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五章 亲子现场

老洛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他看了看腕表,对二号等人打了个手势:“没那么多时间跟你细说原因,先往外撤吧。”

“老板!”Lavinia在二号等人收拾装备,没有制住她时,便冲到了老比安尼身边,神情惊慌。这让我很是不解,看她的态度,和老比安尼之间,应该不可能只是雇佣关系这么简单。

疑惑间,老比安尼喉咙似乎畅通了,不再发出那种断断续续的声音,只一边挣扎,一边断断续续道:“离、离开……活下去。”

“不,不,您不能死,我们努力了这么久,老板……”Lavinia哽咽着。她看起来一向冷漠,之前对付赵羡云和黑苗的手段,也是狠毒又利索。

然而此时,她流露出的那种神情,却着实让人觉得费解。

老洛现在要带着人退了,那这些人怎么办?眼瞅着二号等人装备收拾完,整装待发,一行人却没有解开海子等人束缚的意思,我有些急了:“老洛,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办?就这么捆着?”

我们一走,他们又被捆死了,这和把一个一无所有的人,扔进沙漠送死毫无区别。

老洛指了指Lavinia和李五六,说:“这两个人,死性不改,留着,其余人出了外面在放,正好有用。”不等我继续,二号等人已经遵照洛息渊的吩咐,推推搡搡的押着老林、秦添等人往吞光洞而去。

这些人都是受雇于人,关键时刻,利和命哪个重要,他们当然分的清。

如今在这血池蛊室里放了他们,或许他们还会有作妖的可能,但只要离开这个地方,到了蛊虫遍布,系统混乱的外围。

到时候为了保命,谁还会管什么雇主和立场,一行人只有抱成一团活命。

而Lavinia和李五六,很明显,这两个是老比安尼的亲信,虽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纠葛,但显然不是用利益和性命威胁可以拆散的。

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老比安尼一边在地上痛苦挣扎,一边强制性留遗言似的,让Lavinia走:“别管我,你跟他们走……洛小子,你把他们都带走,我保证,他们不会、不会叛变……”没等老洛开口,Lavinia便哽咽道:“我不走。”

这、这两个人……难道是忘年之恋?就在我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时,Lavinia哽咽道:“如果不是您从小收养我,我早就死了,您就像我的父亲一样,老板……我不走,我不走,我陪着你。是我没用,我没有把事情办好,我……呜……”

原来她是老比安尼收养的?那么,名义上是她老板,实际上是她唯一的亲人了。

难怪她会如此。

“走……!”

“我不走。”

“你要、要听我的命令,回国。咳咳,你把我当父亲,但我、我对你太严苛了……不怪我吗。”

“您收养了那么多孩子,唯独对我最严苛,我知道……因为在所有的孩子中,您对我给予厚望,我让你失望了……”

老比安尼闻言,痛苦的面上,露出一丝艰难的笑容:“我亲生女儿,很早就病逝,你……你和她长得最像,性格也像……走,走!我留了遗嘱,给你留了很多……活下去,走!”

彼时,其余人已经被二号等人给弄进了吞光洞,蛊室里只剩下我、老洛、李五六,然后就是眼前这对‘父女’。

遗嘱?看样子,不管是国内,还是国外,临死前,分割财产总是一出大戏。

Lavinia并不理会老比安尼的话,只是跪在他身边,低着头不肯离去,老比安尼急了,浑身是汗,本已经衰败的目光,死死瞪着洛息渊,结结巴巴道:“冤有头,债有主,当年的一切,都是我做的,你别为难他们……带他们走,我保证,他们不会找你麻烦。”

“老板、老板……爸爸,我不走。”

“闭嘴!”老比安尼怒吼,眼里蒙着一层泪水。

我站在这二人旁边,看着他们一来一往的对话,顿时有种自己和洛息渊等人,似乎在做某种禽兽不如的事。换成电视剧里的桥段,妥妥就是反派迫害女主角,逼死女主角养父的剧情。

这、这发展,怎么有些不对头?

老洛并不吃这一套,听了老比安尼的话,只是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,轻声道:“如果你能撑过这一关,可以自己放他们走。”不等我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,洛息渊拽了我一把,皱眉道:“走吧,你还打算看戏看到什么时候。”

“我不是在看戏,老洛,这样他们会死,你这和杀人没有什么区别……这老头重病,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,你何必……”话没说完,我被洛息渊一脚踹进了吞光洞,黑暗中,他语气很恼火的喝道:“闭嘴。”

进入吞光洞,还能隐约听到Lavinia和老比安尼断断续续的说话声,二人的声音,更多是被李五六的谩骂给掩盖住了。

此时进了洞,众人汇合,吞光洞里一片吧唧吧唧的脚步声,恶臭、黑暗、以及那些看不见,却能感受到的人头骨,这一切,让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。

便听黑暗中,身后的洛息渊开始布置计划,整个吞光洞里,气氛紧绷,洛息渊的声音却不疾不徐,清晰异常。

自循环系统的崩溃,虽然在洛息渊的意料之外,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他却已经有了计划。

“……系统崩溃,生门自然也会受到破坏。现在这里已经没有所谓的生门,所以,生路死路,都只有一条路。”

“我们的‘法宝’对付混乱的蛊虫已经没有用,所以,要想活着离开,唯一的办法就是,抓住那个黑苗,他肯定还在这下面。”

在前面打头阵的二号道:“那个黑苗,我跟他打过交道,身手不咋地,就是很滑,鬼知道他躲在哪儿。”

大垚道:“我们浩浩荡荡一行人,我们在明,他在暗;我们受到蛊虫的攻击,他却有办法,在其间安全游走,要想抓住他,太难了。”

洛息渊冷笑一声:“不难,想想他下来这里的目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