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八章 故技重施

情况紧急,话不多说,老洛故意落后,秦添则故意冲到前方,往前方的耳室狂奔。

药墨一出,周围原本避火的蛊虫,几乎疯狂了,全都朝着老洛和秦添而去。

两人向不同方向引蛊,因此仅几个呼吸间,我们中间这一块就被清理了出来。

与此同时,手里的‘燃油’火把,也陆续熄灭。

手电光代替了火把,众人丝毫不敢耽误,一路狂奔。由于我在后面的位置,只能回头看见老洛的动向,前方的秦添是个什么动静,我就看不见了。

一边跑一边回头,只见洛息渊已经落后了极大一截,由于这地儿是弧形,因此很快,他便消失在了我的视角处,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蛊虫,全都往后方涌去。

而前头,同样也看不见秦添的影子。他似乎是进入某个耳室了,总之,我们剩余的人一路往前跑时,周围就只剩下些稀稀疏疏的蛊虫。

这些蛊虫,应该是之前蛊虫混战时,余下的老弱病残,动作不利索,因而还留在原地,对我们造不成什么威胁。

狂奔之下,速度提升了很多,几分钟的功夫,我们便感觉到了入口。

之所以说是感觉,是因为前方有明显的气流感对冲过来。

二号迅速下达命令,示意众人别光顾着跑,那黑苗应该就在附近,让我们立刻搜索附近的耳室。

我们都将己身包裹的很严实,这地儿零零星星的蛊虫没什么威胁性,搜查耳室不在话下。这种关头,众人为了活命,也相当团结,立刻就散开,纷纷拔出武器,找杀父仇人似的,迅速往周围的耳室里钻。

我也顺势进入了离的最近的一处耳室,然而才刚进去,便听耳室外面响起了一阵‘轻佻’的响声。

“谁他妈的这时候吹口哨!”海子扯着嗓子骂了句。

确实,是口哨声,不是信号哨发出的声音,这二者的音色和气息,是有明显区别的。之所以说那声音轻佻,是因为口哨的节奏,就跟小流氓调戏路边姑娘似的调子,忽高忽低,还带着滑音。

在这地方……吹这种口哨,调戏谁呢?队伍里可就三姐一个女人,而且……她那至少一百五十斤的体型也太……嘶,打住打住,卫无馋,你不能以貌取人,不该嘲笑别人的身形,这种思维是不对的,停!

我将脑海里三姐的体型给甩出去,刚止住自己的不妥念头,便听那口哨声吹的更‘浪荡’了,在这种环境下,也不知是谁这么不靠谱,我都忍不住想骂人了。

与此同时,我的目光和手电筒迅速扫描着这个耳室。

空间挺大,也是个葫芦洞造型,但没有黑苗的踪迹。正当我要往外撤,进行下一波搜索时,二号的声音猛然传来:“集合!集合!快!”他声音拔高,如同遇到鬼似的。

二号虽然喜欢开玩笑,但办事儿很沉稳,能让他这么失态,肯定出事儿了。

我迅速跑出去,其余人也从各个方向朝二号汇合。

不需要二号解释,众人就看清了眼前的情况:不知何时,原本被引开的蛊虫,竟然有一部分回来了,并且迅速爬满了出口附近,朝我们涌过来。

我们手里已经没有燃油,只能背靠背凑在一处,用装备包一类的,或扫或挡,但蛊虫的数量越来越多,再这么下去,根本难以招架。

老洛二人手里拿着药墨引蛊,按他的说法,药墨对于蛊虫的诱惑力,如同毒品一般,怎么如今却有蛊虫回来了?是二人出了什么事,还是药墨失效了?

也就在此时,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:那口哨声,断断续续的,还在继续。

之前在耳室,以为是队伍里哪个不靠谱的人在吹口哨,到这会儿,众人都聚在一处抵挡蛊虫,狼狈不堪,此时谁会有心思继续吹口哨?

我意识到,从头到尾,这口哨声,就不是我们队伍里的人弄出来的,那么只有一个可能……

“口哨,黑苗!他在操纵蛊虫!声音十一点钟方向,快去!”我脱口而出。

此时众人背靠背,大致是个圈,我在约摸四点钟方向,十一点钟方向是谁我不清楚,毕竟现在情况太混乱,手脚都对付着涌上来的蛊虫,根本顾不得观察其他人。

我听到身后传来动静,应该是有人冲出去抓黑苗了。

“不行!撑不住了!”沉默寡言的阿茶突然冒出来一句,伴随着他话音落地,我猛然听到身后传来‘呼啦’一声响。

那种声音,怎么说呢,像是飒飒的风声,又像是抖动外套时发出的声音。没等我意识到是怎么回事,队伍里突然传出一声大叫,紧接着一个身影猛地扑了出去。

之所以说是扑了出去,是因为那动作,明显不是自愿的,倒像是被绊倒,或者被人给踹出去的。

是老林!

昏暗的、混乱的手电光下,老林整个人朝着前方扑去。原本众人都是将身体、头脸包裹住的,然而此时扑出去的老林,头脸上却什么都没有。

我瞬间想起了莫掌柜。

难道……又故技重施了?

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我只看到老林在恐惧中,几乎扭曲的脸,下一秒,他整个人就扑倒在地。

倒地的一瞬间,老林想爬起身,然而,暴露在外的头脸、皮肤,就如同是个靶子,周围的蛊虫,齐刷刷的朝他围攻而去。

“啊——!”被密密麻麻涌动的蛊虫瞬间包裹住,老林发出的惨叫声,一半在通道里回荡,一半像被什么堵住似的,没再发出来。

而由于老林这个活靶子,我们其余人的危机暂时解除。

我转头一看,发现身后的地上是老林裹头脸用的衣服,而其余人都被裹的严严实实,手里拿着抵挡蛊虫的东西。

“谁干的!”我低吼一句,看向阿茶。

没人回答,阿茶一脸冷漠。

白虎迟疑道:“他自己绊倒的?”

白痴才会相信这话。

这事儿,要么是青龙一干人做的,要么就是阿茶。

如果真要牺牲一个人,换做我,我肯定对白虎下手。

因为现在队伍里,白虎由于之前的伤势,可以说是最虚弱的,即没什么用,还容易拖后腿。

若不是他的三个队友,对他不离不弃,这小子早死了。

若队伍里,有一个人需要被牺牲,绝对是白虎无疑。

然而我知道,二号和阿茶等人,不会对白虎下手。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