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五十章 馒头

别说小绍了,我们其余人,瞧见这情景,也是怒不可遏。

文物被烧毁,这本来就是极大的犯罪,对方截获探测仪后,料到会有人追踪而来,不仅没有畏罪‘猫着’,反到特意留下了这么一个场景,故意给我们看。

这不仅在挑衅我们个人,更是在挑衅国家法律和尊严,这性质和袭警差不多了。

何玲珑被气的不轻,沉着脸蹲在残骸前,喃喃道:“他知道我们要来,还敢这么挑衅,肯定有所准备。”

我道:“你是担心,他有设下埋伏?”

何玲珑点头:“如果他赤手空拳,到不足为惧,但他还偷了装备,人一但有能力使用工具,能做的事儿就太多了。”

小绍闷闷道:“都怪我,放走了这个王八蛋。”

何玲珑看了他一眼,拍了拍他的肩,道:“有错就罚,有功就赏,事情已经发生,沉湎于过错,无济于事。小绍,向前看,抓住人,好好补救,将功补过才是最要紧的。”说完,冲我们打了个手势,指了指之前小绍说的十一点钟方向,示意掉头,然后一马当先在前头。

何玲珑这行事风格,一看就是平时领导当惯了。不过,她肯定是个好领导,出了事儿,一直是自己带头在前面,而不是让手底下的‘小的们’冲。

身先士卒这个词儿,她以身作则执行了。

我虽然特佩服她的担当和气魄,但总不好让女同志在前面冒险,于是忙夺步上去,和她并行,手里拿着开山刀,帮着开路。

何玲珑看了我一眼,眉目含笑:“小同志,你工作态度很积极。”

我道:“都是您指导的好,向领导学习。”

何玲珑又笑了笑,没再接话。

按照小绍之前留意到的动静,他当时发现的光源,离我们不算远,而且山林里植被高大,低处的光源其实很难传出去。小绍当时既然能看见光源,说明李爱国当时在处在一个植被略少的高地,否则我们也不可能瞧见。

众人担心对方会设有埋伏,因此一路上没人说话,皆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,沉默的在林中穿梭。约摸十来分钟左右,前头的地势忽然抬高了。

这地势高的有些古怪,不像是正常的土石走势,到有些像人工模样,整体偏圆弧,像个特别大的馒头,高高的凸起,我们此时就像馒头下的一只小蚂蚁,打着灯抬头望上去,林木不太茂密,没有什么大树,而是以杂草居多。

“这一片儿,看样子是个墓葬区。”何玲珑瞄了一眼,便下了定论。她们做这一行的见的多,自然一眼推断出,眼前这个酷似大馒头,又没有长树的地方,极大可能是个大墓封土堆。

封土堆越大,陵墓自然越大,又因为各个年代,在技术上有不同,有些墓里,如果填了太多朱砂铅汞一类的物质,就会影响土质,使得表面很难长出高大的树木,往往只有一些生命力极强的杂草可以生长。

工程队的人听她这么一说,以为又要加班,惊讶道:“这是个墓?那回头咱们是不是也得挖这儿?”

何玲珑摇头:“我们只做保护性挖掘,完整保存良好的古墓,一般原则是能不动,就不动……嘶……”她像是想到了什么,目光微睁:“那李爱国,不往南走往东走,取道不同寻常,难不成是冲着这儿来的?”

李师傅咂舌:“不可能吧?他都混到这份儿上了,怎么还敢继续?而且他就孤家寡人,也不可能做出什么来。这种时候,肯定是逃命要紧,哪可能会继续犯罪,除非他不想活了。”

二人说的都有道理,这李爱国当时被我救出来后,因为受刺激太大,精神和身体都过于脆弱,所以当时我们没有盘问出过多的信息。

如今想起来,身体脆弱是真的,但精神脆弱,十有八九是装的。

这李爱国,为何行反常之道,我们也琢磨不出来,只有等把人逮住,才能问个明白。按照之前的推断,先前小绍看见的光源,应该就是李爱国,在这‘馒头’上行动时发出来的。

当即,众人开始往‘馒头’上爬,由于没有什么遮挡物,因此灯光穿的很远,目光所及处,尽是乱石和野草。长到一人多高的野草,因为到了秋季,青黄交接,纷纷折腰,我们行走期间,无可避免的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这动静无论如何也压不住,若是李爱国在附近,听到声估计就跑了。

但此刻,众人都有一个没有说出口的担忧:万一他不跑呢?

一路而来的线索,无不显示着,这姓李的不怕我们,他甚至没有往外逃,而是逃到了此处,仿佛在筹谋着什么一样。

约摸走到半腰时,我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。

“怎么了?”旁边的何玲珑问我。

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

“声音?”她侧耳倾听,眉头慢慢皱到一起:“好像是鼓声。”

我道:“你也觉得是鼓声?”

她点了点头。

小袁打着手电筒,谨慎的四下观察:“确实有像是打鼓的声音,嘶,但没法判断出是从哪儿传出来的。”他话音刚落,旁边的小绍就接话道:“地下,从地下传出来的。”

地下怎么会有鼓声?这下面不出意外,应该是个古代的大墓,里面都是死人,死人还能打鼓不成?我心里猛地冒出个念头,便道:“该死的,那李爱国,不会是钻到下面去了吧?”

小袁眯了眯眼,说:“他在原地,一直没动,能干什么?”

何玲珑道:“打盗洞?”

我只觉得匪夷所思,这李爱国,究竟是有多不把我们放在眼里,才敢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继续作案?他究竟想干什么?钻进古墓里打鼓?古墓里不免有陪葬品,有鼓乐一类的器具并不奇怪,但一个盗墓贼,在被政府公职人员追踪的关头,不仅不逃跑,还继续作案,作案方式,居然是在古墓里打鼓?

声音既然能传出来,那说明洞口就在附近,我立刻道:“找找。”众人于是分散开来在周围摸索,几乎不到十分钟的功夫,李师傅那边就低喊了一声:“找到了,在这边儿。”

我们过去一看,好家伙,一个新鲜的盗洞,嚣张的对着我们,旁边是垒出来的新土。

新土的其中一处,被人为的压实,然后用棍子一来的写了几个字:饭桶们,来抓我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