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五十六章 骨室(下)

  自欺欺人的结果就是,道格站在原地不敢回头,只听得身后怪响阵阵,伴随着关节作响的声音,一个吧嗒吧嗒的脚步声,开始朝着道格靠近。

  有什么东西,在向自己走来。

  最终,道格抑制不住恐惧的回头,而他这一回头,便看见一副人骨骷髅,竟然站在了自己身后!

  筋烂肉腐则骨散,没有筋肉连接的一副骸骨,又怎么可能站立在自己眼前呢?

  然而,这副人骨骷髅,此刻不仅是站立着的,而且还像活人般,一步步朝道格走了过去,两者之间,几乎只有两三米的间隔。

  道格骇然大叫,拔腿就跑。

  事实上,整个洞穴是封闭的,他根本没有具体的逃跑方向,只下意识的避开鬼脸和人骨骷髅所在的方向。

  骷髅是南面,鬼脸是东面,道格面朝北,因此直接就往西北方跑,由于地方不大,没跑几步便到了头,道格后背几乎都抵上了墙上的磁片儿。

  道格咽着口水,看着人骨骷髅离自己越来越近,那远处墙上的鬼脸,扭曲着在墙上窜动着。道格嘴里忍不住狂暴粗口,以此来纾解心头的恐惧。

  此刻被人骨骷髅已经逼到了死角,道格避无可避,只能直面,一边骂着脏话,道格一边脱下外套,迅速在手上裹了一圈,当做拳套。

  在人骨骷髅接近的瞬间,道格骂着脏话,挥拳便迎了上去,一拳就将人骨骷髅上的人头给打飞出去。

  这么不禁打?

  道格一愣,心头刚升起一股喜意,就见那没了人头的骷髅,竟依旧在行动,双臂猛地搭上了道格的双肩,力气极大的往两边撕扯着。

  道格这才反应过来,这人骨骷髅又不是活人,根本不能以常理揣测,谁说没了头它就‘死’了?

  长期冒险,锻炼出的反应力,让道格在瞬间就做出了回击,他双肩一缩,身形一矮,膝盖一个前顶,直击骷髅胯骨的地方。

  这一记过去,胯骨连同腰椎被击散,整个骷髅顿时散了架,搭在道格肩头的手也跟着噼里啪啦掉落一地。

  “呼……”道格松了口气,目光警惕的扫视着,防备着那个不知何时已经消失的鬼脸,也就在他神经紧绷,注意着周遭的一切时,地面突然出现的变动,让道格整个人目瞪口呆。

  却见在第一具人骨骷髅被打散后,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骨头,竟然全都动了起来!

  它们如同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在掌控一般,自动组合着,很快便组成了一支骷髅军团。

  “上帝……”道格只来得及感慨这么一句,就彻底陷入死战。

  他没有任何武器,全凭赤手空拳,在封闭的洞穴中,对抗着扑上来的人骨骷髅。

  它们被打散,又很快结合,道格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,一次次发力,汗流浃背,气喘如牛。

  本就没怎么进食,虚弱不堪的身体,此刻完全是一股求生欲在支撑着。

  这股求生欲支撑了自己多久?道格不知道,他只知道,自己要不停的挥拳、不停的移动、不停的攻击、不停的防御。

  体力彻底耗尽的那一刻,道格双膝一软,跪倒在地。

  他强撑着不想倒下,试图继续挥动双臂,然而那一双手臂,却已经抖如筛糠,仿佛完全不属于自己。

  离的最近的一具人头骷髅,被道格踹飞了一只手,此刻,它用另外一只手,直接朝着道格的面门插去。

  食指和中指正对着的,是道格的一双眼。

  道格无法反击,为了避开这一击,他下意识的闭眼,身体顺从本能,不再强撑,而是倒在了地上,发出砰的一声响。

  倒地的瞬间,身体的过度疲惫,甚至让道格感觉不到疼痛,他想:我完了。

  紧接着又想:真累,或许,很快就可以休息了。

  永远的休息,一睡不醒。

  那一瞬间,道格的脑子里闪过的,是自己曾经走过的千山万水,是戈壁、荒漠;是高山、峡谷;是大海、河流……最后这所有的画面,又突然变成了徐长生的脸,道格想起自己不久前对徐长生说过的话:要带着他绕地球一圈。

  看样子这个想法是无法实现了,死在这里……真让人难受啊。

  憋屈的、黑暗的、密封的、毫无生机的地方。

  这与道格向往的未知和生机勃勃,是截然相反的。

  也就在他脑子里光怪陆离,以为自己就要长眠地下时,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,似乎是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。

  发音不标准的,典型的东方人发音。

  是徐长生。

  道格已经闭上的眼睛,在这声音的刺激下猛然睁开,周围的人骨骷髅更近了,似乎下一刻就会要了自己的命。

  等待死亡的时间,显得极其漫长,但此刻睁开眼才发现,那不过是一瞬间的事。

  “长生!”道格喊了一声,目光在白森森移动着的人骨中,试图寻找徐长生的影子。原本已经消失的求生欲,也在这一瞬间被激发,他颤抖着双臂试图从地上爬起来。

  刚爬到一半,道格就被一只人骨骷髅,一脚踩在了背上,再一次被踩趴了。道格这次没有放弃,求生欲迅速转化为反抗的怒火,倒下的道格猛地反手,抱住那只细细的骨头脚,猛地一拽,直接将那人骨骷髅给拽的摔倒在地,四分五裂。

  此时,道格手中便多了一截完整的腿骨,他拿这骨头当拐杖似的,再一次站了起来。

  他目光搜寻而过,移动的人骨骷髅让视野变得极为狭窄,道格只能听见徐长生隐隐约约的声音,却看不见人在哪儿。

  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道格,开始拿着那截腿骨当武器,机械又疯狂的发起最后的反抗,而唯一支持他的信念,就是徐长生。

  人是群居动物,很多时候,你需要从另外的人身上,寻找生存的意义。

  “你在哪儿!你在哪儿!!”道格濒死的反击着,求生着,然而徐长生却始终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他疯狂的喊叫起来,击倒了最后一具人骨骷髅。

  奇特的是,这一次,那些人骨骷髅,居然没有再聚集起来,它们仿佛也累了一般,静静的躺在地上。

  “道格。”道格猛然听见,徐长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他一回头,便看见徐长生提着一盏马灯,正微笑的看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