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九章 两头蹲

洛息渊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

不等我发问,老洛便道:“我在鬼市有眼线,昨夜的变故他告诉我了。你抓住了想抓的人,现在又说只成功了一半,让我猜一猜,是不是你们拿对方无可奈何?”

“你是不是跟踪我?你监听我手机了?”有当初在渡云阁,电子设备被全部监听的经验,我有种强烈的不确定感。

“我没那么变态,监听你干什么,我对你有没兴趣。是我的眼线告诉我,你们抓人的时候,有一条漏网之鱼。”

漏网之鱼?我意识到他在说吞金和尚,而且语气有些不对,便问道:“你在哪儿?你周围的动静有些奇怪,咚咚咚的,好像在切东西?你在家?”我似乎听到了厚厨刀剁在案板上的声音。

老洛说自己不是在家,而是在一家小饭馆里,紧接着,别给我报了个地址。

一看地址,我惊了,发现他居然还在西安。

不过这个地址却相当偏远,在周边的一个乡镇,离我这儿差不多四小时车程。

“你在那地方干什么?”

老洛慢悠悠的回道:“你要不要过来?那条鱼,就在这儿。”

我倒抽一口凉气,低头看手里西安考古院给我的资料,上面记载,吞金和尚是个卖‘羊肉’的。

这羊肉可不是什么暗语,而是正儿八经的羊肉,他家在镇上,日常卖散羊肉,隔段时间,则去各个村镇,收农户散养的山羊卖。

因为他剔着光头,身材又魁梧,穿着服饰宽宽大大的,很像影视剧里的恶和尚形象,所以镇上的人给他取外号,叫他‘和尚’。

吞金和尚很可能是他在倒卖行业内的外号。

这点消息,还是徐老四交待出来的,问再多,他就说不知道了。

我压低声音:“你在那儿干什么?你见到人了?那边情况怎么样?你一个人安全吗?”

老洛笑了笑:“你问这么多问题,让我先回哪一个?我目前是安全的,这边冷、风大,到处是枯树,枯草,黄土,那和尚在摊子上切羊肉,生意不错。”

我懵了,说:“他还在卖肉?他没跑路?”鬼市的事,外人不知道,但昨晚警察闹鬼市,在业内恐怕早传开了,吞金和尚不可能不知道这些。

正常一个有把柄的参与者,肯定立刻回家掩盖线索,清理后路,躲着不出来。

这和尚,居然在继续卖肉?

洛息渊道:“他不慌不忙,淡定的很。”

我道:“你现在,就在他摊位附近?”

洛息渊道:“我在他摊位对面的一家包子铺,喝汤吃包子,和老板娘聊天。老板娘很喜欢我。”

我道:“最后一句不用说。”

老洛于是将话题回到正点:“来不来?”

我没急着回他,而是迅速查看手里的资料,这上面大部分资料是关于冯显的。

回国后的冯显,手底下开着好几个公司,我一看,得,又是做瓷器。

合着现在的犯罪分子,动不动都喜欢卖瓷器了?

“我得去摸冯显的底。”

“你一个人。”

“不是一个人,西安研究所这边,还有两名同志和我一起,我是去协助他们的……事实上,这是他们的地盘,这次行动,以那两位同志为主。”

老洛语气凉丝丝的:“也就是说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。”

根据资料上安排的计划来看,确实是这样,何玲珑不让我急着回去,而是让我继续参与后续,估计是想让我有始有终,也好在档案上写下比较精彩的一笔,这情咱得领,恶势力咱得坚决斗争,不能让冯显那么得意,三番两次被他耍着玩。

见我没回话,老洛又道:“你们的计划是怎么做?”

“不能告诉你。”

他道:“我人都在和尚对面了,你还不能告诉我?”

我道:“老洛,你最近一直跟着我,还莫名其妙主动帮我,你是想干什么?别告诉我是友谊,咱们都到了中年秃头的年纪,少拿友谊忽悠我。”

洛息渊笑了笑,停顿片刻,才道:“我当初在景德镇,被这伙人弄的狼狈不堪,你觉得我会轻易咽下这口气吗?”

我道:“这是个理由,但绝对不是主要理由。你真要报复,有很多种方法,没必要自己私下里这么大费周章。”

老洛道:“我确实有我的理由,但我也不能告诉你。不过,咱们的敌人,是同一个人,冯显。”

“既然我们都有不能告诉对方的事,那就别互相挤兑了。冯显做了你的敌人,他挺倒霉的。”

认识这段时间以来,我几乎没见过,有谁跟老洛作对,最后还有好下场的。

洛息渊闻言比较嫌弃:“让这种人做我的对手,是对我的侮辱。”

“你的谦虚被狗吃了?”

他又笑了笑,似乎要说什么,然而,就在此时,手机那头突然传来一阵响动。

紧接着,我听到老洛微微抽气的声音,并且压低声音说了句:“你想做什么!”语气间充满了警惕,甚至有一丝紧张。这话显然不是对我说的,他身边出现其他认了!

我心说,难道被吞金和尚发现了?不至于吧,他不是隐藏的很好吗?

下一秒,手机便传来断线声。

我担心他那头出事,连忙摸出地图搜索目标地址,从卫星地图看起来,已经很接近这边的农村地区了。

约摸几分钟以后,我再次拨打他的电话,没人接听。

当我打算拨打第二次时,一条短信传了过来。

短信是洛息渊发来的,上面只有一个字母:紧急情况,速来!速来!

我去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这瞬间,我脑子里两个选择,是去和那两位同志接头,展开接下来的行动,还是去老洛那边?看了看手里的资料,我很快做了决定:冯显这边的主要负责人,是那两名研究院的同志,我这个打下手的,只因为是行动的牵头人,所以跟着一起去。

这个位置是可以被替代的,但老洛那头,我要是不去,鬼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不过,我这时候跑路,何玲珑估计得气的够呛,她一直是想提拔我的。

不好意思领导,我又要给您添堵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