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二十六章 无佞(上)

  在这样的环境中,此时能遇到一个活人,无疑是件好事,只要不是赵羡云那伙人就成。

  我立刻迎上去,对方也加快脚步走过来,很快,两处光源汇聚,我们同时看清了对方的模样。

  来者穿着登山靴,一身褐色户外服,身形高挑,戴着一副银边眼镜,看起来很是斯文,赫然便是我在开瓷会上遇到的,八千块钱买了件‘镀陶’香炉的洛息渊!

  这、这……怎么会是他?怪不得我说,怎么声音听着有些耳熟。

  古人说,有缘千里来相会,我跟一汉子这么有缘,难不成是注定要结为兄弟?

  于是我开口,道:“兄弟,怎么是你?”

  他显然也很意外,惊讶的看着我,听我出声,才反应过来,道: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,没想到,我们居然会在山缝里遇见。”

  我指了指头顶:“你也是踩空掉下来的?”

  “嗯。”洛息渊回了一声,紧接着朝我走过来,脚步微微有些跛,应该是摔下来时受伤了。

  他掉下来,没顺着洞口出去,而是往我这个方向走,十有八九是因为他掉下来的洞口,估计也很难爬上去。

  虽然有此猜测,我还是得确认一下:“我掉下来的洞口太高,而且下方空间大,没有着力点,所以我来这边寻找出路……你掉下来的地方情况如何?”

  洛息渊顿了顿,推了下眼镜,道:“原本可以上去,但是被土石堵死了,我遇上了土石滑坡。”说话间,他朝我身后的黑暗中望了望,说道:“既然你来的方向也不能上去,那我们还是寻找别的出路吧。我一路过来,遇到过两条岔道,去那边试试运气。”说完,冲我点了点头,很淡定的转身,打着手电筒,开始往回走。

  我整个人有些懵,觉得这哥们儿未免太淡定了。

  一个两月前,在另一座城市有过一面之缘的人,两个月后又在另一个地方相遇,正常人,难道不该大为惊讶,然后握住双手,大喊:你我有缘,当结为八拜之交or金兰姐妹吗?

  怎么这姓洛的,惊讶那么一下,就迅速接受设定,连多余的话都不问一句。

  我立刻跟上去,打算跟着他一起去看看其他通道,一边走,我一边道:“你说,咱俩要是在城里撞上,还说的过去。没想到……居然能相遇在这荒山野岭,还同时掉进山体裂缝中,这是不是老天爷,冥冥之中,在暗示些什么?”

  洛息渊微微一笑,道:“大约是在暗示,我们能成为朋友。”

  对了嘛……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正常发展啊!

  于是我接着道:“你怎么会来这山里?”

  他专注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,边走边道:“我们家是做工艺开发的,这片地界,以前有一个窑村,留下了不少瓷造遗迹,所以我来这边考察,没想到遇见滑坡。”

  原来也是冲着窑村来的……你说都是人,怎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呢?瞧瞧这位洛兄弟,人家是为了工艺开发,辛辛苦苦拖着文弱之躯,来这荒山野岭考察……这精神,多感人!多让人敬佩。

  再看看赵羡云那帮人,一个个看起来魁梧异常,却不将本事用在正道上。不说保家卫国了,好歹干点合法生意,咱乖乖纳税呗?人偏不,人非得当个祸害,出来为祸世间。

  “你呢,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就在我将洛息渊和赵羡云对比一番,大叹世间人物,千奇百怪时,他突然开口问了这么一句。

  我一顿,道:“我来……徒步,结果不小心掉下来了。”

  他看了我一眼,道:“徒步,怎么身上全是水,而且你穿的……”他眉头微微一蹙,露出怀疑之色。

  我摆脱了赵羡云一帮人,就像是摆脱了一段黑历史,实在不想让这位有缘的兄弟知晓,连忙圆话道:“在泉沟里洗澡,凉快凉快,我这人比较随意,洗完在周围逛,然后掉下来了。”

  “随意?”洛息渊笑了笑,道:“这我到不觉得,你不是个随意的人。”

  “哦?”我有些好奇:“咱们加上之前那次,现在不过见了两面,你怎么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  洛息渊道:“看人,有态、形、言、行四美,你我虽只有两面之缘,但你态正、形端、言诚、行止,此四项,已经足够让我认识你。”

  我有些汗颜,道:“你这……实在是过奖了。”想了想,我觉得就商业互吹原则来说,我是应该回夸一下的,刚准备回夸两句,便见他微微抬了抬下巴,示意我往左前方看,道:“到了。”

  裂缝左前方,同样有一处裂开的缝隙,只不过要更为狭窄一些,入口处只能容一人通过。灯光往里打,里面到显得宽一些,地上还有些掉落的乱石,大大小小铺了一路,让这条通道,没有我们现在这条那么潮湿。

  我想起洛息渊的脚,便道:“走平路你都跛着,这里面全是高低不平的山石,你行吗?”

  洛息渊一笑,反问:“不行,难道就在这里等死?”

  我发现自己问了句废话,于是侧身上前,一马当先拐入了左侧的裂缝之中:“我走前面开道,你在后面跟着,咱们慢慢来,不急。”

  洛息渊道:“卫兄弟,多谢。”

  “嗨,就咱俩这缘分,以后也别客气了,叫我名字就行,对了……你没忘记我叫什么吧?”

  “我记得,无馋……你叫卫无馋,无馋无佞,唯坚唯正。你若还有兄弟,想必你家人,会叫他‘无佞’,听名字就知道,你家中长辈,必定是位,极有风骨之人。”

  我听他说出无佞二字,顿时心里一沉,想起一些往事,缓了片刻,才道:“还真让你猜着了,我妈怀我的时候,肚子特别大,我爷爷笃定是双胞胎,想了半个月,想出了‘无馋’‘无佞’两个名字,结果生下来后……”

  洛息渊一笑,道:“发现只有一个?”

  我道:“不,是两个,但我那个兄弟一生下来,死胎……所以,卫无佞是我弟弟的名字。”

  洛息渊一愣,道:“抱歉。”

  我俩不再闲话,而是顺着这条新找的裂缝往前走,脚下乱石堆积,我走起来都得双手扶着,很是吃力,洛息渊脚程在此地就变慢了许多。

  走了大约七八分钟,他停下来,示意原地休息,紧接着脱下自己的鞋袜开始揉脚,伸手在关节处摸摸索索,没等我反应过来,便听咔嚓一声。

  洛息渊嘴角的肌肉抽动了一下,旋即长长舒了口气,额头冒着一层薄汗。

  “你在给自己正骨?”

  “嗯,只是扭伤了。磨刀不误砍柴功,容我休息片刻再出发,免得适得其反。”

  这姓洛的,着实让我刮目相看,我原以为他文质彬彬,路上必定需要我照应,现在看来……这兄弟的自我生存能力很强啊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