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二十八章 围困密室

  我牵着衣服,兜了一兜野果,转头发现树下的哥们儿不见了,顿时吓了一跳。

  用网瘾青年李尧的话来说,洛息渊目前是‘残血’状态,十分脆弱,需要我重点保护。

  我立刻窜下树,手电筒四下打都没影儿,这地方高低起伏,我循着绕过旁边一块山石,发现不远处有灯光,灯光下露出老洛的背影,正蹲在地上,似乎在查看什么。

  我走上去,本想从后面踹他一脚,想想他的残血,我忍住了,压着火儿问:“不声不响跑过来做什么?”

  老洛对于自己的不遵守纪律,不服从组织毫无愧色,神情平静的抬头看了我一眼,指了指身前,哑声道:“看这边。”我顺着望去,立刻便发现了一些不寻常之处。

  地面上都是落叶,厚实松软,很难留下足迹一类的痕迹,但此时,却可以看见,这些落叶间,有一条很清晰的血线,断断续续,沿着前方蔓延而去。

  血迹不多,滴滴答答的,颜色发黑,不过血点较为饱满。

  我也算有经验了,立刻推断出时间:“时间不长,可能是白天留下的。”

  老洛道:“而且是人血。”

  这山里虽然没有大型猛兽,但小食肉动物还是有的,我刚打算问他,是为何做出人血的判断,就见老洛手掌里摊开了一样东西,我一瞅,大喜:“这是我的手机!”先前中了迷药,醒过来后,身上除了衣服,啥也没剩下。

  后来,猎枪让我们自己去桌面上翻东西吃,也没瞅见有我的物件,我以为自己的东西被放在了封闭的装备包里,也没机会拿回来。

  谁曾想,现在居然出现在这儿?

  我立刻反应过来:“那个凸眼儿?”唯一可以解释的,就是我身上搜下的东西,被凸眼和他的团伙带走了,而他们撤退时,估计遇上什么状况,留下了这些血迹和手机。

  老洛没说话,眼神示意了一下往前查看。

  他如今体能不行,我自然事事打头阵,便道:“你跟在我后面,小心点,这儿坡抖。”

  我觉得自己够操心的,又道:“要不你在这儿歇着等我,我去前面瞅瞅。”

  老洛不领情,让我闭嘴,慢吞吞的跟在我后面。

  “小洛,你这么坚强,哥哥很欣慰。”

  他道:“我发现,自从你加入考古院之后,说话胆子肥了不少。”

  我道:“因为我现在是有组织的人,我有编制,入党了,你入党了吗?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他沉默了,没入党的人,看起来有点可怜兮兮的。

  我打着手电筒,顺着痕迹在前面探路,这边山石较多,坡度较大,周围没有大树,以灌木居多,多刺多荆棘,要摔一跤可够呛。

  我走出三十来米开外,发现路断了,前头是个落差在三米左右的坡,而我脚下这一片则是山石盖土的结构。我灯光往下一打,发现下边的落叶堆被搓开了一大块,裸、露出泥土来。

  显然,是有好几个人从这儿跳下去,导致将下方那片区域的落叶堆给蹭开了。

  “我下去看看,你慢慢来,从旁边饶。”老洛的体能没法这么跳,我便自己先行,下去后的痕迹就更明显了,似乎到了这儿,凸眼一行人状况更糟糕,狂奔起来,导致血迹和落叶被蹬开的痕迹都更明显。

  便在我独自一人快步追了几十米开外时,我惊讶的发现,这些痕迹,竟然延伸到了几块大石头下,巨石间形成了天然的洞穴,洞穴入口处,却明显人为的,用几块石头给堵住了,只露出些石缝。

  此时,从那上石缝里,隐隐透出微弱的光来。

  从光色看,不是火堆一类的,而是手电光。

  难道……凸眼等人在里面?

  我压抑住自己的脚步声,猫着腰,慢慢的走过去,并且从后方的老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  紧接着,我悄悄走到了入口处,贴着堵洞口露出的石缝往里瞧。

  这一看,不禁心中一喜:里头不是凸眼,竟然是张宁等人!

  透过缝隙可以看见,这巨石形成的洞穴,只有十来个平方,张宁等人全都在里面,有些挤,开了两支手电筒。

  有几个人睡着了,有两个人似乎在警戒。

  我一激动,脚下便弄出了些响动,没等我开口,里头警戒的两人便立刻警惕起来,其中一人手往后一掏,赫然握着一杆猎枪。

  和之前被我称为猎枪那人,拿的还是同款。

  我一愣,心里闪过一丝不对劲,下意识的往旁边一闪,躲在洞旁边,没出声。

  那两人似乎也在透过石缝口看外面,估计还加了手电筒,更强的灯光从里面透了出来。

  由于我就躲在侧边,他们虽看不见我,我却能很清晰的听到他们的动静。

  二人压着声音开始对话。

  A道:“没有。”

  B道:“这他妈的太难对付了。”

  A道:“全在附近猫着。”

  B道:“没用信号屏蔽器,但躲在这里面,也发不出信号。”

  张宁队伍里的人,之前晕过去那四个,我还没来得及弄清姓名,此时对话的A和B,便是之前中迷药的四人中的两个。他们看起来恢复的不错,至少比我和老洛恢复的好多了。

  我听着两人的对话,越听越是疑窦重重。

  什么信号屏蔽器?难道之前我的手机一直没信号,是因为他们身上带了屏蔽信号的东西?

  这事儿不对头。

  我心下一沉,继续听。

  A道:“留了那么多线索,以为会把那小子引到陷阱里,结果他不按常理出牌,跟我们耗上了。”

  B道:“不是跟我们耗上了,是跟老徐耗上了。”

  那小子是谁?老徐又是谁?

  A继续道:“咱们一出这个洞,就会被围攻。”

  B的声音中,透着重重担忧:“他太占优势了,他其实有很多办法,可以逼我们出去,比如……火?但他为什么不露面?为什么只是围困着我们?”

  A沉默片刻,声音有些嘶哑,带着些许恐惧:“我总觉得,他是想困死我们。”

  B道:“你是说,他想活活,让我们饿死在这里面。”

  A道:“是,他有太多方法可以对付我们,可偏偏,他露面,我们也不能出去。”

  B道:“得想个办法。”

  A没回话,二人结束了对话。

  我脑子里,此时反反复复回荡着二人的话,并且提取了关键词:那小子、围困、他们在里面不能出来,这附近,有人可以轻易的杀死他们,却又没动手。

  难道……又是驭兽师?驭兽师如果来复仇,针对的应该是凸眼等人,没必要围困张宁他们吧?

  这俩小子,嘴里透露出来的一些信息,看起来,是隐瞒了我许多东西啊。

  我决定先不露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