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四章 恩怨

  我这会儿左手被纱布,捆成一大白球,跟戴了个拳击手套似的,见洛息渊说完话,一手揪住了老头的领口,将人往血池边上拽,我大惊,忙阻止道:“老洛,别冲动,不要杀人。”我试图上去拦一把,被二号给截住了。

  “我说卫兄弟,你就别添乱了,到是胳膊肘往哪边儿拐?”二号用手肘勒住我的脖子,将我往后带。

  什么叫胳膊肘往外拐,我这是在阻止他踏上歧途!

  洛息渊没往这边看,他拽着老头到了血池边上,老头毫无意义的挣扎,被他一只手就压下去了。他压低声音,一边动作,一边似乎跟那老头说着什么,便见那老头神情跟着扭曲起来。

  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?杀人?若他真要杀人,似乎又不需要费这么大功夫。

  疑惑间,他从腰间拔出了匕首,我根本来不及阻止,就见洛息渊手里的匕首,朝着老头腰腹处而去。

  惊骇间,我以为老头就要被这么捅死了,谁知手起刀落后我才发现,洛息渊并没有刺对方的肚腹。

  事实上,他那一刀是从老头手臂上划过的。

  一瞬间,血往外冒,洛息渊拽着老头流血的手,便开始往血池中按去。

  他到底要干什么?

  Lavinia似乎也没料到洛息渊会是这番举动,原本还挣扎着要和老头同生共死,这会儿也被眼前的情况给惊住了,愣愣的看着这一幕。

  老头激烈的反抗着,想将手收回来,洛息渊毫不费力的按着他,面无表情:“我满足你的心愿,你怎么不高兴?”

  老头气喘吁吁,挣扎不过,便转换策略:“你放了我,我可以赔偿!我们可以合作,我可以让你们洛家更进一步……你不能这么做,你现在把它引出来,不行、不行!”

  把它引出来?难道是指长生蛊?

  老洛缓缓道:“我原本,没有打算将它引出来,甚至将那位无名尊者的尸身,给隔离了。可惜,你要怪,就怪那个黑苗,他破坏了这个自循环系统,那么,我之前做的一切,已经没有意义了。既然如此,我顺势而为,也没什么不对。”

  之前老洛和我,爬过血池,将那无名尊者的尸身给隔离起来,为的就是在长生蛊成熟后,让它一直留在这里,不至于让这个自循环系统崩溃。

  如今那黑苗突然加入,打乱了一切计划,确实让老洛之前的筹谋都泡汤了。如此一来,长生蛊的去向,就不再有任何意义。

  不过,他现在把长生蛊引出来做什么?那玩意儿不是还没成熟吗?这个念头刚冒出来,就见平静的血池中,突然生出一道竖状形波纹,朝着老头所在的位置而去,像是血池下,有什么东西,在快速靠近一样。

  那道波纹在血池下,飞速接近了老头被按照血池中的手,只一瞬间,老头便仿佛受到什么刺激,剧烈的挣扎起来。

  然而,他毕竟已经衰朽,那点挣扎被洛息渊压制的死死的,而他瘦的只剩下一层皮的手臂下,肉眼可见的突起了一块。

  那处凸起,大小约摸有三四厘米,流动般的,顺着老头干瘦的皮层往上游走。

  上方被衣袖遮挡着,我就看不见状况了,但此时,洛息渊放开了制住老头的手,后退了几步,静静看着眼前的情形。

  老头……不,老比安尼此时虽然已经被放开,整个人却已经失控,浑身汗如雨下,在地上滚动挣扎着。

  他张着嘴,似乎在嚎叫,然而嘴里却并没有发出呼喊声,反到是喉咙里,发出一种咯咯咯的声音,像是卡着什么东西。

  “老洛,究竟怎么回事……刚才那血池里的,是什么东西?”

  洛息渊打了个手势,示意众人准备撤退,紧接着,一边收拾地上的装备,一边道:“血池里的还能是什么东西,自然是长生蛊了。没有成熟的长生蛊,受到新鲜血液的刺激,会提前苏醒。只不过,性质会改变。”

  看着老比安尼在地上无声挣扎,青筋暴跳的场景,我问道:“他不会死吧?”

  洛息渊道:“应该不会。”

  我有些怒意:“什么叫应该?”

  老比安尼要是死了,他岂非就背上人命了。

  洛息渊盯着老比安尼的动静,眼神却有些飘,似乎在透过老比安尼,想着其它什么东西。

  他一边‘走神’,一边道:“当年,他骗走了‘闻香通冥壶’,那东西,对我奶奶来说,十分重要,也因为如此,她悔恨难当,思虑成疾,郁郁而终。”

  我道:“闻香通冥壶,为什么会在你奶奶的手里?”

  洛息渊飘忽的目光逐渐回拢,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,看了我一眼,指了指血池对面的中央地带,也就是放置无名尊者的位置,道:“我奶奶,是无名尊者那一脉的后人。”

  我目瞪口呆,后、后人?

  老洛笑了笑:“所以,这个无名尊者,算是我的先人。按照祖训,我们应该守护他,迎接他的回归……呵呵,世移时变,我这位祖宗,恐怕做梦都想不到,三百年后的世界,和他生活的年代,有天翻地覆的差异。”

  这话到是没错,封建社会存在了几千年,而近代,人类的文化、思想、科技,都迈入了新的领域。

  倘若现在还是封建社会,洛息渊作为无名尊者的后人,或许真的会传承祖训,但如今……守着这种祖训,岂非可笑?

  不等我开口,老洛就道:“我没把这位祖宗,交给考古院解剖,已经算对得起他了。”

  嗯,是,你祖宗会保佑你的……

  “所以,你做这一切,是为了夺回家族的东西,为你奶奶的死报仇?”

  老洛微微点头,看着老比安尼,冷笑:“他很怕死,一直藏着躲着,不肯露面。也算他厉害,我想尽办法,怎么也逮不着他,所以,只能引蛇出洞,在这个地方,把他引出来。”

  我听完,觉得不对劲儿。

  如果只是想找老比安尼报仇,那么在Lavinia传完假讯号后,洛息渊等人,完全可以安全的撤离此地。

  在外面伏击赶来老比安尼,也可以达到复仇的目地。

  他为何要冒险,多此一举,非得让二号等人,将老比安尼带到这个血池蛊室里来?

  莫非,当着祖宗的面儿报仇,更有快感?

  嘶……老洛可不是这样的人。

  这么一想,我便直接问了出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