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章 虫蛹

  且不说那群甲壳虫,吃饭不成反被吃的惨状,我背着莫掌柜拐入左侧的通道后,发现这里同样是个耳室,空间约摸十平方米左右,四周密密麻麻,悬挂着蚕蛹似的物体,密集恐惧症患者,看一眼就直掉鸡皮疙瘩那种。

  奇怪的是,那大群蝎子,没有跟着拐进来,这个耳室里的东西,似乎能克制它们,因此它们只是在外面,对那些甲壳虫展开碾压式的攻击。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我站在耳室间,由于周围全是肥硕的虫蛹,众人也不敢有其他动作,一个个只笔直的站着,尽量不触碰到周围‘沉睡’的生命体。

  二号气喘吁吁道:“这下面出了问题,和我们拿到手的资料不一样,有人改动过……是、是那个黑苗。”

  我一愣,首先想到的,却并非我们几人的生死,而是洛息渊说过的自循环系统。此刻看来,这个系统已经开始崩溃,若是如此,这里岂非很快就要出现,群虫出巢的场景?

  二号旁边,一个和他打扮一模一样,留着半长头发的年轻男人,应该就是他们说的阿茶。只见阿茶站在入口处,手电筒朝外,一边观察外面的战况,一边道:“这些蝎子要完了。”只见那些红色的虫子已经上前,而那些甲壳虫也所剩无几。

  比起甲壳虫,红色虫子显然对大块头的蝎子更感兴趣,潮水般朝它们裹了上去。

  洞穴里,只听得见蝎子发出的关鞘活动声,咔嚓咔嚓一阵响。它们块头虽大,却不敌那些红色小虫子,无孔不入的,须臾,便能瞧见一堆空了的蝎子壳。

  群蝎不敌,开始后退,而我们所躲藏的这处耳室,则被外围的红色虫子给围了起来。

  此时洞里一共五个人。

  我、二号、阿茶、驭兽师、还有我背上的莫掌柜。

  驭兽师从头到尾没说过话,身上挺狼狈,全是些黏糊糊不知名的东西。也真难为他了,这种时候,还是一脸呆样,后知后觉般,盯着包围起来的虫子,嘴里慢慢的嘀咕了一句:“像鱼子酱。”

  哥们儿,别说了,说的我都饿了。

  我问:“不是还有个外国人吗?”

  二号道:“死了,这下面的自循环系统出了毛病,蛊虫乱了,我们几个,差点儿都交待在后头。”

  我道:“咱们下来的时候都还好好的,怎么早不变化,晚不变化,偏偏这时候起了变化?你刚才说黑苗是……?”

  阿茶看了我一眼,说:“没死,那个黑苗还活着。”他示意了一下驭兽师:“他们交过手。”

  不可能!

  我道:“我亲手验过尸,心脏脉搏都没有,尸体都僵了。”

  阿茶道:“你不知道,黑苗中有种尸蛊,可以让人假死吗?”

  假死?我一惊,回忆起当时的状况。那时候,黑苗插翅难逃,若是一直挣扎反抗,只怕会被白虎等人连削带捅。若真有尸蛊这种可以让人假死的蛊,到不失为一条求生之计。

  毕竟不是专门杀人越货的,没谁喜欢弄一身血,人掐死了,没气儿了,也不至于去补上几刀。

  “这么说,那黑苗目前也在这下面……他破坏这个自循环系统,是想做什么?”

  二号苦笑:“不知道,语言不通。不过,看他的模样,是要把我们所有人都弄死。”

  我道:“他在哪儿?”

  二号摇头说:“不知道。那黑苗就是个疯子……逃跑过程中,我们失散了。这地方不能久留了,必须得立刻汇合,关键是……”他拿出腰间的小盒子,上面是黑屏,他道:“有干扰,讯号发不出去,没法通知先生往外撤。”

  我看向耳室外聚集的‘鱼耔酱’,发现它们团成一圈,竟然开始试探着往耳室里进。

  阿茶见此,从腰间拔出刀,小心翼翼从墙上挑了一个黑乎乎的‘虫蛹’出来,直接将虫蛹劈开,朝‘鱼耔酱’丢过去。

  它们不敢进入耳室,显然是畏惧虫蛹的气息,阿茶将虫蛹扔过去后,落下的地方,顿时散出一个圆圈。

  二号惊道:“阿茶,你这是做什么,万一惊动它们怎么办?这循环系统,相生相克,你这么干,可能会引来更可怕的东西。”有怕虫蛹气息的,自然就有喜欢虫蛹气息的。阿茶将虫蛹劈开,刻意释放这种气息,固然能惊退这些鱼耔酱,但会不会引来更可怕的东西,就未可知了。

  阿茶不为所动,平静道:“总不能坐以待毙,先突围。”

  二号似乎拿他挺没辙,神情无奈,只能道:“干吧!”紧接着,便拔出刀,示意我们取蛹。

  我们其余人,也跟着开始用刀取蛹,弄一些放在腰包里,手上再捏几个,接着便丢炸弹似的,一边将虫蛹割开往前方或周围扔,一边以此开路,驱散周围的蛊虫。

  仅仅在耳室躲避的这短暂时间里,外头已经情形大变。

  之前有自循环系统在,蛊虫的活动都有规律,因此行走其间,反到看不见什么虫子。但现在,整个系统开始逐渐崩溃后,那些原本栖息在耳室、石缝、地缝里的蛊虫,就从各种匪夷所思的区域钻了出来。

  灯光一打,各式各样的蛊虫互相攻击、吞噬,若非手里这虫蛹挺牛的,我们几乎没有落脚之地。

  “这虫蛹,好像是站在食物链顶端,周围这些都怕它。”我感慨了一句。

  虽然周围各种稀奇古怪的蛊虫,层出不穷,但只要扔个蛹过去,就跟炸弹一样,立马能惊退一圈,给我们让出道儿来。

  谁知,我这声感慨刚落地,二号便沉声道:“不怕它的家伙来了。”

  只见他目光死死盯着前方,灯光尽头处,前方混乱的蛊虫依旧爬满各处,不见有什么异常,但莫名的,一股阵古怪的气味儿,让人感到心底发怵。

  这里蛊虫太多,整个空间,几乎已经被腥味儿所覆盖,人的鼻子都快失灵了。

  然而,此时,一种类似于辛辣的刺鼻气息,夹杂在腥臭中,竟然格外明显。

  阿茶神情一变,接着二号的话,道:“是之前那个东西,它们来了!不,它们应该被我们甩在后面了才对……”

  兄弟,你怕是忘了,这地方是个圈儿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