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二章 燃油

  是没抱紧,还是被扔地上的,众人心知肚明。

  但此刻没有人说话。

  驭兽师喘着粗气,脸上还是那副慢一拍的神情,对我道:“你是不是要点火?还等什么?”他话音落地,阿茶却是猛地伸手,将我手里的燃料夺去,然后狠狠往石壁上一砸。

  里面的燃料顿时裂成小碎块,阿茶摸出打火机将它们点燃,直接便朝着莫掌柜身上洒去。

  此时,那些游蛇全都爬在莫掌柜身上,燃料相当油润,洒落之际,在人身上一滚,顿时便烧成一片。

  这一切,都发生在不到十秒钟的功夫,从碎料到点燃,再到洒料,阿茶几乎一气呵成。待我反应之时,莫掌柜整个已经燃成一片。

  爬在他身上的游蛇,感受到烈焰,想要逃窜,然而燃料融化极快,已经让莫掌柜正面一大片区域,都被油料覆盖。

  游蛇逃窜间,只不过是让自己沾上更多燃料罢了。

  瞬间,大约二十多条游蛇,便被烧的在地上挣扎。

  二号这时突然补了一句,说:“他没有动静,所以,在落地之前,他已经死了。”说这话时,他看向我。

  我理解二号的意思,他是在给我找一个合理的理由。

  不等我接话,他似乎觉得这说服力不够,又道:“卫兄弟,他是折于那大蜘蛛之手,伤势过重,死于不治身亡。你救他,已经仁至义尽,这怨不得我们,更怨不得你。”

  莫掌柜落地后,确实连挣扎一下都没有。

  到点火燃烧,也不过十多二十秒的功夫,如今火势已经熊熊燃烧起来,他也毫无反应。

  他死于落地之前,是极有可能的事,毕竟在那之前,我将他背在身上,众人都忙着逃命,谁也没时间去注意他的动静。

  或许他在我背上的时候,就因为伤势过重断气了;又或者,他在二号手里断的气,总之,无论什么时候死的,莫掌柜无声无息,死于伤势过重,是个事实。

  总归不是被游蛇毒死的,不是被我们牺牲的,就对了。

  我将之前用衣服做的头套重新包上,主要燃烧的气味儿太诡异了。

  不臭,而是伴随着一股焦香味儿,蛋白质加热后的气味是非常诱人的,但只要想到这股焦香味儿的来源,再香,也觉得恶心。

  “别说了,这些蛇已经死了,速战速决,撤。”我并不接二号的话,也没多看莫掌柜的尸体,只示意众人立刻回程。

  二号对我的反应,似乎有些意外,但他也没再开口,我们便绕过中间挡路燃烧的莫掌柜,继续利用剩余的虫蛹开道,一路往回跑。

  关于莫掌柜的事,我能说什么呢?

  游蛇离众人不到三米,而之前驭兽师等人提起游蛇时,曾说过被这玩意儿咬一口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会毒发猝死。

  跟着老头那个贴身外国人,就是被游蛇给咬死的。

  这件事上,我既无法阻止,又是受益者之一,若没有阿茶的那个举动,这会儿我们所有人,可能都倒在地上暴毙了。

  得了便宜还卖乖,阻止不了事件发生,却一味责怪他人,岂非虚伪至极?

  我虽非圣人,有一身臭毛病,但还不至于这么无耻。

  当即,我们一行人迅速回程,即便手里头弄了不少虫蛹,但周围的情况也越来越失控。蛊虫数量多起来,种类千奇百怪,在昏暗的光线中,让人感觉,如同进入了另一个异形世界。

  好不容易跑到吞光洞口时,众人便听里面传出些不同寻常的动静。

  那动静很小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爬,之前悬挂着的那些黄肉球,许多都跟着蠕动着,仿佛就要醒过来。

  二号一听这动静,便道:“不好,吞光洞里面也有东西,这地方的自循环系统一崩溃,我们身上先前带的法宝,就不起作用了。”

  我问:“你们嘴里说的法宝是什么?”我早就好奇,为什么他们三人在外围设陷阱时,能够躲开大部分蛊虫,就好似有什么瞒天过海的手段一般。

  二号从脖子里掏出一个项链,下面挂着一个木制镂空的竹节形挂饰:“就这件法宝,先生给的,别问什么来历,我也不知道。总之戴着它,只要动静别闹太大,这些虫子就能把我们忽略掉,但现在没用了。”

  我道:“给我看看。”

  二号道:“事成之后得还给先生,给你可不行。好奇?等汇合后,你找先生要去。”说话间,他突然看向我的手,皱眉道:“你这手……看起来情况不妙。”

  何止不妙,已然肿了一大圈。抓装备包时,被上面的蛊虫爬上手,咬了不知多少嘴,一开始疼痛剧烈,我强忍着,现在却逐渐痛感消失,快失去知觉了。

  都是些小蛊虫,没有在手上弄出大的伤口,因此连个像样的伤都找不到。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,刚才行动间,只能先将上臂用伞绳给捆了。

  虽然知道这样作用不大,但能图个心理安慰,聊胜于无吧。

  “是不妙,不过不要紧,先汇合吧,想办法出去。”

  二号叹道:“你是个匠人,可现在手成了这样……”

 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,我苦笑,道:“好歹还活着,应该不至于丢了命,总比那莫掌柜好吧。”

  二号闻言,也不再提这事儿,他示意众人,将所有裸、露部位都严密包裹起来。吞光洞里是什么情况说不清楚,里面或许要安全一些,或许比外面更糟。

  “你走前面。”二号将驭兽师推在前头,并示意搭肩前行。驭兽师虽然身手不错,但势单力孤,再加上一路过来,精力已然消耗殆尽,因此被二号一推,也没有反抗,只长长叹了口气,垂头丧脑的打起了头阵。

  虽说裸、露在外的位置都被裹上了,但刚进去不久,就感觉到了异样。首先是脚下,之前踩起来,跟踩烂泥似的,吧唧作响,黏糊糊的,现在却能明显感觉到有障碍物,而且个头还不小,像是鹅卵石一样。

  但这‘鹅卵石’是活动的,一踩一溜,时不时的,上方还会掉下些东西,砸在身上或脑袋上,大小也约摸有拳头大,鹅卵石一般,但并不是特别重。

  像是活物,又像是死物,感觉不出是什么。

  疾行了一阵,除了这些古怪的东西外,到没别的危险,很快便到了目的地。

  即将跨出吞光洞,进入血池蛊室的瞬间,我心头一动,用脚带了一下,将地面上鹅卵石似的东西,带了一个出去。

  跨出去的一瞬间,眼前一亮,我没顾上看周围的情况,目光只追着被我带出来那东西。

  此刻那玩意儿咕噜噜的往前滚了一阵,被伸出来的一只脚给拦住了。

  是老洛的脚。

  而被他拦下来,用脚侧挡着的东西,表面上裹着烂臭的粘稠物,乍一看,黑乎乎的像个泥球,看不出是什么,但稍稍移动视角,再一瞅,我顿时惊出一声冷汗:“人头骨!”

  老洛似乎并不意外,指了指边上的血池,道:“血池的提供者,就是它们。”

  合着黑暗中,那些‘鹅卵石’大小的东西,都是婴儿的头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