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二章 开瓷会

  我租住的地方是一片儿老城区,离我摆摊的地儿不远。

  低矮破旧的老城区,夹杂在金陵城中越来越气派的建筑物间,显得有些可怜,就像我祖传的手艺一样,散发出一种即将被时代淘汰的凋零感。

  这一片儿,再过小半年就要拆迁了,所以很多租客都已经搬走,不像以往那么热闹。

  回到我租住的房间里,虽然天色已经晚了,但我也没有休息的念头,身体跟打了鸡血一样。

  关好门窗,取出那件儿金丝铁线的端瓶,我戴上手套,拿着放大镜一寸一寸的仔细查看,让自己过足眼瘾、手瘾,这才作罢。

  做完这一切,我就跟个刚摸完大姑娘的变态一样,躺在椅子上心满意足。

  有个家喻户晓的寓言故事,说有个姓朱的人,变卖了所有的家产,跟一个高人学杀龙。学成后归来,乡里人问他学了什么,他将如何按龙头,如何抓龙尾,如何下刀等,说的一清二楚。

  结果乡里人问他,什么地方有龙可杀,那姓朱的才突然醒悟,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龙,自己的本事白学了。

  我有时候经常会觉得,自己和这姓朱的很像。打小跟着我爷爷苦学,觉得祖上是皇家工匠,而我学的是当世一等一的修复锔瓷工艺,结果这门手艺,却根本没有用武之地。

  现如今正值盛世,有这么个机会摆在我面前,我卫无馋的一身本事,或许有可以施展的地方了!

  休息片刻,我开始思考如何进行修复。

  金丝铁线是宋朝哥窑的产物,瓷器本身就有冰裂纹开片,而它的市场价值,也正是由这些奇特的冰裂纹决定。

  这种东西,一但出现破损,会比其他瓷器更难办,因为不仅要修复器形,还要将原本的冰裂纹和后期的裂纹区分开来。

  而这东西,之所以被称为金丝铁线,正是因为在烧制过程中,冰裂的纹路,会呈现出一种青黄相接的颜色,色透入纹中。

  器形修复容易,可如何修复这些冰裂纹?

  正想着,电话突然响了。我接了电话一听,是我发小何满打来的:“无馋,后天,杭城备塘街,有一场‘开瓷会’,我估摸着你应该有兴趣,你要不要去?”

  开瓷会?我问道:“是干什么的?”

  何满道:“主要做瓷器方面的交流,有新技术展示,也有买卖,还有些原材料卖,听说景德镇很多大师也会去。你这些年不是一门心思要把祖传手艺发扬光大吗?可以去看看,没准儿就能和哪位国内的大师接上线呢?”

  他这么一说,我心头一动,倒不是为了去结交大师,而是他说的原材料。

  这金丝铁线是宋朝哥窑的产物,而根据史料记载,哥窑就源自于杭城。

  一方水土一方器。

  要想以最原始的工艺进行修复,最好能摸清它的原材原料原工艺,去开瓷会上,肯定能遇到很多杭城本地的原材料,碰碰运气,没准儿能找到完整修复的线索?

  当即,我订了第二天去杭城的票,杭城和金陵隔得很近,三五个钟头的功夫,便到了入住的酒店。

  第二天才是开瓷会,我决定先去那地方踩踩点,看看是个什么情况。

  我想象中,应该是在大型展会里面,需要买票进入,结果到地儿才发现,这个备塘街,是杭城当地一条老街,早年间是个旧货市场,现在有很多古董贩子在这一带活动,周边建筑都比较老旧,根本没有大型的展馆。

  我找一个摆地摊,卖假古董的小贩一打听,对方告诉我,说:“这儿就是开瓷会的场地,你明天来就行了,那些参会的人明天才到。”

  问话间,我瞟了一眼他摊位上的东西,都是做旧批发的假货,而且还是特别低级的那种,我很怀疑究竟会不会有人照顾他生意。

 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,他摊位上一样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,是个香炉,而且看起来似乎……是前清的真品?惊讶之下,我刚打算伸手去拿,却被另一只手抢先一步,从我旁边伸出来,将那香炉给拿在了手中。

  我侧头一看,发现是个戴着金边眼镜,长相俊雅,看起来温文儒穆的年轻人,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大。

  这人将东西拿在手里,转动着看了几下,便开口问小贩多少钱,小贩立刻道:“这是我从一个农民兄弟那儿收来的,前清的东西,那农民兄弟不识货,我收货价也便宜,所以不卖你贵的,八千块,图个吉利。”

  此时,我就着夕阳的偏光仔细一看,发现那香炉并非真品,而是一个仿品,仿制工艺不算太高,顶多两百。

  那年轻人听完,竟然也不还价,掏出手机说支付宝。那小贩一听,面上顿时露出悔意,显然是没想到来了个冤大头,都不讲价的,估摸着后悔自己价格报太低了。

  我这人不想挡人财路,但也见不到有人这么犯傻,便有意提点这人,于是劈手将香炉夺过,说道:“这东西我喜欢,而且是我先看到的,总得有个先来后到……咦,不像真的,好像是个仿品?”我装模作样的研究。

  小贩不乐意了,冲我甩脸子:“嘿,你这人怎么说话的,这是我打乡下收来的,那农民大哥家里祖传的,你不懂古玩,可别瞎说。”

  我也不多话,心想自己提醒到这一步,这年轻人也该多个心眼了,谁知这小贩说完,年轻人却是推了推眼镜,看着我,微微一笑,道:“我到觉得这是真品,把东西还给我吧,我要买单了。”

  我拿着手里的假货,不由一噎,得,有钱的傻帽自己非得上当,我真是拦也拦不住。这小子,看起来文质彬彬的,脑子怎么这么轴,该不会读书读傻了吧?

  年轻人麻溜的付了款,也不多话,拿着香炉便顺着备塘街往里走。有人愿意当傻大头,我也不能多管,便随他去了。

  反正天色尚早,回酒店也没什么事儿,我便在这片儿的古董摊位上逛。这地儿比较偏僻,道路设施老旧,弯弯绕绕的,我越逛发现人越少,不知不觉离大街有些远了。

  便在此时,对面巷子里,走出来一熟人,赫然是不久前被宰了八千块的年轻人,道儿有些窄,我俩狭路相逢。

  他看见我,脾气很好的笑了笑,一副老实人的模样,并且侧身给我让路,示意让我先行。

  原本不打算多管闲事,但一见这傻子这么有礼貌,我有些不忍心了,忍不住道:“兄弟,我是专业人士,你听我一句,你买那东西绝对是假的,趁着刚买没多久,你赶紧去把钱退回来。”

  傻子抿了抿唇,看了我一眼,紧接着慢条斯理的从兜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锤子,并且将锤子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  没等我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,他就用右手的小锤子,开始敲左手握着的香炉,力道用的很巧,敲击的声音很好听。

  这八千块买的东西,说敲就敲?

  没等我阻止,那香炉已经被他给敲碎了!

  靠,我难道碰上了一个神经病?

  然而,很快,让我吃惊的一幕就出现了。

  香炉确实碎了,但在碎裂的陶培下面,却又露出了另外一层暗金色的物质。年轻人一边轻轻地敲,一边清理那些碎片,直到外部包裹的陶培清理完毕后,一个‘金·缠枝嵌绿松石’的香炉展现在了我眼前。

  年轻人将小锤子揣回兜里,推了推眼镜,冲我微微一笑,道:“真品。”

  “牛、牛……牛逼啊兄弟!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  “器型工整,但厚度不对,所以我有些怀疑;拿在手里后,发现重量更不对。”他解释了一句,不再多言,后面的话我自然知道。

  早年间,一些人为了藏宝,会刻意在宝器外面做一些伪装,其中‘镀陶’就是最常见的一种。

  很显然,那小贩没有骗人,从乡下收了这件宝贝,他自己却不识货,转而被眼前这位识货的行家给买了过去。

  “可以让我走了吗?”

  “可以……不行!那啥,兄弟,你这一看就是专业人士,我也是专业人士,咱们俩不如交个朋友,我请你吃饭,我叫卫无馋。”我朝他伸手,有心想结交后,交流一下关于金丝铁线的事儿,这人相当厉害,或许能提供什么线索。

  “我叫洛息渊。”他笑了笑,和我握手:“我有事要处理,吃饭就不必了,不过……”他顿了顿,突然朝我靠近,做出嗅闻的动作。

  我头皮一麻,菊花一紧,立刻后退一步,警惕的看着他。

  这是什么神展开?这哥们儿是想捡肥皂还是咋地?

  洛息渊站直身体:“你身上好像有股怪味儿……我之前在另外一个地方闻到过这种味道,不太吉利,你自己当心吧。”说完,便侧身绕过我走远了。

  我有些懵,抬手闻了闻,闻到一股再正常不过的汗味儿。

  大夏天的,在外面逛了一下午,还不许人流汗了?

  哪有什么怪味儿?这哥们儿想捡肥皂,还故意找理由!摸了摸脸,我觉得挺悲剧的,看,走在大街上,连汉子都想捡我肥皂,说明我还是很有魅力的。

  既然如此,为什么没有姑娘发现我的优点呢?真希望能有一个女朋友……和我一起摆摊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