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五十九章 来着何人

  弩箭的型号不对?赵羡云这么一说,我下意识的瞟了眼那倒地的黑人。

  他赤、裸着身体,黝黑的皮肤上全是血,头发卷曲着长了一米多,蓬松的炸开。射入他头部的弩箭,全都被头发给遮盖了起来,根本看不出模样,唯有一小截屁股留在外面。

  弩箭的屁股都差不多,看这个,其实看不出型号来,但是有一点我到是看明白了,这弩箭比较长,至少比赵羡云一干人所用的型号要长。

  弩箭本身的近距离射击强度就很厉害,根据之前老林射羊的经验来看,一但射出,弩箭会整根没入骨肉中。

  这支弩箭,在毛茸茸的头发遮盖下,还能露出一小截屁股,便足以说明它的长度了。

  石门后面有人,对方手里有弩,而且是大弩,攻击力比我们强。

  赵羡云身上的小暗弩,目前里面就剩下两支弩箭,这么一看,武器差异相当突出。

  对方,是敌是友?

  我脑子里飞快转动着,其实甭管是敌是友,和我的关系都不大,我对‘闻香通冥壶’没兴趣,只不过想摆脱‘渡云阁’的控制,离开这个鬼地方而已。

  至于洛息渊……老洛啊,不是兄弟我不帮你,而是事到如今,兄弟我也举步维艰呐。

  想到这些,我暗暗后退了一截,赵羡云浑身紧绷,一手握着匕首,一手摸向腰间的暗弩戒备着,将之前对我的注意力,完全转移到了石门后。

  也就在这瞬间,我手里,早就显得电力不足的探灯,突然闪烁了一下,在赵羡云措手不及的目光中猛地熄灭。

  周围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  这一瞬间,我反应极快,抄起手中重量十足的探灯,猛地朝着赵羡云后脖子砸过去。

  赵羡云全神贯注都在石门处,哪料到我会来这么一手,顿时闷哼一声倒地。我早就将周围的一切布局记在心里,因此砸中赵羡云的一瞬间,便按照记忆,准确的扣住了他握着匕首的右手腕,顺势一翻,他手里的匕首也跟着掉落。

  与此同时,我的左手则摸黑,迅速挡开他妄图拔弩反抗的左手,跟着卸下了他的暗弩和腰间的狼眼。

  这一切的动作,不过发生在几个呼吸间,赵羡云在黑暗中被我‘捅了刀子’,估计让探灯砸懵了,我放开他的那一刻,便听到‘砰’的一声闷响,像是人倒地的声音。

  我打开狼眼,迅速后退,也就在这瞬间,从石门后闪出来一个人影,手中赫然举着一把大弩对着我。

  对方手里也打着一支狼眼,我俩的灯光对照着,将彼此的身形清晰的照射出来,当然,还有倒在一边,没有昏迷,却半晌爬不起来的赵羡云。

  我停下脚步,手里的暗弩也对着来人,迅速道:“事先说明,我是被逼来这里的,我对这里任何的一切都没有兴趣。”随即我又示意了一下赵羡云:“现在我摆脱他了,打算全身而退。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希望咱们能和平些,各干各的事,否则鱼死网破,便宜其他人就不好了。”

  同样是弩,距离又近,地方狭窄。

  他可以瞬间射杀我,但同样,我也可以瞬间拉他垫背。

  因此,在我说这话时,双方都举着暗弩,谁也没动。

  对方看身形,肯定是个男的,个头和我差不多高,穿着一身严严实实的户外服,浑身包裹着,连手上都戴着一双黑色手套。

  脸就更不用说了,用一个黑色的防风罩,遮住了眼睛以下的部位,头上还带了个户外安全帽。

  这身打扮,就差没将‘我是来干坏事,我不能见人’这话写脸上了。

  此刻,我只能看见对方的眼睛。

  他一对眼珠子,黑沉沉的看着我,目光中一片平静,看不出类似于赵羡云等人的凶狠和阴郁,但也看不出丝毫友善。

  在我和来者对视时,趴在地上的赵羡云,用吃人般的目光看着我,不过没什么用,这丫被我砸的爬不起来。

  后脖子是人神经汇聚的地方,刚才那一下子下去,我其实已经控制力道了,否则真下死手,把人砸瘫痪都有可能。

  他似乎爬不起来,但是不是装的很难说,毕竟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比起站起来,当一个没有反抗之力的人,反而更容易自保,让人失去防备。

  赵羡云不傻,我要是他,这会儿即便能跑能跳,也要装成‘弱鸡’,谁让此时的情况对他不利呢?甭管是我还是这个蒙面人,现在想收拾他,都易如反掌。

  因此,这会儿赵羡云倒在地上,保持着半趴的姿势,微微垂着头,要再给他一手娟儿,他就能演被恶霸欺负的小媳妇儿了。

  我和蒙面人对视着,谁也没再开口。

  他在猜测我。

  我在揣测他。

  他什么来路?来此为何?如此痛快的杀了黑人,想必也不是混白道的,十有八九,跟赵羡云是一类人。

  胶着了约有两分钟,蒙面人缓缓抬起了另一只手,那只手是空的,什么也没有。

  他指了指我身后,开口说了一个字:“走。”

  这是示意我,可以离开,我俩能保持相安无事。

  原本,这个答案是我所希望的,但不知为何,在他开口说这个字的瞬间,我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古怪的感觉。

  这人的声音,明显刻意被压低了音色,使得声音听起来,有种磨砂感。

  这像是怕我听出他的声音来。

  人对于声音的记忆,弱于视觉和嗅觉的记忆很多,即便他这会儿用本来的声音跟我说话,再过几天,我俩不小心遇上了,也根本不可能分辨出来。

  这么多年,唯一听一次就让我产生深刻印象的声音,是洛息渊。

  这并非是由于洛息渊的声音有多特别,而是当初第一次见面时,洛息渊露的那一手太让我震惊和欣赏,所以无论是对他的面貌还是声音,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
  可现在,这个蒙面人,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,说话还特意压低了声音,倒像是怕被我听出来什么似的。

  这一瞬间,我竟忍不住冒出一个古怪的推测:莫非,这人我认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