲着,不仅做了信息对比,还沟通系统里的同志,做了远程参与,看了西安这边的监控。

徐老四当初溜达的那个市场是有监控的,虽然人头涌动,徐老四自己又鬼鬼祟祟,但是从监控里,还是发现了他的诸多痕迹。

办案老道的警员,发现了一个让人惊讶的状况:我们看见的徐老四,是假的。

确切的说,徐老四戴了人皮面具。

低劣的人皮面具,是很容易看出来的,特别是和人打交道,笑容皱纹,都会暴露。

但别小瞧一些传统工艺,黑市里,不缺那种将人皮面具,做的惟妙惟肖,难辨真假的人。

若非现在的监控设施先进,再加上系统里的办案同志,曾有过相关经验,恐怕根本发现不了,饶是我和老洛,当初近距离跟徐老四接触那么久,不也什么都没发现吗?

“能查到人皮面具的来路吗?”我问。

祁院长道:“早几年,不是有人在网上卖吗?但都是劣质货,而且很快出台法规整治,销声匿迹了。这个徐老四,用的还不是以前网上那种劣质品,而是非常精细的传统功夫,这种功夫会的没几个,但藏在暗处,而官家的人,又是他们的重点防御对象,我们手里,暂时,还真没弄到过这方面的消息。”

我看了眼时间,是早上的九点。

“院长,那你说,要通知警方去鸽子街吗?”

我没想到祁院长的办事效率如此高,问完,他才告诉我,在我早上将情况给他汇报后,鸽子街的资料,已经送到他手里了。

官方资料和民间资料自然不一样,在祁院长所得到的资料中,鸽子街剩余的住户数、职业、犯罪前科,都登记在册,并没有剩下多少人,仅剩下无一例外是老人。

根据内部消息透露,这片区域大多是古建筑,有作为古建筑群保留的可能性,也是因为如此,所以一直没拆。

从目前留有的信息看,这些老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,大部分是子承父业做小买卖的,来历清楚可查,账面上没有大额资产,要查这些老人的犯罪证据,还真是棘手。

因此,祁院长道:“你没有贸然行动,这个决定是正确的,去了只会打草惊蛇,我正在跟西安那边的同志们联系,争取在那一带做好部署,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,搜集线索。”

我道:“那我现在就可以回来了?”

祁院长道:“你已经做的很好,鸽子街是一条线索,相信只要西安那边的同志蹲守住,一定会有收获,你可以回来了。”

挂了电话,虽然得到祁院长一番褒奖,但我总觉得事情只进行了一半,没有完全办成,办漂亮,心中充满遗憾。再想到昨晚的狼狈,和那该死的忘忧水,就更是一股邪火直冒。

猛地,我想到一个可能性,立刻出门,按了旁边房间的铃,将里面的老洛从被窝里揪了起来。

老洛嘴上说着自己漂白、良民,但前科摆在那儿,家底儿摆在那儿,金陵洛家,典型的黑白都沾。

人皮面具是个突破口,官面上的人被防着,反而难以入手,没准儿洛息渊有线索。

…………

“人皮面具?”顶着鸡窝头,迷迷糊糊的老洛,瞬间清醒了,有些不可置信的模样,不相信自己居然没有发现,当初徐老四戴着人皮面具。

他陷入了自我能力的质疑,和不确信中,显然不相信自己曾经和徐老四离的那么近,居然会被骗了。

“你别发愣啊,赶紧的,让你手底下的人打听打听。”我见他陷入自我迷途,半晌不回神,急的撸他脑袋,薅下了一把头发。

完了,老洛有中年秃顶的征兆,我不能让他知道这个残酷的事。

悄悄将手上的头发团吧团吧,我藏了起来。

这是我对老洛最深沉的爱。

洛息渊甩了甩头,没注意自己掉毛的事,起身道:“不用打听,我知道在西安本地,就有一个做面具的,外号‘千面鬼手’,除了他,我想不出有谁能做出这么惟妙惟肖的面具来。”顿了顿,老洛道:“那个能从监控里,就发现是戴了人皮面具的警察,看样子也很了不得,是个经历风雨的老警员了。”

“那是,警务系统里人才辈出,有很多实战磨砺出的能人,等等,先别说这个,那‘千面鬼手’你认识?”

老洛道:“算认识,也会给我一些薄面,但能不能问出线索来,不一定。”他习惯性的抬手看表,手上空空荡荡,便听这小子喃喃自语:“才戴了一周就被抢了。无馋,这种工作上的财产损失,考古院报销吗?”

最后一句话是问我的。

“我们经费有限,你只能自己承担。”

“哦。”他没什么表示,一边换衣服,一边嘀咕:“……确实不该跟穷人做朋友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说人坏话时,能别让人听到吗?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兄弟?你当初的光风霁月,温文尔雅,都被狗吃了吗?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