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二章 露面了

“您看看。”和平时交易不同,他没有把东西放下让我自己看,而是一直放在自己手心,只让我在他手掌可控的范围内动作。这大概是不同的环境,不同的规矩,毕竟鬼市里灯光暗淡,人和人之间,连脸都不见得能看清楚,贵重物品,在这种环境下,往不明身份,容貌模糊,经过伪装的人跟前放着,确实不保险。

布币太少了,饶是我这次的目标不是冲着这些东西来的,此刻也不免被吸引,因为对这东西不太了解,我其实看不出真假来。

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即便这东西是假的,那肯定也属于高仿,不是出自一般人之手。

我看了半天,看不出门道,便问了句:“新货还是老货?”

贩子道:“新货,出土不到一年。”在这行里,出土不到一年的,确实是新货,甚至三年的都能算新货。我悄悄打量着小贩,平平无奇的长相,便问道:“自售还是代售?”

小贩道:“当然是代售,自售我没那本事。”

我道:“找你代售的人,手里还有多余的货吗?”

小贩不说话,片刻后一笑,说;“您若有兴趣,还是先评评眼前的货吧。”嘴上虽然这么说,手里的动作,却是打算将东西给包起来。

我意识到自己没掌握好分寸,不该问代售的事,这小贩起疑心了。这不是我的主要目标,我担心他起了疑心,会坏我事,忙补了一句:“你的货我看不真,不敢出手,所以多问了两句。”

他的警惕并没有消失,但神情和缓了一些,手里的动作一顿,说可以借其他地方看。一般伴着鬼市而生的,还有‘暗室’,即在鬼市上达成了某种统一,需要换个比较合适的地方继续交易,往往是比较受人信服的人,在当天包一个附近的店面。

我记得刚才进巷子时,周围都是黑灯瞎火,所有店铺都关门了,唯有隔着二十来米开外的地方,有一家烧烤店,还亮着灯营业。

不出意外,那烧烤店就是‘暗室’了。

会走到‘暗室’交易的,都是比较大的买卖了,相对的,得给负责‘暗室’租赁和安全的主人,一笔不菲的夜宵费,这钱得买家自己掏。

据说一般是一个点,也就是说,如果按照市场价,我和这小贩往暗室里一坐,甭管结果如何,我先得掏差不多三万块的夜宵费。

收这么贵的费用,自然有原因的,首先,暗室的主人,必须得是当地圈子里有声望、有公信力的人,鬼市有意向会进入暗室的人,会提前向这主人备案。

所以,大一些的买卖,去暗室做交易,可以在很大程度上,保证货的分量,售假几率小。

暗室的主人消息灵通,人脉广,也能提供安全庇护,倘若鬼市交易中有个万一,他是最先知道的。

其实,如果能从暗室主人身上下手,对我们的行动是非常有利的,但这难度就大了,一个人能在一圈子,混出所谓的‘公信力’,敢直接在业内,做群体买卖,这本身就意味着对方有全方面的准备。

暗室的主人,很可能是所谓的‘清白人家’。

比如洛息渊那种,若在金陵地界,他是有能力做暗室买卖的。

好在老洛是个洗心革面的乖宝宝,否则我得削他。

做暗室的人,不指望靠这个赚钱,往往是靠这个积累消息和人脉,往复利用,如此犹如一张巨大的蜘蛛网。

我不敢去捅这个,捅不动不说,还容易坏了自己的事。

要想干掉这些人,必须的由点及面,逐个击破,现在还不到时候。

我刚要回这小贩的话,忽然觉得人群有些骚动。

事实上,这点动静并不算大,但整个巷子的人原本都安静无声,如同鬼魂,因此,突然出现的这一点点动静,都显得格外起眼,可以用骚动来形容了。

我下意识的侧头看了一眼,便见昏暗的光线中,有个硕大的身影在往这边走,看起来是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壮汉。

不,确切的来说,是胖汉,很胖,很扎眼,在这样的环境中,也难以让人忽视。

这是谁?买家还是卖家?疑惑间,他打我身后而过,步子迈的挺大,径直往前去了。

此时,我跟前的小贩也被吸引了注意,嘴里嘀咕了一句:“吞金和尚,他怎么来了。”我一愣,看向他:“那个人,是吞金和尚?”

“对,怎么,你也听说过?”

我道:“听人提起过,觉得这个外号很特别,不过具体是做什么的,不清楚。”

小贩显然是知道什么,但他并不愿意在这方面,跟我做多余的交流,又将话题引回了暗室上。

此时目标人物已经出现,我哪有功夫再去想什么暗室,便推说自己考虑考虑,逛一逛再说,便回到了人群中,跟着不远处庞大的身躯。

我觉得挺奇怪的,这种体格很扎眼,不适合太显眼的犯罪,一般只能藏在背后活动。

这样的人走到哪儿都能被人一眼就记住,当小偷什么的得饿死。

此时,我跟在他后面,几乎要走到鬼市的尽头了,尽头处对面是条街道,此时我才发现,这鬼市的巷子是个L型,穿到底后,街道斜上方,赫然是我之前看过的烧烤店。

烧烤店外面有一排露天烤架,打着一束灯,等下是个烧烤的小哥,动作麻溜的翻烤肉串。

刚才下车时没见店外有人,应该是刚烤上的。

肉香变的浓烈起来。

我几乎以为吞金和尚,要离开鬼市,穿到对面的烧烤店,但他没有,而是在接近尽头的地方蹲了下来。

那地儿也有个牵着防水布,坐在小马扎上的小贩。

那小贩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,这样的光线条件下,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,根本看不明白。

吞金和尚巨大的身躯蹲下了,似乎在跟小贩说什么。

与他身躯不配的,是他压的极低的声音,什么也听不见。

由于这儿是尽头,人没那么多,我不敢跟的太上前。

须臾,那小贩起身,吞金和尚也跟着起身,小贩在前面带路,引着吞金和尚往烧烤店而去。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