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二十章

  正对着窗户口的,是一架老旧的木床,床上铺着稻草,上面有个人侧躺着背对着我,身上盖了块破旧的毯子,几乎挡住了整个身形。

  肮脏的白色蚊帐,已经变为灰黑色,从床上垂下来,挡着了对方的上半身,因此,我无法判断出床上人的身份。

  在旧木床的右侧中庭,摆放着一架脱了漆的褐色方桌,上面竖放着一支老式手电筒,手臂粗,发出黄色的灯光,和我们身上携带的小狼眼不一样。

  这种手电筒,市面上几乎已经没得卖了,看外表的刮痕,应该是用的比较久的老东西。

  此时外围的我们,都熄灭了光源,贴着墙跟做贼似的,我冲几人打了个手势,示意他们包围,我则带着张宁,摸到门口。事实上从窗户口也能翻进去,但那样动静太大,而且房间里的人身份难定,万一不是凸眼,大半夜的翻进去,不得把人吓个半死?

  当我摸到门口时,我意识到,里面的人应该是凸眼,因为门口残破的石阶上,有新鲜的南京烟头。

  我记得当时在厂房里找着老洛时,老洛周围的地面也有这种烟头。

  同一款烟,又都是新鲜的,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区域,我有一百个理由相信,这是同一个人留下的。

  于是我压低声音,冲张宁耳语:“门从里面被栓上了,还是翻窗户口进去,你在门口守着,我去逮人。”

  张宁道:“你在门口守着,我去。”

  我有些意外,不等开口,他便压着声音道:“我看你体力也快不行了,真打斗起来,你不行的。”说话间,他握着甩棍的手使劲儿捏了捏,以展示自己的臂力。

  我觉得这小伙子人挺仗义,心下感动,便点了点头。

  如今我们的人,相当于将这地儿给包围了,里面不出意外只有两个人,老洛和凸眼。凸眼一行人,先是被驭兽师驱使着老鼠攻击,他也不知是如何摆脱驭兽师的,一路躲进了这里面。无论发生了什么,可以预见的是,凸眼应该也是精疲力尽了。

  都是人,又不是铁打的。

  此时张宁进去,我们则守着门窗,堵住了所有出口,里面的人插翅难飞。

  张宁往回摸,我瞅不见他,便将眼睛凑到门缝上往里看。

  里面是客厅,按照旧时乡下的设计,客厅也相当于饭厅,一般会放张大桌子,平日里一家人吃饭都在客厅,客人来了,请着喝茶,也在客厅,搭上板凳就开始叙旧。

  不过这户人家,搬家搬的挺干净,我凑着往门缝里瞅,什么家具摆设也没看见,空荡荡的,只剩下一个旧式的砖砌‘火塘’,里面有新灰和点点红色的余光。

  红色的光点,是埋在灰中,尚未完全熄灭的木炭。

  看样子不久前,凸眼在里面生过火,门口的四五个烟头都凑在一处,估计他当时是坐在门口,一根接一根的抽。

  这小子,到底是想干嘛呢?

  正堂左后方有个门框,后面有光透入大堂,应该就是我刚才扒在窗户口看到的位置。

  下一秒,我听到了一阵极其轻微的响动,应该是张宁翻进去时弄出的动静。如果不是我特地留意着,这种动静在夜间,其实并不惹人注意,毕竟这山里的夜晚,各种难以明说的响动实在太多了。

  他压住了脚步声,我听不见动静了,只心里数着秒,估计最多半分钟,里头应该就会有动静。

  “1、2、3……26……”就在我心里默数,觉得时间差不多时,里头果然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动静,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掀翻在地,紧接着,里头的光就突然灭了。

  我一愣,心说计划可不是这样的,伴随着手电光熄灭,里头的响动更大,全是东西被掀翻在地的声音,紧接着就是张宁大喊了一声:“老白!抓住他!”他嘴里喊的老白我知道,不是姓白,而是一行人中皮肤最白的那个年轻人,我记得他是守在西边的,也就是我的右侧。

  我顾不得多想,立刻离开大门口往右跑,手里的小狼眼跟着打亮,拐过转角,便见一个黑影窜入了土巷子里,瞬间没了踪影。

  黑影是从后门出去的,老白和另一个年轻人守在那处,却不知对方使了什么手段,竟然将两个年轻小伙子给放倒了。

  这地儿是好几个房屋连在一起,以前应该是有三五户人家挨着住,全是破烂的土泥稻草墙,房屋间有穿梭的巷子,有宽有窄。

  那黑影从黑门出,钻入了巷子里,四下里黑漆漆的,霎时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  我打着小狼眼欲要追上去,却见老白和那个年轻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不知死活。

  此时此刻,自然是确定他俩的生死要紧,我只得停下脚步,蹲至二人身边查看,其余守着的人也迅速围拢过来。

  “醒醒、醒醒……”我查探到二人气息平稳,身体表面没有伤痕,似乎只是睡过去了似的,便试着想叫醒二人。

  二人毫无动静。

  “嘶……好像是中了迷药。”围上来的其中一个年轻人道。

  由于一路上不怎么互相称呼,所以我记住了他们的脸,但个人的名字称呼还没有对上号。

  “迷药?你怎么知道是迷药?”

  他道:“你看他人中一圈。”

  我打着灯光一瞅,发现不知何时,老白人中口鼻一圈的位置,出现了非常细的白色粉末。

  要知道,半分钟前,我查探他们鼻息的时候,这些粉末还没有出现。

  旁边的年轻人道:“雾化迷药干涸后凝结。”

  我立刻顺着抬头看向眼前的后门:张宁没出来。

  “快去看看里面,张宁应该也倒下了。”

  俩年轻人立刻进去查看,我满心疑惑:凸眼身上怎么会有迷药?如果有迷药,哪里还用费之前那些事,在我挟持团伙A的时候,他早就能把我给收拾了。

  难道这迷药,是他到达此地后,才得手的‘新装备’?

  但是,这样一片破落的土墙屋里,怎么会藏着迷药?莫非这帮劫匪,将此地当做大本营,在这里藏了些不法之物?

  这些念头转动间,屋里便传出声:“找到了,张哥倒了,还有个人……卫哥快进来看看,这是不是你要找的人。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