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八十一章 忘忧水

不动了?是摔晕了还是摔死了?

我咽了口唾沫,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弄死人了,但此时往前一看,发现那七人全都追老洛去了,一片光影已经接近街口,看样子老洛要跑出这片儿了。

我突然觉得不妙:在巷子里,或许还能打打游击,出了街口,就是一条下坡的石子路,两边都是荒草坡,万一被追上,老洛岂不是连躲的地方都没有?

不行,我得赶紧汇合,否则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“我想不起来了。”

此时,我和老洛互相扶持着,在无人的街道上,没看见出租车,叫车也叫不上。

随着老洛的话,我回忆起了如上内容,但后面的我却想不起来了。

当时我站在高处,撂倒了一个人,准备去跟老洛汇合,共同抗敌,在那之后呢?发生了什么?

“我甩掉了他们,但是你掉队了,我当时想过,要不要回去搬救兵再去救你,但是,那个光头的形事做派,恐怕我救兵搬来,他已经人去楼空,只留下你的尸首了。”

“所以呢?”我问。

越是回想,脑子越是阵阵抽痛。

“所以我摆脱那帮人后,偷偷摸了回去想救你,但我发现,你不在那个光头手里,光头的手下们表示两个人都没有抓到,都在受罚。”

我只觉得茫然,也就是说,我并没有被光头抓走?那我后来经历了什么?

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不对,你是怎么甩掉那七个人的?还有我们又为什么会在这儿?”这条街我认识,是鸽子街那条石子路下,连着的主街道,两边房屋老旧,白天来时有人,但到了晚上就黑漆漆一片,显示出这片民众,没有什么丰富的夜生活。

我和老洛走在路灯下,两边是黑乎乎的砖房,互相勾搭着肩膀前进,如同两个游魂。

一连串问题抛过去,老洛这次很‘诚实’,不跟以前似的忽悠我了,说道:“我怎么甩掉那七个人的,你不用知道,总之我有我的办法。”

得,我知道,他不想说,是问不出什么的,强行问,估计也是一套假话。

好在,三个问题,他总算回答了一个:“我想你没在光头手里,会不会是被那两个人给弄走了,所以我回了棺材铺找那老太太帮忙,然后我被她赶了出来。”

按那老太太的脾气,有可能。

我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他道:“我不可能自己去找,那太难了,所以,我看见对面扎纸铺里有灯油,我就把灯油淋在她那些棺材上,拿打火机在上面晃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他继续道:“然后她就告诉我那两个人的位置了。”

“你知道其中一个是谁吗?”他问我。

我道:“我现在丢了一半记忆,我怎么知道。”

老洛道:“那个铁匠。”

我大惊:“是他?合着我们俩被他盯上了?他想干什么,打劫?”

老洛晃了晃自己的手,我发现他腕上的手表不见了,紧接着,他又指了指我的手,示意我关注一下自身。

我手上没戴手表一类的东西,之前戴着的手套,后来在吴老头的挤兑下也摘了,此时,我亲手打制的那枚金刚钻,没了。

“他大爷!”我忍不住爆了粗口:“这帮人无法无天,一条街的强盗……不对,他们这么打劫,就不怕报复吗?”

老洛道:“所以你失忆了,他给我们灌了‘忘忧水’。”估计知道我不清楚,老洛解释道:“一种迷药,让人产生逆行性失忆,所以你把后面的事忘了。”我听老洛嘴里说的是我们,也就是说,他为了救我,可能最后也中招了,我问他:“你最后也被他们逮住了?但你怎么没失忆?”

洛息渊甩了甩脑袋,他的眼镜破了,镜框似乎也受到过撞击,扭曲了,上面沾了些泥。老洛索性就摘下来,挂在衣服口袋上,我示意旁边有垃圾桶,洛息渊表示自己长期用过的随身物品,怎么能随便扔进垃圾桶?

“那铁匠好糊弄,但他的搭档……是个能人,我被使了绊子,和你一起被灌了‘忘忧水’,不过,那药对我没用。”

我好奇心顿起,问他怎么会没用,他嘴里吐出两个字:药墨。

对啊,药墨,这小子手里还有块花大价钱拍来的药墨,那神奇的功效我是见识过的。此时脑袋阵阵抽痛,我问他那药墨还有没有,能不能治疗所谓的逆行性失忆。

老洛道:“那东西按时按量服,长期下来,可以令很多对人体有害的毒物失效,我已经用了三个月,所以才对‘忘忧水’有效果,至于你的逆行性失忆,或许可以去医院试试。”

看样子,我这段丢失的记忆,很难找回来了。

“难怪这两个打劫的人,如此明目张胆,合着打劫完就喂忘忧水,被打劫的人,连自己身上发生过什么都不会记得,更别说报警了……不过,有件事儿我想不通,那两个人第一次伏击我们的时候,动手直击命门要害,不像普通打劫,倒像是杀人越货,他们居然会让我们活着出来?”

我看向老洛,不由有些怀疑他说的话里,是不是又掺和了什么水分。

老洛被我一瞄,下意识的推眼镜,结果摸了个空,便干咳一声:“这么看我做什么,我怎么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干,我虽然没有失忆,但那药还是把我给弄晕了。”

好在我们身上的证件手机一类的都没丢,走了二十来分钟时,总算是有辆出租车了,我和老洛招手打车,的士师傅一看我俩的样子,估计以为我们是什么惹是生非的人,不仅不停,反而一踩油门走了。

任谁大晚上,看见两个明显刚刚打完一架的男人,估计都不会想惹事,好在后来,总算是有个胆大的师傅愿意载我们,边开车还边跟我们唠嗑,回忆他自己年轻当小混混那会儿,和兄弟们打架斗殴的青春岁月,并且问我们:“和几个人打的?”

我想了想,回道:“十个。”

司机道:“哦,我年轻的时候也爱吹牛……到了。”他停在酒店门口,事实上我们这次入住的酒店不远处,就是警察局,到是方便我们报警住宿一条龙了。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