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九章 装傻不过关

明眼人都看得出,青龙四个虽然是拿钱卖命,混黑道的,但四人之间,却很讲义气,便是在先前那种情况下,青龙也是背着白虎一起逃生。

倘若此时此刻,有人将白虎推出去牺牲、挡枪,不出意外,青龙三人,没准儿当场就要反,这个逃命的队伍,很有可能立刻内讧,土崩瓦解。

所以,二号等人不会对白虎下手。

三姐和海子这会儿没看见,我估计追去十一点钟方向,捉拿黑苗的,应该就是他们二人。

剩下的,就只有老林。

秦添走后,老林势单力孤,推他出去,最合适不过。

即便秦添安然无恙回来,众人你不说我不说,谁又能知道老林是为何而死的?再者,就算秦添知道了,他一个人,又如何斗的过我们这些同谋者?

短短时间里,那个推老林出来当靶子的人,已经将这一切利害关系,都看的十分明白。

这个人可能是青龙四人中的一个,当然,更有可能是阿茶,毕竟他们可是有前科的。

同样的情形再一次上演,我依旧什么也不能做,什么也不能说。

蛊虫太厉害,老林在地上,还没挣扎几下,就毫无动静了。

和当时的莫掌柜一样,我们都是这个事件的‘受益者’。

我似乎该做些什么,似乎该说些什么,但和上次一样,这会儿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不出意外,老林应该已经身亡了。

他死亡的速度很快,不到十秒钟的功夫,就没了动静,也不知是一种幸运,还是一种不幸。

也就在此时,身后的黑暗处传来三姐的声音。

她嗓门浑厚,喝道:“逮住了!”众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去,就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被推到了我们跟前。

来人的双手被绑住了,身形奇瘦,踉踉跄跄的跌到我们中间,赫然就是那个黑苗。

这黑苗踉跄着要倒地之时,阿茶猛地伸出腿,鞋底撑住黑苗的脖子,将人猛地往旁边的墙上一顶。

黑苗身体被顶直了,喉咙被阿茶的鞋底锁着,阿茶保持着这个姿势,沉声道:“把它们驱散。”

这黑苗比我们想象的更厉害,原以为他破坏这个自循环系统,是破釜沉舟,却没想到,他已经将这套系统研究透彻,居然能操控这些蛊虫。

现在逮住人,只要让他出马,老洛二人也就安全了。

黑苗已经年老,瘦骨嶙峋,哪禁受得住阿茶这般折腾,顿时翻白眼了。

跟过来的三姐赶紧道:“收了收了,这老头子身手一般,也禁不住折腾,他跑不了。”阿茶闻言,这才收脚。

黑苗顿时跌倒在地,吭哧吭哧喘着粗气,满头灰发稀疏又杂乱,仿佛随时会见阎王。

洛息渊二人情况不知如何,每耽搁一分,便多一分危险,我哪儿容的了他这么慢悠悠的喘气,急的拽着他领口,喝道:“快把蛊虫弄走!”

黑苗浑浊的眼球看向我,嘴里断断续续的说出一段话,用的苗语,听不明白。

我问二号和阿茶:“他说什么?”

阿茶紧抿着唇,说:“我们也不懂苗语。”

二号勃然大怒,将黑苗揪了起来:“别他妈给我装,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,都在学汉语,你他妈的不会说汉话,蒙谁呢!”情急之下,他手里没有分寸,我感觉这黑苗快被他弄断气了,只得搭手救了黑苗一把:“他这么大一把年纪,不会说汉语,也有可能。”一边说,我一边给黑苗打手势。

虽然语言不通,但情况摆在这儿,没必要揣着明白装糊涂,除非他傻,否则不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。

然而,我一番动作示意后,这老黑苗还真跟我装傻,一副完全不知道我在示意什么的模样。

白虎这会儿人虽然虚弱,但脾气可没弱下去,有气无力的骂了句娘,说:“这老头就是欠调教,砍他几根指头,看他装不装傻。”

恶人自有恶人磨,白虎话音落地,之前已经吃过黑苗亏的玄武便冷笑:“我来。”说话间就拔出匕首,毫不含糊,迅速抓住黑苗的手。

眼瞅着就要手起刀落,也就在这瞬间,那黑苗居然开口了:“住手!”

玄武手一顿,冷笑:“果然是装的。”

说真的,要不是黑苗年纪大了,又这么一副虚弱不堪的样子,我真想狠狠揍他一顿。

我道:“快将蛊虫弄走,要是我兄弟出了什么事……你不会想知道自己的下场。”这黑苗破坏自循环系统的举动,相当于已经间接害死两条人命,若洛息渊和秦添再有什么意外,他的罪过真是大了。

黑苗还是想活命的,嘴里跟着吹起了古怪的调子。

周围的蛊虫闻声而动,仿佛受到某种惊吓,立即开始往周围的耳室或者地缝里钻,迅速消失了个干净。

蛊虫一消失,地上的老林便显露出来,我顾不得去理会黑苗,立刻上前去查看老林的状况。

由于他是面朝地倒下去的,因此这会儿只能看到老林的后脑勺。

他身体上没见着有什么血迹,我小心翼翼的将人翻过来。

看见老林正面的一瞬间,我顿时被恶心到了,只觉得喉咙发痒,胃里有种翻江倒海的感觉。

只见老林的脸,如同发胀的猪尿泡,整个儿鼓起来,撑的圆乎乎的,五官都胀的不成型,眼睛只剩下一条缝。

而他的脖颈也肿大了一整圈,皮肉时不时的被顶起来,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爬行蠕动。

“操!”白虎看见这情况,忍不住骂了一句。

我没搭理他,转头看了地上的黑苗一眼,忍住想把老头打个半死的冲动,起身拿着手电筒往回跑:“老洛!你们情况怎么样!”

说话间,尽头处亮起一处光线,便见老洛和秦添,互相搀扶着,勾肩搭背往这边来。

洛息渊没回话,神情狼狈,只比了个OK的手势,我这才松了口气。

两人勾搭着往我们这边过来,看起来体力消耗的不轻,身上全是黏糊糊的不明物,凑近了,臭的跟什么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