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二十一章 诱饵

  这一瞬间,我们三人便背靠背抵在了一处,手里的手电筒四下扫射,然而,苇草的高度加上夜色,让视野变得极其狭窄。

  最后老林迅速道:“这地方不安全,先撤。”

  那羊断了两条后腿,还没有失血而死,而是有机会爬上岸挣扎求生,足以说明一点,那就是它的两条后腿,是在瞬间被弄断的。

  断腿处是撕裂伤,不像是某种巨兽咬的,而像是被活活给撕扯下半块,其中透出来的力道,让人一看之下,便不寒而栗。

  也不知道‘追杀’山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,我可不想步这只羊的后尘,因此老林说完,我们三人便迅速往干地区域撤退。

  然而,也就在此时,便听又是一声哗啦的水响,一股巨大的腥臭气息,自苇草连接的湖面传来,伴随着这股腥臭传来的,还有一阵粗重的喘息声。

  苇草簌簌作响的抖动起来。

  水里有东西上来了!我们不能确定是什么,但光凭这股腥臭气,以及那沉重的喘息声,就知道对方肯定不可能是第二只山羊就对了。

  “跑!”老林大喝一声,一边跑,一边放出暗弩。

  他这是一支小弩,大小有限,容量也有限,每发射五次,就要填充一次箭弩。他的箭弩都是铁制的,可以回收利用,用一个小袋子装挎在腰间,按他刚才的说法,一共是二十支。

  之前杀羊发射了一波,这次老林射出了第二拨,然而似乎没有射准,我们一边跑,那箭浪般抖动的苇草,一路朝我们追赶着,与此同时,那腥臭味儿也也加浓厚,草丛间伴随着沉重的喘息声,还夹杂着一阵低沉的嘶吼声。

  那种声音,如同人的嗓子被烧坏了时发出的嘶吼声,我一边拔腿狂奔,一边在脑子里迅速将所知的物种过了一遍,也没想明白追我们的是什么。

  就在这时,老林的其中一下似乎射中了,便听那玩意儿的吼声有些变调,紧接着窜动的苇浪就开始后退,腥臭气也跟着迅速远去。

  片刻后,只听噗通一声,周围彻底陷入了安静。

  楚玉长长舒了口气,道:“那东西回水里去了,可以确定是个两栖类,怎么想,怎么像鳄鱼。这地方确实不可能有鳄鱼,但……会不会是外来入侵?”这年头,可是什么东西都敢有人养,也有人愿意吃。

  你好比说鳄鱼肉,市面上就有法律许可范围的人工养殖食用鳄,没准儿就是一直漏网之鱼呢?

  老林道:“如果水里有鳄鱼,那咱们接下来的打捞行动,可就不好展开了。”

  楚玉道:“先回去,问问老板的意思。”

  我们三人狼狈的回了营地,双脚、小腿上,全是烂泥,老林汇报了下情况,最后说道:“……如果按照原计划,今晚下水恐怕不安全,我看还是等明天一早,天亮了,再从长计议。”

  赵羡云却是眉头紧皱,也不知在琢磨些什么,摸出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,紧接着看向一直忙前忙后拍马屁的沈机,说道:“你下水去探一探。”

  沈机正忙着拍马屁,端着个搪瓷杯给赵羡云泡茶呢,闻言一脸震惊,就差没哭出来了,结结巴巴道:“老、老板,湖里可能有鳄鱼,我这要下去,岂不是得……”

  赵羡云抖了抖烟灰,冷冷的瞟着沈机:“你就在靠岸的水边待着,把那东西引出来,我们其余人,负责除掉它。否则有那东西在水里藏着,我们的行动没法展开。”

  沈机大着胆子,还想挣扎一下:“老板,那、那万一要是反应不过来,我岂不是……”

  赵羡云将手搭在沈机肩头,捏了捏:“事成之后,记你一个大功。”

  沈机依旧哭着脸,这再大的功,也没法让人去当鱼饵啊。

  眼见着沈机一副不配合的模样,赵羡云面上难得的和颜悦色,顿时一沉,阴郁的看着沈机:“你做也得做,不做也得做。做了,成与不成,都记你一功,不做……我赵羡云,不留无用的人。”说话间,他迅速抽出腰间的匕首,猛地往地上一插。

  沈机还以为赵羡云要削他脖子呢,吓的人一哆嗦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  知道事无转圜的余地,他苦着脸答应,并且一副落难兄弟的模样,看了我一眼,我心里也跟着一揪。

  这姓沈的虽然为虎作伥,但这些日子,对我也比较关照,如今看着他被迫当诱饵,我心里也不好受。

  确定好了让沈机当诱饵,赵羡云便示意我们围到一处,商量埋伏阵型和武器。

  我们这次的武器主要由刀和暗弩组成,谢天谢地渡云阁的人,还没丧心病狂到使用枪支的地步。否则我这又是造假、又是参与跨国倒卖、还非法持枪,那这辈子真是跳进黄河,也别想重新做人了。

  七个人,只有五支弩,并没有我和沈机的份,因为在这个队伍中,我两本就是不受信任的。

  沈机一直以来,给人的印象就很怂,这种表现,往往会给人一种不可靠,一出事就会跑路的可能性,因此沈机在这个队伍中,更像是一个来打杂的苦力。

  而我,是赵羡云想洗黑的对象,他还没有彻底洗黑我,自然就不能信任我,又怎么会给我配暗弩这种杀伤力强的武器呢。

  五支弩,分别在赵羡云、老虎、楚玉、老林,还有那个抽烟的青年手里,我听老林管那青年叫秦添,到目前为止,那人还没开口说过一句话,也不知是不是哑巴。

  我和沈机身上的武器,只有开山刀和户外短斧。

  我们一行七人,摸索着走到最近的湖岸边,动物怕火,为了不吓到水里的东西,我们只打了两盏手电筒,而且是光柱朝下。

  沈机咽了咽口水,手里握着开山刀,小心翼翼顺着湖边往水中走,一直走到水齐腰的位置,赵羡云估摸着差不多了,让他就搁那儿站着。

  除我拿着手电筒打光外,其余人则呈现出半包围的事态,隐匿在黑暗的苇草中。

  只要水里那东西被沈机吸引出来,就会遭到五支暗弩的齐齐射杀。

  我觉得,这姓沈的,与其担心,会不会被水中不知名的动物给咬死,倒不如担心这五人射出暗弩的准头,别最后没被水里的东西咬死,到被岸上的人给射成马蜂窝了。

  夜风拂动,藏身的几人相当专业,在苇草中一动不动,让人几乎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,似乎这片黑暗的水域边,只有我和那个站在水里的小子。

  沈机太过于紧张,整个人肌肉紧绷,在水里如同木头桩子一样。

  我手里的灯光,就照在水岸相接处,一边盯着水面,一边竖着耳朵听周围的动静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水面一片平静,我看了看腕上的手表,发现已经过去快四十分钟了。

  虽然是夏季,但湖水还是很凉,沈机长时间泡在湖水里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  伴随着他的喷嚏,苇草丛传来啪的一声响,紧接着是楚玉压低的声音:“该死的蚊子……老板,没动静,还要不要等?我看沈小子快不行了。”

  赵羡云那边过了几息的功夫,声音才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上岸吧,明天再说。”说话间,隐藏在苇草中的人,纷纷露出了身形,只见离我不远的楚玉,漂亮的脸上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,正不停的挠。

  “上来,你还杵在水里干什么?”赵羡云发现沈机还在湖里傻愣愣的不动,有些没好气的喊了一句,引诱任务失败,赵羡云心情分外不爽。

  然而,一向以拍马屁为己任,总是迅速响应领导号召的沈机,却依旧在湖中一动不动,不仅如此,连话都没有回,只保持着原本的姿势,直挺挺的站着。

  气氛瞬间沉默下来,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。

  我们这支队伍,是个格外、阴沉和防备的队伍,老板不开口,基本都不会有人说话。

  唯一的例外就是沈机。

  即便是在再阴郁的氛围中,他都坚持发挥自己溜须拍马、逢人赔笑的作风,时不时的嘘寒问暖,主动表现,一副争取加薪的模样。

  这样一个人,突然违背老板的意愿,就十分古怪了。

  我不由得试探着喊了一句:“沈机?你怎么了?”

  他不回话。

  我心下一沉。

  而这时,赵羡云眯了眯眼,给老林使了个眼色,示意老林下水查探。

  然而,不等老林反应,那个叫秦添的抽烟青年,就突然抬起了头,面无表情的提着暗弩,开始一步步朝水中走去。

  此时没了顾忌,我们便打开了所有的手电筒,几束灯光聚集在近处的湖面,将湖水照的一片通透。也就是这一瞬间,我看见在沈机身下的水里,不知何时,竟然盘亘了一团漆黑的事物。

  像是一团毛发,飘飘荡荡的,几乎裹满了沈机水下的躯体。

  秦添也看见了,他前进的脚步为之一顿,紧接着回头,突然看向我,并且对我招了招手。

  一开始我没反应过来,还以为他让我也下去,直到他指了指我腰间,我才意识到,他是让我把腰间挂着的户外短斧给他。

  是了……那一团毛发一样的东西,用暗弩可能用处不大。

  等等!我猛然反应过来:正常人看见这么古怪的东西,应该立刻后退吧?这个烟鬼,居然只是一顿,就转头找我要斧头,一副要正面杠的模样。

  该说这兄弟胆大,还是说他少根筋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