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五十五章 骨室(中)

  “恐怕,他们二人着了那些磁片的道儿吧。”我思索间,下意识的说出口。

  身后的赵羡云,嘴里发出啧的一声,道:“还真让你猜对了,墙上那些磁片,其实形成了一个障眼法。那二人一进去,就遇到了危机。”

  却说道格二人站在入口处,目光扫视着洞穴的周围,试图寻找道路,然而,由于周围的墙上镶满了反光的磁片,使得洞壁一片幽光,模糊难辨,即使真有门洞,恐怕也看不见。

  二人站在入口处没看出什么名堂,最后还是徐长生一马当先,踏步走入洞穴中,脚下推搡着人骨前进。

  一时间,道格耳朵里,只能听见脚下骨头摩擦移动的声音。随着人骨的移动,一些骷髅头也受到推挤,咕噜噜的在地上滚,移动间,森森的光影浮动,人头黑洞洞的眼窝里,便如同有目光在闪动,那种诡异的情景就别提了。

  道格咽了咽口水,将目光从人骨上收回来,心想着眼不见心不怕,一堆骷髅还能咬人不成?然而,当他将目光从地面收回,举目往前看时,整个人顿时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,霎时间毛骨悚然。

  因为,徐长生不见了。

  就在前几秒,徐长生还在自己前方开路,并且用脚扫着地面的骨头清理道路,然而,自己不过将目光移开几秒钟的功夫……人怎么没了?

  人呢!

  道格惊悚的在原地转了一圈,目光四下搜寻,大喊着徐长生的名字。

  他一出声,声音便在环形的洞穴中层层回荡,音色大变,仿佛换了个人在喊话一样,道格反而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。

  这时候他到也不怂,毕竟是专业的探险者,心理素质到是比一般人强大很多,深呼吸了两口,便强制镇定下来,也不大喊大叫了,迅速小跑起来,目光麻溜的巡视着周围,希望能找到徐长生失踪的线索。

  要知道,道格身上,这会儿可是什么都没有。

  没有食物、没有水、没有武器、没有光源。

  之前徐长生想赶他走,曾经给他火折子和两块饼,但道格因为不愿意离开而拒绝了。此刻,若非这骨室里有一瓶长明灯在,道格可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了。

  骨室大约有百来平米,不算大,但深处山腹中,掏出这样一个空间,绝对不算小工程。徐长生的失踪打破了道格心中仅存的恐惧,原本觉得阴森可怖的累累尸骨,此刻在道格眼里和碍眼的树枝差不多。没有了忌讳,道格在骨室里,沿着洞壁寻找摸索。

  按照道格的理解,一个活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,肯定是有什么通道,让徐长生去了别的什么地方。

  然而,一圈下来,道格唯一的感觉便是眼前发花。

  瓷片儿反射的绿光,越靠近洞壁越强烈,一圈看下来,眼前便有无数绿色的光点闪烁着,道格觉得自己都快被闪瞎了。

  没有路。

  没有通道。

  通道或许有,或许同样被某种东方神秘的机关给掩藏了起来,但堪堪只掌握基本汉语,勉强能和中国人交流的道格,没那个本事找出来。

  更让道格感到惊悚的是,消失的不仅是徐长生,还有自己二人来时的入口。

  来时的入口也不见了。

  如果说是暗门重新合上,那么应该留下石门的痕迹,可现在,连石门的痕迹都不见半点,周围全是一模一样的瓷片墙。

  “难道我在做梦……”道格喃喃自语,闭着眼,狠狠甩了甩头。

  再睁开眼时,眼前的一切没有任何变化,道格没由来的感到绝望起来,这种绝望,比他在窑村病重时更糟糕,伴随着希望破灭的痛苦,随之而来的,还有对同伴的担忧。

  徐长生究竟怎么了?

  道格不认为对方是找到某种通道,所以弃自己而去了,相反,道格觉得,对方肯定是遭遇了某种危险。

  也就在他满心压抑,站在原地,头脑一片混乱之时,道格眼角的余光猛然瞥到,角落处,似乎有一张青幽幽的人脸闪了过去。

  他猛地抬头看去,却只看到一片惨淡的绿光和满地青色的人骨。

  刚才是……眼花了?

  他想起了徐长生的话,整个窑村所在的位置,是一个煞气聚集,有名的聚鬼地……

 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,道格霎时间汗毛倒竖,也就在这一瞬间,他突然感觉到,自己的背后,似乎被一道森冷的目光盯住了。

  这种感觉无法形容,来自于人的第六感,即使没有回头,那种被人盯着的,如有实质的目光,让道格瞬间犹如芒背在刺。

  “谁?”他紧张的喝问了一句,迅速转头。

  转头的一瞬间,道格再一次瞥见了一张青幽幽的人脸,然而同样的,对方就如同隐入了空气中一般,只一闪便没了踪迹。

  道格头皮发麻,几乎可以确定这地方是真的闹鬼了。

  该死的,早知道,真不应该跟着徐长生下来。

  也怪自己刚清醒那一阵儿,被窑村的经历吓破了胆,不敢单独行动,倘若有重来的机会,自己一定有多远跑多远。

  当然,这是道格当时的想法,事实上在日记中回忆起来时,道格写下的却是另外一番话,他写着:我从不后悔那个决定,甚至庆幸自己当时的选择,那让我遇到了一生难忘的挚友。

  被困的道格,在徐长生消失后,陷入了一个十分糟糕的境况,他几乎时时刻刻能感觉到周围有‘人’在窥视自己。

  然而,每当他循着目光看去时,要么什么都看不见,要么就能看到一些模糊的鬼影。

  如果说,那些鬼影,一开始只是偷偷摸摸的窥视,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,它们出现的越来越多,最后一次,当道格头皮发麻的转身时,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墙上,有一张扭曲的人脸正对着自己。

  ‘人脸’的五官扭曲着,渐渐朝道格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。

  道格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,汗毛倒竖,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,浑身血脉倒流,那种惊悚到极致的恐惧,让他双腿一软,差点儿没跪下去。

  也就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中,死一般寂静的洞穴里,突然想起了一阵‘嘎嘎’的怪响声。

 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,那种声音,有些像人在长久僵硬后,活动身体时响起的关节摩擦声。

  道格盯着前方墙上扭曲诡笑的人脸,身后是骨节噼里啪啦的怪响,他突然不敢动了,更不敢回头。

  他怕自己转身,前面的鬼影会扑上来,又怕自己一转身,会看见什么更恐怖的东西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