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二十九章 尸体

  “可能是那个人留下的。”洛息渊回了一句,目光在两侧的石壁上巡视,神情严肃。他口中的那个人,指的,自然是在入口处刻下‘九’字的人。

  那人进入此处,大约和我们一样,为的是寻找出路,怎么进来后,反而血渐当场了?这么多血,想必人已经死了。

  想到此处,我立刻往前走,边走边道:“你跟在我后面,小心点,这地方有些诡异,如果那人死在这里,肯定会留下尸体,没准儿尸体就在附近。”探照灯的功率很大,射程极远,走了没几步开外,便瞅见光暗交界处的地上,赫然堆着一堆东西。

  是一堆衣物。

  我更加警惕起来,在前头领路,小心的靠上去。

  洛息渊试图走到前面去查看,我伸手拦了他一把:“躲我后面,我去看看。”

  他看了我一眼,推了下眼镜,道:“我躲后面?”

  我懒的解释,这兄弟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样,真有什么变故和危险,让他走前面,估摸着跟羊入虎口差不多。

  我自顾自上前,离的近了,终于看清那堆衣服的模样。

  是户外服,衣领口包裹着一个白色的东西,是一颗白森森的人头骨!若非我早有心理准备,乍一看,恐怕真得被吓死。

  很显然,这就是血迹的主人,死在这儿,尸身腐烂后,只剩下了被包裹的骨头和衣物。

  “好像是个外国人。”洛息渊突然在我身侧开口。

  我一愣,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  他指了指尸骨:“衣裤尺码较大,显示身材高大,而且你看,有毛发残留。”随着他一指,我果然在衣领口等位置,发现了一些残留的毛发,毛发呈现出一种自然的黄色。

  这兄弟,观察力居然这么敏锐。

  这一瞬间,我猛然想起了赵羡云接触的那个国外雇主。

  根据我听到的线索,赵羡云之所以会来这个地方,是因为那个国外雇主,给赵羡云提供过相关资料,对方很笃定要寻找的东西,就在生死湖下。

  如今,在生死湖旁边的山体裂缝中,居然又发现了外国人的尸骨……这两者之间,会不会有什么联系?为了弄明白怎么回事,我把探照灯递给洛息渊,整了整自己的手套,蹲下身开始翻看这具尸骨的衣物。

  洛息渊提着探照灯看了片刻,道:“你到是一点儿也不怕。”

  “尸骨?没什么好怕的,它还能跳起来咬我一口不成?不过恶心到是真的,这衣服的味儿……哎,你要不要蹲下来闻一闻?”我开玩笑的说着。

  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人骨,心里其实很虚,但这事儿总得有人来做。

  我不做,让姓洛的来,我总觉得有点儿压榨老实人。

  说话间,我从这外国人的身上翻出了一个皮夹子,皮夹子里面黑乎乎一片,有许多干涸的粘黏物,将里面原本有的东西,全部都粘住了,打开后只能看到一团黑漆漆的东西。

  一开始我没反应过来是什么,片刻后才意识到,这是尸体腐烂过程中,尸水、腐肉一类的东西沁入皮夹子,形成的凝结物。

  要不是我戴着手套,隔了一层,我真恨不得将这东西有多远甩多远。

  忍着恶心,我摸出匕首,将皮夹里面清理了一下,最后挑出了一张保存的还不错的卡。

  像是身份证一类的,不过上面已经严重脱色脱胶,只能看到一些残留的字母痕迹。

  我道:“还真是一个外国人,奇怪……外国人跑这荒山野岭里来干什么?”疑惑间,我下意识看了洛息渊一眼,却猛地发现这兄弟瞳孔紧缩,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严峻。他盯着尸骨的目光,非常诡异,像是透过这具尸体,看到了别的什么东西一样。

  联想到他敏锐的观察力,我不禁问道:“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  洛息渊道:“周围没有装备包。”

  我道;“对。”

  洛息渊又指了指尸骨:“骨头上有砍伤的痕迹。”

  我道:“是的,可能是户外斧一类的东西,痕迹很深,也很明显,他是被人杀死的。”这是我目前能做出的推测,至于这个外国人是何时被杀,当初在这里又发生过什么,一切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洛息渊神情依旧有些诡异,镜片下的一双眼,周围的肌肉几乎是紧绷的,我都能察觉出他不同寻常的警惕感。

  或许,让他如此作态的,并不是因为这个外国人被人为谋杀?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东西?就在我疑惑间,洛息渊道:“裤腿、双臂,这些地方的衣物,全部被翻到高处。”

  我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还不允许人挽裤腿、挽衣袖了不成?
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我问他。

  洛息渊动了动唇,似乎要回答我,但很快,他将话头给压了下去,绕过这具尸骨,超到了我前方,说道:“跟在我后面。”

  这丫抢我台词。

  神神秘秘,遮遮掩掩的,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?我转头再次看向那具尸骨的衣袖、裤腿,猛然间也觉得有些不对。

  这地方时宽时窄,人在其间行走,剐蹭的厉害,就算再热,也不该将衣物给挽这么高,那不是自讨苦吃吗?

  难道他的衣物,是在死后,被杀他的人给挽起来的?

  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?

  我没想明白,但洛息渊显然是想通了,我试图追问他,姓洛的却不回答,而是道:“只是一个猜测……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。”

  嘶,说话说一半,虽然在古玩一道上,眼力比我高许多,但也不能这么搞智商歧视吧?

  没走多久,他停下来,问我:“选一个。”只见前方又分出了两道裂缝,宽度差不多,但方向却是背道而驰,一左一右。

  这地方犹如迷宫,怎么选全看运气,于是我随口道:“走左不走右,左边吧。”说话间,我在左边的石壁上做下记号,也就在我专心刻记号的功夫,左边的黑暗中,突然吹过来一阵暗风。

  这风吹的我精神大振。

  有风就说明有出口!我粗糙的将记号划拉完毕,立刻招呼洛息渊加快脚步。

  这条裂缝越往前,暗风越明显,出口像是离我们很近了。

  急行了大约两百来米后,整个裂缝豁然开朗,一个硕大的空间展现在我们两人眼前。我一看前方的情形,顿时忍不住想骂人。

  只见我们前方的空间,光线所能照亮的范围内,是一片稀烂的泥坑,泥坑表面覆盖着一层浑浊的臭水,里面各种蚊蝇的幼虫蠕动着,伴随着阵阵恶臭,看的人头皮发麻。

  风是从臭水对面吹来的,看样子,我们得淌过这片臭水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