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二十四章 逃跑

  氧气瓶、耳塞、护目镜、打捞袋、水下探灯、匕首,是我携带的所有潜水装备,当然,还有一条大裤衩。

  我和老虎跳入湖水中,开始往下游,起初可以借着阳光在水中视物,越往下,温度越低,光线越暗。

  等摸到湖底时,下方已经完全是一片暗沉,我和老虎打开了探照灯,并排游着在水底摸索,很快,便在湖心一带的位置,发现了许多残留的建筑物。

  这些建筑物沉默的矗立在水中,犹如一个阴森的水下世界,散发出一股衰亡的气息。

  我朝建筑群游去,昏黄的灯光下,只见大部分的建筑物,都陷入了淤泥中,只余下建筑物的高处,还裸、露在湖水里。

  在湖水的长期浸泡下,这些木制的建筑物都十分脆弱,老虎伸脚在其中一个房顶上踹了一下,那建筑物的整个房顶,就破开一个大洞。

  老虎顺着那洞口游进去,我趴在洞口外打着灯看,只见那建筑物内部,横七竖八倒着些泡烂的木头、桌椅一类的,还有许多倒在一侧的大缸坛子。

  一般的人家里,并不需要这么多坛坛罐罐,看样子就像赵羡云说的那样,这儿以前是个‘窑村’,这里的村民,应该都是靠烧窑为生。

  他们要找的那个‘闻香通冥壶’,莫非就是窑村的产物?可这样的村子,明显就是个民窑,又不是官窑,年代历史也不起眼,能烧造出什么宝贝?至于让赵羡云如此大费周章?

  老虎在里面游了一圈,最后顺着洞口游出来,开始继续巡查。很快,我们发现,越往中间游,保留完全的建筑物就越多,因为房屋使用的材质开始出现了不同。

  外围的民居,大多是木制,因此腐朽的很快,有些一踹就倒,而越靠中间,用到的材料就越多,开始出现了砖石结构,使得建筑物牢固了很多,保持下了原有的风貌。

  黑暗的水下,一个庞然大物,让我和老虎停下了身形。

  那是一栋由石头垒起来的建筑物,位于整个村落的中心位置,呈椭圆形,像一个巨大的鸡蛋。

  鸡蛋上方,覆盖着很多黑色的烂木头和倒塌的砖瓦。

  我一眼看出,这个建筑物,应该是分为地面和地下两部分,地面部分已经损坏,而地下部分全是由石头垒成,因此结构依然保存完整。

  这一圈打探下来,就这个建筑物最为结实,像是村里的‘CBD’,倘若这个村真有什么贵重宝物,十有八九也是放在这个建筑物里了。

  老虎围着‘大鸡蛋’游了一圈,最后在鸡蛋的上方,发现了一个被烂木头掩盖着的洞口。

  清理开表面的木头后,露出了一条向下的石制阶梯。

  洞口很深,我们将灯光往里打,只能看到一片黑,光线都被这片黑暗给吞没了。

  老虎在洞口观察片刻,最后转头冲我打了个手势,示意可以回去了。

  浮出水面后,我抹了把脸上的水,摘下氧气罩,往四周一看,全是水。

  清晨,湖面还飘着一层雾,这层雾,阻隔了人的视线,我发现自己竟然看不见岸上的情况,只能隔着雾,瞅见被稀释的山间绿意。

  岸上的人,应该也是看不见我的。

  我下意识的看了老虎一眼,却猛地和他目光对上。

  老虎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:“是不是想跑?你可以试试,是你游的快,还是我的弩快。”

  我道:“我为什么要跑?咱们渡云阁挺好一地儿,我现在打算长待了。”

  老虎开始往岸边游:“如此最好。”

  茫茫雾气中,老虎游的远了,我浮在湖心,环顾群山湖泊,只觉得可笑。我一个锔瓷的手艺人,在秦淮街区摆地摊摆的好好的,结果一转眼,竟然跑到这儿来打捞文物了,这人生际遇,也真是变化无穷。

  此刻,游到远处的老虎,只剩下一个头,在水面动,隔着雾,乍一看还怪渗人的,仿佛一颗人头在随波逐流似的。

  我不敢和他离的太远,担心那杀羊的凶物还在水里,要突然冒出来,离的远了,我一个人可搞不定。

  我挥动双臂,正打算追上去,忽然之间,水面上的那颗头,竟然,猛地遁入了水里。

  怎么回事?

  我一惊,立刻拔出腰间的匕首。

  如果是老虎自己潜入湖水中,那么他的身体和头颅,会有一个下潜时的动作,但刚才那一瞬间,我看的清清楚楚,老虎露在湖面的肩膀头颅,是一下子窜入水里的。

  那种感觉,就像是水下有什么东西,突然抓住了他,将他一下子拽入水一样。

  我一下子想到那‘杀羊’的凶物,顿时心中一紧,但我没急着上去查看,而是握着匕首,在原地徘徊。

  倘若真是那杀羊的凶物,我拿着一把匕首冲上去,能有什么用?

  由于水面上漂浮的雾气太重,我隔得又远,一时间根本看不见那边的情况,只能一边戒备,一边支着耳朵聆听四下的动静。

  有水声,激烈的划水声,像是有什么东西,在水下挣扎。

  我几乎可以确定,老虎是被什么东西给袭击了,并且正在和那东西做斗争。

  他没有戴氧气面罩,现在又遇到危险,如果没人支援,恐怕凶多吉少。

  我该怎么办?

  仅这片刻间,我脑子里便闪过许多场景,下一秒,我毫不犹豫,转身开始往另一边的岸上游。

  拜拜了您呢!既然想发财,想走邪门歪道,您就得承担相应的后果。

  而我?此时不跑,更待何时?

  赵羡云一行人,扎营在这湖的西区,我反身游,往东而去,打算从东面登陆,然后绕着山区出去。到时候回了金陵城,只需要搬个家,换个摊位,就能摆脱这些人。

  若不抓住这个机会,我就真得被他们拉下水,一条道走到黑了。

  “救命……唔……!”我才刚游出没多久,便听身后传来一阵呼救声,我转头一看,发现雾气蒙蒙的湖面上,老虎再次出现了,整个人在湖面上挣扎。

  然而,他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呼救,下一秒,就又被拽入了水中。

  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攻击他?他身上不是带着弩吗?难道连一点儿反抗之力都没有?这些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,但我并没有停下,反而游的更快。

  我救你,谁来救我?那话怎么说来着……对敌人的仁慈,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