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二十二章 这是密室

  黑暗中,我将自己离开废弃厂房后的所作所为,所遇所见,迅速交待一番,以便老洛快速了解他自身所处的情况,不至于一觉醒来,不知身在何处。

  讲述过程中,我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,而是跟毛毛虫和猫一样,一会儿蠕动,一会儿打滚,用身体探查周围。

  老洛听见动静,问我在干什么,我道:“看看周围是不是还倒着其他人,马秦钏女士,调派了七个人手帮我。”我以为这七人,应该和我一样,被放倒了,八成也在周围。

  没想到,蠕动一圈下来,自个儿都挨到墙了,也没有在碰见老洛以外的人。

  我靠着墙坐着,道:“不过现在看来,这地儿只有咱们俩。”

  黑暗中,老洛没有回话,联想到他的身体状况,我担心他出事,询问了一番他的状况。

  他至少能开口说话了,不比昨儿个白天,嗓子都发不出声,不过,老洛状况虽然缓过来一些,也不宜太过用嗓,便只是大致说了一下分别后的状况。

  按照当时的情况,如果那个中年女人眼睛没有受伤,他们应该会一起来到这个地方。

  由于中年女人伤势太重,他们不得不兵分两路,姚域明开车带着中年女人就医,剩下的那个凸眼,则挟持着老洛,带着状况糟糕的团伙A进山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没料到的是驭兽师竟跟了上来。

  当然,驭兽师没有露面,但群鼠出洞的情形,不用他露面,老洛也知道驭兽师在附近。

  在此过程中,身体状况不佳的团伙A掉队了,当时是生死不明的,老洛并没有看见他被老鼠给咬死的情形。当时凸眼挟持着老洛,躲入了地下,团伙A则吸引了大部分老鼠的攻击,使得凸眼没受什么伤。

  那地下建筑,也就是我们之前发现过,并派人进去查过的密封环境。

  由于是密封环境,因此那些老鼠进不去,隔音效果也极佳,老洛和凸眼在里面,什么声音也听不见。

  当时里面的电路系统早已经关闭,黑漆漆的,也不能视物,老洛身体虚弱,又处于黑暗的环境中,因此在里面待了没多久,就昏睡过去。

  等他身体缓过一些,被凸眼弄醒,出了地下建筑时,发现外面的老鼠已经没踪影了,似乎是凸眼用了什么方法,让驭兽师知难而退了。

  当然,具体用的什么方法,老洛就不由得而知了,毕竟他和凸眼,不可能闲聊不是?

  再之后,他就被凸眼一路挟持到了山里,也就是我们目前所处的土屋。

  当时老洛虽然疲惫,但身体和精神却已经恢复了不少,当他开始有精神留意周围的动静时,凸眼却不知从哪儿弄了些装备在身上。

  要知道,带着老洛进山时,凸眼身上是没有食物和药品一类的东西的,但当凸眼出去一趟后,竟然弄了些巧克力、方便面一样的东西吃了起来。

  估计是怕给老洛饿死了,他当时也给老洛扔了块巧克力,外加半瓶矿泉水。

  老洛前脚吃完,后脚,凸眼就拿了个喷雾瓶,老洛没留神,一抬头被喷了一脸。

  那阵雾化的液体被他吸进去,便如同吸了一大团浓烟,没个十来秒的功夫,便头晕脑胀,紧接着就人事不知了。

  再次醒来,是被我踹醒的。

  我听完前因后果,分析道:“看样子,他们是早有准备,这地儿是他们的一个据点。之前我就想问了,他们不要你的命,却又非得逮住你……老洛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认识他们?还是说跟他们有仇?”

  黑暗中,老洛嘶哑的声音也带着疑惑:“我不认识他们。”

  “不认识?不认识他们为什么抓你?你长了一张适合被绑架的脸?”洛息渊前科累累,对于他说不认识这事儿,我有绝对的立场怀疑这小子又在糊弄人。

  洛息渊叹了口气:“比起跟我抬杠,我们该想想怎么出去。”

  我闻言,开始往老洛那边挪,边挪边道:“把我绳结咬开。”挪动洛息渊身边,黑暗中,他试着咬我手后面打了几次的绳结。

  绳结打的很紧,此时又只能用嘴,不仅是个力气活,还十分磨耐性。

  黑暗中,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感受到老洛一直在努力,但我双手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。

  “你口水流我手上了。”

  “闭嘴。”他道。

  沉默中,老洛继续努力,我估算着时间,大约又用了二十多分钟,我终于感觉到绳索松动,试着大力挣扎几下,绳索便松开了。

  我将这些东西解下,立刻去给老洛解绳子,这时他不说话了,我问他怎么样,他道:“咬肌抽筋了。”

  辛苦了兄弟,你是最棒的。

  他嘴估计已经‘废’了,接下来是能不说话就不跟我说话,待解了绳索,我问他:“有打火机吗?”

 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蹦:“无。”

  我道:“我身上带的东西,也都被搜走了,他大爷的,手机也跟我拿走了。”我摸到墙边窗户口往外张望,发现这个土墙房,其实不是我们最开始待的那一间,因为窗户口外面,对着十来米开外,是另一面土墙。

  之前那个房子,窗户口看出去就是树林。

  看样子,把我们放倒后,那人把我和老洛单独移动到了这里。

  这是为什么?

  这个房子,莫非有什么特殊含义?由于没有光,我也没法查探太多,便顺着摸到了大门处。

  门是锁着的,我下意识的去拔门栓,刚动作到一半,一股寒意猛地窜上脊背。

  门是从里面被栓上的。

  房子不是之前的那个。

  之前那房子,窗户口是坏的,可以直接爬出去。

  这房子窗户口也是坏的,但窗开的很小,人根本钻不出去。

  所以,这其实是个密室环境……绑我们的人,还在这里!

  这个念头刚冒出头,我身后的黑暗中,突然传来一声怪笑。

  那笑声该怎么形容呢,就像是有人的脖子,被割漏风似的,噗嗤作响,根本不像人发出的。

  我倒抽一口凉气,第一反应是循着印象,往旁边一挡,将老洛挡在了身后。

  我手里头没有武器,只能一手护着老洛在身后,一手半握拳挡在前身,神经紧绷,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,面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