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五十一章 被困

  道格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吗?他可是个冒险欲和求知心极度旺盛的人,徐长生的话就像一只猫爪子,挠的他心甘发痒。他立刻哈巴狗似的跟上,围着徐长生不停打转,追问道:“你给我讲讲,讲讲是怎么回事,太神奇了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  徐长生被他在眼前晃的不耐烦,边走边皱眉:“你不是肚子饿,没力气吗,能不能省点力,少转悠?”

  道格道:“上帝要我们追求真理。”

  徐长生被他烦的不行,才道:“地面的反光不一样,你刚才难道没有注意到,灯光打上去时,前后的反光有变化吗?”

  道格回忆了一下,摇头,他发誓,自己的观察能力不算差,但那点细微的反光变化,还真没有留意到,毕竟,同样的石板路,谁会注意地面些微的反光差异?

  徐长生又道:“所以你这样的蠢人,遇到我们国家的机关,最好有多远走多远,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那地面的反光不一样,说明地面涂了东西,十有八九是火硫一类的。人走上去,鞋底和地面摩擦间,鞋底生热,走到中段,热量到达一定程度,就会引燃火硫。这个机关最可怕的地方在于,你走上去之后,不会立刻发作,而是刚好走到中间时,温度才到达激发条件,到时候,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,都晚了。”

  道格听的目瞪口呆,一阵后怕,片刻后才道:“还好你提前识破了,否则……上帝啊,你们东方的机关,也太离奇了。”

  徐长生却不以为然,道:“这些只是小儿科,毕竟制造这个地下大殿的,只是一些村民罢了。他们是为了避战火,在此繁衍生息,祖上或许有一些来头,所以懂得一些微末的机关术,真正厉害的机关术,可不在民间……”

  道格好奇道:“那在哪儿?”

  徐长生白了他一眼:“看来刚才不该给你吃那个饼,你现在到是挺有精气神的。”

  说话间,他们走出了第八条通道,徐长生顺势一拐,往第七条通道走,步伐很快。道格有了刚才的经历,对中国的机关术顿时敬畏异常,眼见徐长生这么轻描淡写的往里闯,吓的连忙道:“嘿,咱们慢点儿,小心有机关!”

  徐长生不搭理他,提着马灯警惕的观察着四周,脚下的步伐渐渐缓了下来。

  这次,他们往前走了一阵,没遇到什么危险,道格憋不住问道:“咱们是不是选对了?”

  徐长生不答话,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,脚下的步子越来越缓慢,片刻后,他喃喃道:“不对劲……”

  道格紧张起来:“什么不对劲?”一边说,他一边四下观察,着重看了看地面反光一类的,没觉得有什么变化。

  徐长生道:“这条通道太长了……窑村的人,应该没有这么大的人力物力……通道不该这么长才对。”他眯着眼,举着马灯,试图让自己看的更远,然而,这条通道,却仿佛没有尽头一般,黑乎乎的,不知究竟还有多长。

  “你听。”徐长生猛然又说了一句,神情变得极为严肃,竖着耳朵,一动不动,似乎在聆听某种动静。

  道格见此,全幅注意力也立即放到了声音上。

  这通道里,原本只有自己二人的脚步声和呼吸声,此刻,当自己二人停下脚步,屏住呼吸时,通道里却并没有安静下来。

  道格听到了一种极其细微的动静,像是某种物体的摩擦声,从很远的地方传来。

  片刻后,他和徐长生几乎同时判断出了声音的来源,二人齐声道:“入口!”说完这话,徐长生提着灯就往回跑,速度比之前快了许多,道格连忙跟上。

  很快,他们跑到了头,然而迎接他们的,却是一扇封死的石门,来时的入口,居然有暗门,而此刻,暗门被关上了。

  徐长生气的一锤石门,道:“是我大意了。”之前外间的八条通道都大敞着,完全没有暗门的迹象,而最先选择的第八扇通道,也轻松的任由徐长生来去,这让他先入为主的,以为这些通道本身就是敞开的。

  在徐长生暗悔之时,受到刺激的道格,不停拍打着眼前的暗门,石门触手冰凉,他还试图去撞,疼的自己龇牙咧嘴。

  徐长生看见道格这蠢样,一阵好气:“别撞了,这暗门是四面内嵌的石门,除非找到机关,否则你我根本无法打开。”

  道格急出一头汗:“那咱们这条通道,也选错了?我们难道要被困死在这里?”

  徐长生紧皱眉头,片刻后,又渐渐松开,转而豁达的罢了罢手:“大衍数九,天道总留一线生机。”

  道格很是懵,挠头道:“长生,我汉语不太好,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  徐长生道:“意思是,没有绝对的绝境,总会找到出路的,走吧。”说完,徐长生掉头往回走,顺着这条通道继续往前。

  封闭的空间,给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,这里的一切,对于道格来说太陌生了。不同的文化,不同的认知,不同的状况,让道格之前所掌握的一切技能,似乎都没了用武之地。

  他看着走在前侧的徐长生,觉得这个东方人身上有种奇特的气质,似乎天不怕地不怕,似乎能对付任何状况,又似乎对周遭的一切情况都不放在眼里,有种难以言表的豁达在其中。

  这种特殊的气质,很难在西方人身上看见,这一切,让徐长生,对于道格来说,形成了一种莫名的吸引力。

  他不由得盯着徐长生出神,等他反应过来时,发现这条通道已经走到头了。

  徐长生提高马灯,嘴里发出一声轻笑:“呵。”

  通道前方,同样是一道平滑的暗门,路一样是封死的,此刻,二人就像是身处一个长条的大棺材里,四面皆封闭。

  道格猛然想到了一个问题:这里面的空气够用吗?自己二人如果不能尽快出去,会不会没被饿死,结果先被憋死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