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二十六章 夜间来者

  这个话题没有继续太久,因为我和老洛虽然将声音压的很低,但还是吵着里面睡觉的男人了,他扔了个东西出来,也不知道是什么,发出很大的响动,紧接着在里面冲我们喊话:“要么说有用的,要么就闭嘴。”

  我和老洛先前说的那些,对于他想知道的信息来说,确实没用。

  当然,最要紧的是,他们不相信老洛不是马怀青的人。

  就算相信,现在也晚了,毕竟闹出了人命。这帮人是为幕后主顾服务的,看那男人和凸眼,也不像是一路人,或许还不是一个团伙。

  现如今死了人,而且又是不同的团伙合作,他们自然得给幕后主顾一个交代。

  之前我还纳闷,斗彩杯这种烫手的东西,就算弄到手,也很难出货,原来是早有买家了。

  难怪老洛会跟手机较劲儿,那里面有太多能锁定他身份的东西了,而一但发现自己所做的事,被金陵洛家的当家人给撞破,而且自己还绑架了对方,这事儿闹起来就大了。’

  一但老洛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,这帮人不但不会碍于洛息渊的身份放了他,反到可能因为忌讳,直接杀人灭口。

  洛家的当家人,自己出门旅游,无声无息的死了,谁能查出来?

  在男人的呵斥声中,我和老洛停下了话头。

  此时已经不是考虑该不该救张宁等人的时候了,我和老洛的情况,比张宁危险。

  他们现在或许在周围布好了陷阱,等驭兽师落网,如果驭兽师不出面,我和老洛很可能成为他们给主顾的‘交待’。

  现在该怎么办?如今我俩被绑在柱子上,毫无挣脱的可能,思来想去,我只能道: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他们为人卖命也是求财,不如……”这次我的声音压的更低,在黑暗中,显得鬼鬼祟祟的。虽没将话说全,但老洛应该明白我的意思。

  然而,我等了半天,这哥们儿也没回我,我又不敢提高音量催促他,只能在黑暗中干着急。

  这小子,不会惜财轻命吧?他是不是个惜财的人我看不出,毕竟老洛平日里较为低调,我和他也没有在这方面打过交道。

  不过,他胆子大,不惜命,不怕死这点,我却深有体会。

  就在我无比纠结,自己是不是出了个馊主意时,外头突然传来一些响动,夜深人静,这响动几乎瞬间捕获了我的听觉,我整个人的注意力瞬间被那声音抓住了。

  唰唰唰,是杂草震动的声音,声音的来源大约是两点钟方向,定点定位。

  像是有人在草丛中快速穿行,却没有脚步声,因此,比起有人在那儿,我更愿意相信,是有什么动物在那处活动。

  我心里头咯噔一下:莫非是驭兽师来了?他这么讲义气的?我还以为他跑路了。

  凸眼这伙人,应该是布下了什么陷阱,这小子可别中招啊。这动静虽然不大,但里面睡觉的男人,警觉性很高,也不知他睡着了没有,又是否察觉到这动静,总之外面响动轻微,我在屋内也大气儿不敢出。

  至于老洛,在我提出那个建议后,他直接消声了,我十分有理由怀疑,他是不是做科研,做的快破产了。

  此时,我即希望能提醒外面,有可能是驭兽师的人,这地儿有埋伏,又担心出声后,会惊扰到里面睡觉那男的,心脏紧的跟发条似的。

  就在我竖着耳朵听动静时,那阵簌簌作响的声音,竟然又停了,没等我明白怎么回事,门口处传来动静了。

  动静很小,像是有人在撬门栓。

  对方动作很谨慎,约摸一两分钟的功夫,我听到了轻微的咔嚓声。

  再接着,是极其轻微的推门声。

  对方有意的控制着音量和速度,我有些想咳嗽都硬生生憋住了,估计是在地上睡了一天一夜,又是寒秋,八成着凉了。

  人呢?怎么没声音?

  我只听到了推门声,却没有听见人的脚步声,正疑惑间,便觉得脸前方有微风拂过,是人在跟前走动时,带起的气流。

  这人简直是属猫的!我知道驭兽师一向轻手轻脚,估计是长期和动物打交道,所以有一种猛兽的安静。

  但我没想到,驭兽师真想把自己藏起来的时候,竟然跟游魂一样。

  黑暗中没有灯,又没有声音,我担心他瞎摸,便吹了口气过去,压着气声说:“我在这儿。”我说完,驭兽师没有迅速回应,便在我觉得他有些古怪之时,一点豆光突然出现,一支老式少见的火折子,出现在我眼前。

  橘红色的光跳动着,映出对方古铜色的皮肤和深深的轮廓,一张完全陌生的脸。

  我顿时愣住了。

  那人在我身前,举着火折子,也用气声回应我:“我知道你在这儿。”

  “你是?”

  那人道:“来救你们的人。”

  我大喜:“你是马家的人?”我以为是马怀青或者马秦钏派人来接应了。

  对方闻言,脸上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,紧接着吹灭了火折子,在我耳边,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回去之后,带话给他们,该交出来的东西,一样不能少。”

  “唉,好。”我轻轻回应,脑子里转的飞快:得,不是马家的人,听着……也是和马家不对盘的。

  这人也把我默认为马家的人了。

  这马家,人际关系够复杂的。

  黑暗中,对方依旧无声无息,我猛然意识到,刚才他点亮火折子,或许不是为了看我,而是为了让我看见他?这人能夜视!

  瞬间,我回忆起了刚才看见他时,这人额头上面,有一个被推上去的,类似眼睛一样的东西,很有科技感,或许配有夜视仪一类的功能,否则不能解释他是如何在黑暗中无声无息行动的。

  接下来的一切,我只能用耳朵听了,大约三分钟左右的安静后,里屋,也就是男人睡觉的屋子里,传来了一阵响动。

  像是挣扎声,又像是击打声,总之这阵响动很快被压了下去,再接着,有手电光从里面透出来。

  之前拿猎枪威胁我和老洛那男人,不知道被做了什么,让后来的人,拎鸡子似的拎了出来。

  人没死,但明显失去了反抗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