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八章 跟踪

径自回到酒店,刚好黎明,天蒙蒙亮,我在楼下吃了份早餐,想着警局那边收拾冯光头一伙人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人抓住了,后面不是我该管的,还是补补觉,准备回程了。

谁知,我才睡了三小时,就被何玲珑一通电话给打醒了,这姐姐,人在山里挖土,却是心系天下,我人在哪儿,都逃不开她的指示。

平日里我俩不闲聊,她打电话,唯有工作。

虽说我爱岗敬业,但也不能让我一直加班吧?

迷迷糊糊,我接了电话:“喂,姐,我还活着。”

电话那头,何玲珑诧异:“声音怎么有气无力的?”

“我昨晚通宵,这才刚睡三小时呢。”

何玲珑应了一声,说:“哦,现在是八点……四十五,你起来洗漱一下,准备好出门吧。我奖励你一份驴肉火烧,作为工作补贴。”

我从床上坐起来,搓着头发醒神,一根毛从空中飘落,我一边听着何玲珑的声音,一边感叹时光流逝,不仅老洛开始脱毛,我也步入秃头少年的行列了。

考古院的工作时间是955制,我硬生生干成了996制,头都秃了。

“昨晚,金陵和西安考古院联动,警局那边连夜审讯,出事了。”她语气沉重,我却心平气和,估计是习惯好事多磨,都产生抗体了,于是我问道:“是出什么意外了?”

何玲珑诧异:“你怎么这么平静?”

我道:“可能是因为这两年,我成长了吧,有话直说吧,又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出力的?加班费怎么算?”

何玲珑道:“小卫,你的觉悟开始降低了,你以前工作热情饱满,从来不提加班费的事。”

我道:“当年我太天真,如今我已经是个……网上怎么说我们来着?对,秃头中年男人,我就是个油腻的中年男子,别给我戴高帽了。”

何玲珑只得表示,会给我算加班费和奖金,并且调休,没休的假事后都会补上。争取到合法权益后,她跟我讲起了警局那边的事。

事情有些憋屈,徐老四交待了自己的罪行,不仅交待自己的罪行,还把警方能查到的罪,都揽自己身上了。至于冯光头纠结的那几个喽啰手下,小毛病一堆,大毛病却逮不到,查下去,也最多关个一年两年就能出来。

我们真正要对付的冯光头,一时间居然没法下手,等过了规定的配合调查时间,就只能放人,而警局里,已经有三名冯光头的律师在等着了。

我道:“所以说,这次行动,相当于让姓冯的跑了。”

何玲珑语气无奈,道:“现在,警方正在调查徐老四的社会关系,希望能找出线索,弄明白,这徐老四为什么要给姓冯的担罪责……目前他们手里只有冯光头,也就是冯显的基本关系资料。如今他被关押,没有机会对外做部署,你得趁着这个时间差,将他隐藏的东西给揪出来。”

我算了下时间,道:“也就是说,我还有19个小时。”

她道:“对,要在19小时之内,否则他一出去扫尾,我们后续就更难了。”

我心中颇有些不满,按理说,这次一下子就逮了七个,怎么着也能牵出后面许多交易网,怎么会弄到现在,一点有用的消息都问不出来?

我将这念头一嘀咕,何玲珑叹气:“怎么,你还怀疑警察不成?这和办事能力没有关系,而是人本来就抓错了,我们想揪出以冯显为首的倒卖链,但这次抓的七个人里,只有徐老四是做倒卖的,其余人一查,全是小毛贼。”

我说怎么可能是小毛贼,何玲珑说他们的私人财产加起来,连十万块都不到,能问出来的黑账,都是些什么偷电瓶车的勾当,你要说倒卖文物,也有,不是真文物,就是卖些假货,骗骗游客。

问他们认不认识徐老四,那是真不认识,问为什么和冯显在一起,那就更扯了,说是吃烧烤认识的,冯显觉得他们实在,想雇佣他们当保镖。

这简直是在侮辱人的智商,但偏偏,这些人的社会关系里,还真没有跟冯显打过交道,真的是第一次见面。

我觉得特别憋屈,道:“那还有徐老四呢?他身上可揣着赃物,那三孔布币不就是?”

何玲珑无奈,说:“假的,高仿,西安那边的同志早早就等警察局,配合行动了。”

“那鸽子街呢?”舞女卧狸的老匠人,这次有徐老四指征,总跑不了吧?

何玲珑道:“去了,也是刚传来的消息,什么也没发现。没有监控,账面上没有金钱交易,没有可疑的社会关系人,这么一查,就是个普通老工匠。”

我躺回床上,望着天花板:“这么说,白折腾了。”

何玲珑道:“那不至于,还是有好消息的。你的钻戒和你朋友的表,找着了,那铁匠还没来得及出货,嘴上死不承认,但你那钻戒是藏着落款的,当场指出,他歇菜了。”

我来了精神:“那我得去警察局一趟,把东西取了。”

何玲珑让我别耽搁,立刻去警局,里头不仅有我和老洛被打劫的东西,还有接下来行动所需要的资料。

带着口罩和鸭舌帽,秘密拿回东西和证件的时候,是一个半小时后的事。

老洛把我给拉黑了,所以我只能给他打电话,收获接通挂断三次,在第四次后,手机里传来他若无其事的平静声音:“喂,什么事。”

“哥我错了。”

“呵。”

“咱们被打劫的东西,警方给我们弄回来了。”

老洛正常了一些,问道:“怎么,是因为你的事办成了?”

我道:“只成了一小半,还有一大半没成。”如果逮住徐老四也算的话。

“什么叫一半?”他问。

我道:“暂时不能说。”

“呵。”

我道:“别阴阳怪气的行吗?”

老洛道:“让我猜一猜,你说的不能说,是指昨晚鬼市发生的事情,对吗?”

“…………”我一懵,下意识的抬头四顾,几乎怀疑这小子是不是跟踪过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