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五章 又被屏蔽

“唰!”另外两桌,原本低调谈话的人,猛地站起身,往我们这边看。

这边动静闹的太大,徐老四被踹倒在地,哀嚎不已,那一脚虽重,却不至于让他如此。主要是连带撞翻凳子,硌着腰了。

“诸位,私人恩怨,我们很快就走。”冯光头身边的女人,冲远处的两桌招呼了一声,那两桌人便坐下了。

“哎哟……哎哟~~”徐老四全然没有当初坑我和老洛时的劲头,此刻干脆耍起无赖,嘴里哀叫着,也不从地上起来,就这样埋头趴地上,别提多难看了,一般人真做不出这么甩脸的事。

我心说:这老小子,合着是这样的德性,我和老洛两人,当初居然被这种人耍的团团转?真是大意了。

一边的冯光头显然不吃这一套,看着徐老四的动作,脸上挂着耐人寻味的笑容。他将脚踩在凳子上,看着地上的人,缓缓道:“当初,让你给我办事,结果你给我总不好的人……呵!骗到我头上来了,是不是看我冯某人,刚来西安这地界不久,觉得我好糊弄?”

这下我到有些吃惊了,心说:骗过我和老洛就罢了,这徐老四居然还坑过冯光头?他胆子可真不小。

“哎哟……不敢、不敢,那都是误会、都是误会!”徐老四抬起眼皮儿,一边观察着冯光头的神色,一边道:“凡事哪有万无一失的,不能百分百成功,我是真的尽力了,您得相信我,不能平白冤枉我。”

说话间,之前那个服务员上楼来了。

他显然是听见了楼上的动静,所以来上查看情况。这服务员一脸横肉,看着就不好惹,面无表情,一副谁也不给面子的神色,瞟了现场一眼,便压着嗓子,缓缓道:“暗室,不能斗殴,各位别让我们为难。”

一行有一行的规矩,入乡随俗,冯光头虽然嚣张,但也不敢乱来,便给手下人使了个眼色。

当即,自冯光头身后走出两人,一左一右将冯老四给架住了。

冯光头身边的女人对那服务员说:“我们懂规矩,不会乱来,这就走。”

服务员没接女人的话,而是看向被压制的徐老四,问道:“客人,需要我们帮忙吗?还是你自愿跟他们离开?”

徐老四瞟了瞟左右架住自己双臂的人,对服务员挤出笑:“我还想在这儿多坐坐,不想走。”

旁边的冯光头冷哼:“由不得你。”

“客人不想走,那我们就不能让他从这儿,被人胁迫着出去。这位爷,让你的手下,把人放开。”服务员不卑不亢,对冯光头说。

“怎么,就他是客人,我不是客人?既然都是客人,是不是应该保障一下双方的利益。我们也不给你这添麻烦,我们自己出去聂珏,不行吗?”被服务员这么怼,冯光头神色难看,压着火气反问。

服务员依旧是那副表情,仿佛不将这里的任何人放在眼中,也不知这暗室背后的主人,究竟是什么来路。

只听他道:“都是客人,进了暗室,自然同样对待。我们的责任,就是维护交易秩序,保障客人,在消费时间内的安全。等鬼市一散,我们的服务合约履行结束,你们随便怎么样都行。”

冯光头还想说什么,吞金和尚突然低头,在他耳边耳语了一阵。

吞金和尚这会儿没戴帽子,留着短寸,像是光头上刚长出来的头发,脸上的肉很结实,这张脸配上这身材,即便是一般人都一眼难忘,更何况我这种刻意训练过形体记忆的手艺人。

大约是吃过亏,这瞬间,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个想法:这吞金和尚,不会也戴着人皮面具吧?

就在我脑子里念头瞎转时,冯光头和吞金和尚停止了交流。

这时,吞金和尚从旁边搬了个凳子,摆了。

冯光头坐了上去,眼睛盯着徐老四,嘴里对服务员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在这儿等着,等散市。”

徐老四一听这话,就差没哭了,一会儿看看被女人抢走的东西,一会儿看看冯光头,叹了口气,塌着肩膀,垂头丧气的坐到角落。

我站在不起眼的边缘,看了这帮人一圈,心下一动:如今,徐老四和吞金和尚,倘若鬼市散市之前他们都在,那么,这就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,警察同志们一来,刚好一锅端了,有什么线索,抓回去再慢慢审。

转念,我又想到,徐老四,手里有货,此刻被抓,可以说是人赃并获,逃不了,但冯光头……没有具体把柄,没准儿会让他钻空子,打草惊蛇。

我揣着兜里的手,捏了捏手机,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做。

纠结片刻,我决定不想那么多,先把情况通知何玲珑,让她通知警方。

此时这么好的机会放过了,鬼知道之后会不会再出什么意外,让我们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想到此处,我咳嗽一声,问旁边准备离开的服务员:“洗手间在哪儿,我肚子疼,上个厕所。”服务员见我们两拨人马,不再有动手的打算,正要走,闻言,指了指东南角:“那儿。”

我走到洗手间,反锁上门,掏出手机正打算编辑信息,忽然发现手机上方,突兀的显示着红叉。

不是信号弱,是直接没信号。

这可是在城区,怎么可能没信号?以我们国家基建的水平,除非是落差太大的峡谷封闭地貌,否则即便是深山老林,也很少出现信号完全隔断的情形。

上次在巴陵山区信号条件都非常好,后来在接近铜鼓墓时,之所以没信号,是那盗墓贼偷了频率仪,将信号给阻拦了。

难道这暗室也有信号隔绝装置?

我意识到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,既然人家做这门生意,怎么可能没有防备,隔绝信号,不仅能防止里面的人往外传不利消息,也可以杜绝外面的人,诸如警方等,使用位置锁定一类的技术。

名副其实的暗室,看来,我这消息是传不出去了。

之前徐老四怎么打电话出去的?怀揣着疑惑,我离开洗手间,假意洗了个手,甩着水回到桌边。

两拨人马对持着,与我离开时不同,桌面上的吃食增加了,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,炒面干、酱肘子一类的,还有一桌子烤串。

大部分人没吃,吞金和尚到是吃的很专心,估计块头大容易饿。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