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二十七章 下山

  “东西不在你这儿?交出来。”

  有了手电筒的灯光,我可以完全看清这第二个人的模样。

  眼前这两个男人,都是和马家不对盘的,猎枪兄弟现在大势已去倒在地上,神情不甘,后来的这位,也是四十岁上下,打扮的精神得体,甚至颇为儒雅,感觉不该在这儿揍人,该在大学里教书。

  夜视镜……不知道他叫什么,姑且先这么称呼吧。

  开头那句话是夜视镜说的,他让猎枪交东西出来,我估计,应该是指那只斗彩杯。

  市值一两个亿的东西,足以让很多人胆壮心黑了。

  “不在我这儿。”猎枪谨慎的回道。他身上的脏外套有些乱,裤兜还翻了出来,应该是之前在里屋,已经被夜视镜搜过身了。

  夜视镜道:“这里只有你一个人。”他用的是肯定句。

  猎枪道:“其余人已经撤退了。”

  夜视镜于是指了指我:“你在此,守着这两个人是想干什么?”

  猎枪如实交待,显然是领教过夜视镜的厉害,并不敢耍什么滑头。这地方又没监控,深山密林里,被人宰了都没出伸冤去。

  猎枪自己也是替幕后主顾办事儿的,没有蠢到拿自己性命做赌注。

  夜视镜闻言,又道:“你的同伙呢?”

  猎枪说自己和凸眼等人,并非同一拨,他们虽然受雇于同一人,彼此之间却不认识,分工也不同。凸眼和他的同伙,昨天就撤退了,猎枪则留下来善后。

  夜视镜问他准备怎么善后,猎枪看了我一眼,回说:“引出他们的同伙,然后斩草除根。”

  我心里咯噔一下,此时不得不庆幸,要不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夜视镜,我和老洛的两条小命,估计难保。

  夜视镜闻言到是好奇起来,问他:“你就那么有信心,能抓到他们的同伙?”

  猎枪谨慎的回答:“他们的同伙,体能身手都一般,是个弱鸡子,但会操纵动物伤人。我睡在里屋,如果他出现,肯定会指示动物行凶,但我里屋的床边其实放了东西,散发型的驱除剂。人的鼻子不敏感,对人没什么用,但动物一闻就会被呛跑。”

  夜视镜回忆什么,恍然大悟:“就是你床边那罐子?”

  “是。”

  夜视镜道:“这么说,你是交代不出团伙的下落了,那么主顾是谁?你总得给我一个消息,否则我留着你这条命,没什么用。”

  猎枪道:“主顾是个女人,四十岁左右,我们在景德镇接活,她先付了订金,现金。她没有留下任何个人信息,只说一周后去当时的交易点,付剩下的钱,当然,是事成后。”

  一周后?我算了算时间,那就是四天后。

  夜视镜嘴里咂了一声:“看来,我得去会会那个女的。”说完看向猎枪:“你得配合我,跟我走吧。”

  猎枪道:“出来讨生活不容易,还请哥哥留我一条命,我一定配合。”他不知被夜视镜使了什么手段,整个人虽然不见痛苦之色,却如同瘫痪一般,无法动弹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他如同鱼肉,倒戈卖弱,很是麻利。

  夜视镜笑了笑,拍着猎枪的脸:“挺会说话,这么机灵,死了可惜,我会放你一条生路的。”

  我一听,不行,不能太被动,立刻跟着道:“也请哥哥救我们俩一命。”一边说,我一边打了个哆嗦,真的,我这一把年纪,还用叠声词儿叫一大兄弟,太考验心脏了。

  对面一直不动声色的洛息渊,闻言抬头,给我了我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。

  看什么看,这叫大丈夫能屈能伸。

  夜视镜似乎这才想起我俩,一拍脑门:“对,还有你们,你们可以走了,之前的话记得带到。”说话间,便从腰后摸出刀来,给我和老洛把绳索松了。

  我也不敢耽误,嘴里一边哥哥长哥哥短的感恩道谢,一边去桌边的装备包里,摸了把手电筒和甩棍防身,便带着老洛点头哈腰的告退。

  一路退到外面,我这腰才直了起来。

  老洛侧头看了看我,说:“士别三日,刮目相看。”

  我道:“过刚易折,君子要顺应时势。”

  我俩嘴里说着话,脚下却没有停,打着手电筒迅速往山下摸。毕竟听之前那两人的说法,这地儿没有其他人了,张宁等人或许已经被转移,具体生死,也不是我现在能管的。

  我和老洛,确切的说,是我扶着洛息渊在黑暗中走山路。

  这感觉别提多带劲儿了,黑灯瞎火,深山林密,风过石窍,怪声作鬼啸,十分考验人的胆量。好在我和老洛都属于一类人,不畏鬼神,深信一正压百邪,到也不觉得恐怖,换做迷信一些的人,恐怕得腿软心颤。

  在黑暗中行了两个多小时,我俩有些撑不住了,毕竟之前中过迷药,昏了一天一夜,那玩意儿还是很伤身的。之前吃下去的那包方便面,似乎也消化的一干二净,肚子里又咕噜咕噜叫了。

  正口干舌燥,饥饿难耐间,我手电筒一晃,发现不远处赫然有株野果子树,挂了满树红色果子,一簇一簇的。现在是秋季,正是成熟的季节,我仔细辨别了一下,发现是株‘火棘’,这东西别名很有意思,有叫‘救命粮’的,有叫‘救兵果’的,饥荒年代,用来充饥救命的。

  这东西来的太及时了,我看了看坐在树下唇干嘴裂,无精打采的老洛一眼,道:“小洛宝宝,你等着,哥哥给你采果子吃。”之前叫夜视镜哥哥长,哥哥短,极大刺伤了我的自尊,我得在老洛身上找回来。

  洛息渊不太配合,抬了抬眼皮,面无表情:“闭嘴。”

  我没理他,叼着手电筒爬上树去才火棘,挑果肉比较好的摘,一边摘一边想:自己真是劳碌命,前几天还在金陵考古院坐着,一天天的干活,学习,钻研资料,每周一学习党规党纪,休息时和院里的伙伴们打打乒乓球,下下棋,顺便喂一喂院里养的几只鸟。

  多么充实又悠闲的生活。

  结果没有那个舒坦命,出趟差,看个展,还被绑架了。

  “洛洛,哥哥给你摘最红、最漂亮的果果,你是不是应该……”说话间,我采了一大包,回头正准备下树,结果往洛息渊刚才坐的地方一看,顿时懵了:人呢?人怎么没了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