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九十七章 抓捕

这突然窥见的真相,让我意识到,徐老四身上的价值,比我跟何玲珑想象中的更高,别说姓冯的,只要抓住徐老四一人,就大有可为了。

我得抓住这次机会,不能再让他们跑了。

当即,我便不再跟姓冯的‘闲聊’,于是道了声告辞,任他们继续对峙,我则迅速下楼。

不过,走到门口时,被柜台的女人拦住了,她示意我结账,加上后面的烤串四百,外加‘参王蚁酒’,三万零四,抹个零头给三万。

我正想着自己要出血,这笔巨款院里报销起来会不会很费力,便听楼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说这钱算在她头上。

女人是冯光头身边的。

我于是冲楼上道:“多谢冯爷,谢谢姑娘。”

冲你们给我省经费的份上,以后坐牢,我会给你们送盒饭的。

出了烧烤店,外面的烧烤小哥和我对视了一眼,我不敢直接绕出去,担心引起他怀疑,便原路返回鬼市。这次进去,我什么也不多看,埋头穿过,周围沉默的人流,如同一个个黑暗的背景,没有任何存在感。

在这个鬼市里,所有人都隐藏着自己的容貌、声音、身份,所有人都在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馄饨摊的生意,没刚开市时那么好了,老板娘躺在塑料凳上打瞌睡,之前摆放的便携桌收了两张,只剩下一张油乎乎的桌子还摆放着。

有逛累了的客人,不吃馄饨,只沉默的在那儿蹭座位,如同一尊雕像。

这样的氛围尤为奇特,我想,在其他时间,其他地点,再也看不见这样的情形了。

穿过鬼市,到之前下车的地方,我沿着街道疾步往外走,边走边观察手机信号的情况。

好在这伙人不敢太嚣张,毕竟范围太大的信号屏蔽,很容易引起周围住户,向通讯商集体投诉,投诉人数一多,势必会引起注意。

因此,这信号的屏蔽范围并不是太大,很快,我就走出了屏蔽全。

手机恢复信号的瞬间,我立刻闪身,躲入了周围黑暗的建筑角落,震响了何玲珑的电话。

事实上,我相信何玲珑此时没有打瞌睡,以她的敬业精神,估计正泡着浓茶熬夜,等我随时反馈情况。

果不其然,电话刚打过去,那边就接通了。

我迅速将这边的情况作了汇报,并要求联络最近的警局,立刻出警。

何玲珑迅速道:“好,我立刻联系西安的同志,你注意隐蔽,注意安全。”

“好。”

接下来便是等待时间。

我独子一人,蹲坐在建筑物的黑暗中,连路灯都透不进来的角落。

深秋寒意重,周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
我打开导航,看了看附近的地图,根据警局的位置,以及他们接到考古院消息,配合出警等一系列行动,估计到了这儿,得五十来分钟。

做完这一切,我收起手机,原路返回进鬼市继续溜达,溜达到一半,正琢磨着逮捕人员应该快到时,我肩膀被人从后头一搭,顿时吓了一跳。

“谁?”

“兄弟,我。”对方发出特意压低过的音色。

我一愣,认出来是之前想跟我合伙接活的人,他问我:“不久前,看你进暗室了,没想到深藏不露啊。”

我没料到这人,居然一直在观察我,心下顿时恼火,也不知这人暗地里观察了我多久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我不客气,没打算跟他周旋,反正这次的行动快结束了。‘

“这么警惕干什么,我只是想问你,考虑的怎么样?”

我正要答话,忽然,鬼市出口的位置,猛地响起了一个人的喊声:“还有五分钟,警察过来了!”整个市场本来死寂一片,那人的声音便如同惊雷,瞬间,沉默的鬼市‘活’起来。

逛鬼市的顺着往外走,摆摊的立刻开始收摊。

我愣了,心说:合着市场还有放风的?五分钟,若是车程,那是有一定距离的,看开放风居然放这么远。

不行,我盯着暗室那边,别他们接到消息,提前跑了。

这么一想,我立刻跟着人潮往前窜。

“你等等我,好歹给个回复。”那人不知是不是见之前进过暗室,颇有种想黏上我的感觉。

“不考虑,不合作,别跟着我。”我在混乱的人群中前进,几乎刚要望见那烧烤店时,便见里头的人正往外撤,头一个出来的就是吞金和尚。

也不见他跟后面的人打招呼,便自顾自分头行事,往街道左边而去,身形没入黑暗之中。

吞金和尚只是小鱼小虾,不是主要目标,我目光放在后面出来的冯光头等人身上。只见徐老四被他们围着,一行人则与吞金和尚相反往右走。

右侧停着一辆面包车,不甚扎眼,冯光头几人却直接向面包车走去,我意识到他们要跑了。

也就在此时,不远处几辆警车迅速接近,没有鸣笛,在冯光头几人刚要上车之际,便将人给围了。

“不是冲我们来的。”后方又冒出那阴魂不散的声音。

我看了他一眼:“你还不走?”周围的人可都迅速撤了,这里民房多,自然街巷也多,许多区域都不见光。短短五分钟的时间,一条鬼市的人,几乎撤了个干干净净,如同蚂蚁窜入茂密的草丛,难辨踪迹。

“不走,我走什么,我又没犯法。”这人显然底子比较干净,自持遇着警察也无事,因此揣着手,望着街对面看戏。警方有准备,持枪逮捕,冯光头一伙人哪里敢反抗,纷纷举起了双手被铐上了警车。

这进展太顺利了,最近总是不停被人耍,都让我产生自我怀疑了。

猛然一成功,让我颇有种迷幻感。

“你说,警察怎么会找到这儿来?”在我站在巷口,看着警车远去时,身边那人又阴魂不散的出声了。

我道:“我怎么知道,可能是提前知道什么什么交易吧。”

那人道:“警察直奔他们,其余人不管,这说明什么?就是冲着那伙人来的,那个光头你认不认识?”

我道:“不久前在暗室里见过,行事比较辣,不是一般角色,我不认识。”说完,不跟此人多聊,摸出手机打车。好在这哥们儿总算悬崖勒马,见我实在不热情,没有合作意向,便只能放弃,摇头离去。

说真的,人力有限,今天鬼市倒卖的这些小鱼小虾,实在对付不过来。这哥们儿要是再缠着我,我真得送他去警局调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