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五十二章 探险者

  是憋死更痛苦,还是饿死更痛苦?这是个问题。

  道格开始严肃的思考起来,最后他对徐长生道:“如果这里的空气耗光了,希望你能痛快的给我一刀,让我死的舒服点。”

  徐长生瞟了他一眼,道:“你之前说过,你是一名探险家?你们探险家,就是这么探险的?遇到一点儿问题,就考虑怎么死才舒服了?”。

  这话刺激了道格,他立刻反驳道:“你不能这样小看我,想当初,我被困在西部戈壁峡谷中,没有水、没有食物,每分每秒都在急速脱水,什么都没有,但我从来没有放弃。我活下去了,还从那个峡谷走出去,穿过戈壁,找到了一条河流。”

  “我在河流里洗澡,捉鱼,顺流而下,找到了有人居住的村子,然后我得救了。八天,每分每秒,都在和死亡擦肩而过,我是一名冒险者,我永不放弃。”

  徐长生轻笑一声,吹了声口哨:“你口号到是喊的不错,永不放弃。”

  道格有些恼怒:“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,戈壁峡谷里,即便再危险,但它不是封闭的。我捉蛇、蝎子、喝蜥蜴血,撑着活了下去,但是这里……这里是封闭的,什么都没有,连空气都在一点点减少。”

  徐长生举着马灯,在封死的通道上四处观察,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你的经历听起来很有意思,你为什么冒险?”

  道格眼中亮起了光:“我的心里,总有一个声音在催促我,它让我走出去,走到更远的地方;它叫我低头看,看清最微小的事物;它让我跑、让我跳、让我歌唱、让我去探索这个世界。我想知道这个世界的模样,我无法探索天空和宇宙。”他说着,抬头看向天,但只能看见通道的石壁。

  “但我可以探索大地。”

  “探索大地……”徐长生重复着说了一句,第一次,开始正眼看道格,那是一种专注而带着新奇的眼神。

  片刻后,徐长生道:“在我们国家有句话:君子不立危墙之下。我们会时刻提防着危险,回避它,而你却在探险。”

  道格目光灼灼,道:“人类的诞生,就是一场探险,你知道达尔文吗?”

  “达尔文?”徐长生摇头:“不知道,他是你们国家的人?”

  道格骄傲的点头:“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,他写了一本叫《物种起源》的书,讲生物的演变和由来。我们人类的祖先,最先是猴子,它们生活在树上,躲避着危险,但好奇心和无穷的探索欲,让它们走入了危险的地面,它们开始直立行走,开始接触到更多的食物。这种原始的欲望,让人,变成了人。”

  道格说到激动处,总结道:“我内心的冲动,就是人类祖先在召唤,这是骨血里带来的,永远不会熄灭的探索欲望。”

  “人类是猴子变来的?”徐长生翻了个白眼,道:“荒谬。”

  道格不干了,达尔文可是他很崇拜的学者,于是也不顾眼前的危险了,争论道:“那你还有别的看法吗?你说人类是怎么来的?天地间的生命是怎么来的?”

  徐长生道:“承天覆地载恩,蒙日月照临身;四方水土养我形,阴阳交汇骨血生。天生万物养人,人居其中,为天地造化所钟。”

  道格一脸懵逼,直白道:“我听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  徐长生翻了个白眼:“人是万物之首,是天地钟爱的生灵,世间万物的诞生,都是‘皇天后土’为人类所造。”

  这次翻白眼的人轮到道格了,他一边翻白眼,一边道:“你们东方人,可真敢想。”

  徐长生不理会道格的嘲讽,反讽道:“那么现在,你的血脉本能,祖先召唤,带给你什么了?哪儿危险你往哪儿钻,能活到现在,也真是个奇迹。”

  道格辩解:“我并不是特意去危险的地方,只是,未知往往伴随着危险。你们东方人,难道没有好奇心吗?你们不想知道这个世界的面貌是什么模样吗?你们的血液,难道就没有冲动过、沸腾过吗?你们的双腿,难道不想奔跑吗?长生……你们真的有些无趣,有眼睛却不去看,有耳朵却不去听,有声音却不唱歌,有腿却不奔跑。”

  徐长生神情一愣,这次他没有回答,也不知是不是被说懵了。

  道格见自己终于占了一次上风,立刻喜上眉梢,勾住徐长生的肩头,哥俩好的说道:“长生,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,你跟我一起走吧。你别看我五十多岁了,但我身体倍儿棒,至少还能再活二十年,剩下的二十年,我带着你,把地球绕一圈。”

  “地球?”

  “就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,它是一个圆形的星球,在不同的经纬度上,生存着不同的生命,发展出不同的文明、国家,不同的地形、地貌,不同的信仰和神灵……只要你一直往前走,最后就能回到出发的地方。”

  徐长生又是一愣,也不知是在想什么,片刻后,他叹了口气,道:“你和我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。”

  道格哈哈大笑:“你也是我见过的人中,最特殊的一个,你身上有种神秘的气质,特别、特别……没有办法用语言描述……总之,长生,我很喜欢你。”

  徐长生顿时一呛,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了,脸色通红:“胡说八道,慎言。”

  这两个词道格到是听懂了,懵逼道:“为什么不能说?我就是很喜欢你,咱们会成为好朋友的……不对,我们现在已经是好朋友了,对吧?”

  徐长生避而不答:“还是想想,该怎么离开这里吧,不能活着出去,这里就是你冒险的终点。”

  道格刚刚升起的热血和豪情,顿时被泼了一盆凉水:“好吧,上帝保佑,但愿我们能离开。如果不能离开,你可要答应我,痛痛快快的给我一刀。”

  徐长生道:“不会。我会让你慢慢体会死亡的过程,这也是一种未知的体验,而且一生只有一次,你不该错过,否则,怎么对得起你沸腾的血脉?”

  “长生,你真的很坏。”

  “彼此彼此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