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章 争执

  我仔仔细细找了落款,但这窑厂领导很谨慎,只写了这么一段交待文字,并没有留下落款一类的,估计是担心东西落在其他人手里,将他给牵连出来。

  弄明白缘由,我放下心来。

  这一晚上,可真够让人提心吊胆的。

  李尧松了口气,也一屁股坐地上,说道:“给你出活儿那人,难道没有提醒过你这事儿?”

  我道:“没有,如果有,他应该会告诉我,八成,他自己也还不知道这事儿。”

  李尧摸着下巴琢磨:“那说明,这东西,到你雇主手里的时间不长。”

  我道:“不一定。”

  之前在城里待着,房间密闭,屋内很少有自然风进来,大部分时候,我也将这金丝铁线放在木匣子里锁闭着。

  若非这次将它带入山里,山中没有空调,需要开窗通风,估计这端瓶的古怪之处,我也无从得知。

  李尧闻言又道:“哎,那些蜈蚣,会不会也跟这瓶子有关?”

  我吃不准,道:“这很难说,听闻苗族的操虫术,就能以特定的音频,与昆虫做沟通,达到控制毒虫的目地。这端瓶靠的是‘地籁自然’之音,怎么能做到吸引昆虫?世间没有这么巧合的事。”

  李尧道:“那么……吸引蜈蚣的,可能另有他物?”他一脸怀疑的看着我,显然,有了端瓶这事儿后,他将一切古怪都联想到我头上了。

  片刻后,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立刻从我包里翻出那块泥料,道:“这泥料没烧出来前,啥事儿都没有,烧出来后,蜈蚣就来了。不是端瓶的缘故,会不会是它?这泥料的配方比例是什么?”

  他这么一问,我心里头不由得咯噔一下,这泥料里,我确实还加了些其他东西。

  我家有一本祖传下来的古书,名为《开物集录》,是一本手写的线装稿,按照爷爷的说法,是打太爷爷的师父那一脉传下来的。

  这本《开物集录》分为上中下三个部分,上部记载的是手艺活儿,相当于一本锔匠的教科书;中部记载的是我太爷爷这一脉,发生过的重大事件;下部记载的则是一些秘法。

  这相当于手艺人的压箱底宝贝,爷爷传给我时,千叮咛万嘱咐,其间辛秘,不可示人,只能传给子女或者亲传弟子。

  现在这行当,我自己都快饿死了,谁愿意来当我弟子啊?至于子女,先别说我还没对象,即便真有对象,生了儿女,那也得让儿女自由发展,做他们自己想做的事儿,哪能逼着他们跟我学手艺啊。

  因此,这本《开物集录》,虽然已经被我自己给翻的滚瓜烂熟了,但我却没有将它再往下传的打算,而是当了压箱底的东西。

  这书的上部分保存完好,中部和下部分,估摸着是太爷爷那一辈没保存好,看起来像是被蛇虫鼠蚁给啃了,因此内容不全。

  在下部中,记载过一个‘膨胀法’,可以增加泥料的密度。

  我前几天试验泥料,没能成功,便用膨胀法,往里面多加了两样东西,一样是硼砂、一样是葛根灰。

  但这个膨胀法的配方并不全,所以我只取了里面的两种料。

  莫非是因为我瞎琢磨,导致配方出了问题,引来了这些蜈蚣?

  想到此处,我立刻将泥料放在鼻下嗅闻。

  李尧问我闻什么,我道:“昆虫中,通过信息素和声音交换信息的手段最为常见,如果不是因为端瓶,那么原因可能在气味儿上。”

  李尧于是跟着凑过来闻,闻了半晌,也没闻出什么不对劲,便道:“没觉得有问题啊,到是你……你身上好像有股奇怪的味道。”

  奇怪的味道?我一惊,猛地想起了前不久遇见的那个姓洛的,他当时也说过类似的话,但我没当回事儿,现如今想来,莫非……

  我自己再抬手闻了一下,然而,或许是自己的嗅觉已经习惯了自身的气味儿,我闻了半天也没闻出什么不对劲来,便让李尧描述。

  李尧道:“有点像……某种药物的气息,就像……”他话说到一半,耳朵突然动了一下,整个人坐直了身体,警惕的看向黑暗处,压低声音道: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……有东西过来了!”

  我立刻将心神从泥料和气味上收了回来,侧耳倾听,只觉得不远处,隐隐约约传来一种沙沙沙的摩擦声,像是有什么蛇一类的爬行动物在往这边爬一样。

  我心下一惊,立刻从篝火中抄起一支火把,一手拿火把,一手打着手电筒,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,并嘱咐李尧:“你待着别动,我去看看。”

  李尧和他妈一直在帮我,我可不能让他出什么事,否则太对不住他们母子二人了。

 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摸过去,不过走到十来米开外的地方,便见光暗交界的地面,正有一片细细密密的东西爬过来。

  定睛一看,我整个人就觉得头大无比:赫然是一群红头蜈蚣!

  它们从工棚追到这儿来了?我和李尧身上,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们?

  端瓶?泥料?还是我自身那股气味儿?如果是我自身的气味儿,我以前怎么没遇到过这种情况?

  我将手电筒往周围打去,发现不止是正前方,其余的方向,同样有密密麻麻的蜈蚣围过来。一时间我也顾不得多想,连忙往回跑,道:“快、下水,那些东西过来了!蜈蚣,还是之前那些蜈蚣!”

  爬虫的速度极快,我和李尧惊惧之下,慌忙背起包,也顾不得将端瓶收入包里,只单手抱在腰侧,便淌水进入了泉沟中。

  这泉沟的水不深,最深的地方,也只到人的大腿处,几乎我俩前脚下水,后脚蜈蚣就逼近我们之前生火的地方。

  到了地儿,这些东西也不停留,一路爬到水边,却并不敢下水。

  就着篝火和手电筒的光,只见光照范围内,几乎都被它们占领了,耳里全是爬虫发出的摩擦声。

  李尧转身往泉沟后面看,嘴里顿时骂了句脏话:“靠,后面也有。”

  我顺着一看,也觉得心惊:原本想淌水到对面,避过这些蜈蚣,却没想到,泉沟对面,同样也有蜈蚣出现。

  我一咬牙,问道:“这泉沟下游是个什么情况?”

  李尧道:“是个悬崖,形成了一个小瀑布,淌水往下的话,假如它们穷追不舍,咱们就被困住了。”

  我二话不说,道:“那就往上游走!”

  “成!”当下,我两便趟水而上,而那些蜈蚣,就像被我们吸引似的,也跟在两岸往上游爬。

  我一边走,一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:不行,必须要找出蜈蚣紧追不舍的原因,否则这么耗下去,这地方又没有其他人,我俩岂不得被困死?

  由于找不出具体原因,我只能试探着,先将那块泥料往岸上扔。

  蜈蚣无动于衷,不理会泥料,依旧跟着我们。

  李尧见此,道:“要不……你把那端瓶扔出去看看?”

  我一噎,道:“别闹,这玩意儿,人家光是工钱就给了我不少,这要是摔坏了,我怎么赔得起?”

  李尧道:“你可不能掉钱眼里,光想着钱,不想着命,我可不想陪你死。”

  我看了他一眼,无奈,便道:“再坚持坚持,看看情况,实在不行,我再扔。”

  李尧勉强同意,黑着脸跟着我往上游淌水。

  地势凹凸不平,泉沟里时深时浅,浅处刚到小腿,深处能到胸口的位置,一番折腾下来,我俩浑身都湿了。

  夜风往身上一吹,冷的人直打哆嗦。

  越往上,路越艰难,我问李尧这泉沟的尽头在哪儿,李尧道:“不知道,没找过,你说这些蜈蚣长这么小,怎么体力这么好,都两个多小时了,还跟着我们!”

  我见李尧冻的嘴唇发青,也有些不忍了,刚琢磨着,干脆将端瓶连带着木匣子扔出去试试,便见上游尽头处,出现了两块巨石。

  这两块巨石,镶嵌在山体中,巨石中间,有个三角形的洞口,泉沟的水,正是从这洞口中流淌出来的。

  此刻,手电筒能照到的地面,几乎都被蜈蚣爬满了,手电光打进洞口中,没能探到底,这出水的洞口,看起来挺深的。

  我心下一动,冒出个主意:“不如进里面看看,没准儿会有其他出口。”

  李尧一噎,怒了:“你没发现吗?你看那些蜈蚣。”他示意我看,道:“前面两块石头,它们完全可以爬在洞口堵我们,但是它们去了吗?没去!”

  他这么一提醒,我发现还真是如此。

  李尧在山里钻的多,有经验,于是说道:“这说明,里面肯定有它们的天敌,最常见的就是蛇,我给你打包票,这里面十有八九,有蛇窝,进去不是找死吗?”

  说话间,他打了个哆嗦,彻底和我翻脸了,伸手来抢我的背包:“你把那玩意儿给我扔出去!小爷不想冻死在这水里!”

  我心下叫苦不迭:这可是修补费就二十多万的东西,要是砸了,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啊!

  私心之下,我根本不想扔,便在水中和李尧争夺起来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