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三章 诛邪宝器

  回到酒店我倒头就睡,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接了个大活儿太兴奋,这两天我总是睡不好,每天起来都头晕脑胀的。

  第二天收拾妥当,我去了备塘街,一到地儿,果然发现和昨天大不一样。.整个场地变得十分热闹,各种各样的摊位支了起来,各种陶器、瓷器、甚至还有一些字画一类的摊位也混了进来.

  有些摊位不卖瓷器,而是堆着各式各样的土,有些则干脆卖起了工具。

  我是个锔匠,并不是正儿八经的瓷器匠人,但即便如此,这一路逛下去,也让人大开眼界。

  今天来这儿逛的大都是圈内人,要么是匠人,要么是瓷器商,要么是收藏家,因此耳里听的、眼里见得,都与瓷器有关。

  逛了没多久,我突然看见,有一帮人围着一个摊位,交头接耳,看起来那个摊位很吃香,也不知在卖什么。

  好奇之下我凑过去,一瞧,顿时惊了。

  这摊位支的比较宽敞,但上面就摆了一样东西,那东西:筷子长,小拇指粗,顶端尖细发蓝。

  一般人可能不认识这是什么,只有我们行当里的手艺人才能看出来,这是‘金刚钻’,而且不是一般的‘金刚钻’。

  锔瓷行有句顺口溜,叫‘没有金刚钻,别揽瓷器活儿。’

  这个金刚钻,是钻石的一种,可以细细的钻透瓷器、玉器、金器等几乎你能想到的东西,钻孔无痕,若是用其它物件代替,反而可能把孔给钻坏。

  古时候的人看重金玉,不看重钻石,所以那时候锔瓷匠人,搁现在来说,那是人手拿着一颗钻石在干活儿。

  大部分普通匠人用的,都是纯色或者泛黄的钻,除此之外,还有及其稀少的蓝钻头和紫钻头。

  在我们行当里,蓝钻头或者紫钻头,都属于宝器,一般民间的锔瓷匠人,是弄不到的。

  为什么这么说呢?

  因为民间锔瓷匠人,是为老百姓服务,干的活儿大部分是补碗、补锅,或者偶尔给大户人家补个玉器、金器,已经很难得了。

  而再往上,那些达官贵族,除了玉器这些娇贵的东西外,还有更娇贵的,比如古董。

  而古董这东西,有时候很邪门儿,用老话来说,就是年深日久,特别容易藏不干净的东西。

  我太爷爷叫卫先,以前是给王爷当差的,他给我爷爷讲过一个真事儿,后来,我爷爷又当做故事讲给我听了。

  话说我太爷爷卫先,给王府当差时,有一个同行搭档叫毛四,两人分工合作。

  有一回,王爷喜爱的一个古玩把件摔碎了,是一件古玉器,造型是个‘大蝉’。蝉在很久以前,一直是丧葬玉,给死了的王公贵族陪葬用的,寓意着死者能像蝉一样,在地底蛰伏十几二十年,还能活过来。

  后来慢慢的,寓意有所改变,取蝉‘身小而声大’的特征,有了‘一鸣惊人’的寓意,以至于一些读书人、或者想在仕途上有大作为的人,都喜欢玩蝉,希望自己能一鸣惊人,扬眉吐气。

  搁现在,还有很多人买玉蝉,求学业、求事业。

  这话扯得有些远了,咱们言归正传。

  那王爷心爱的玉蝉摔断了半个翅膀,于是活儿分到了毛四手里。

  锔玉,特别是给王爷家办事儿,那就很小心谨慎,这活儿一连干了十来天才完成。

  那几天毛四总对我太爷爷说:“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,那玉蝉阴气重的很,我这几天晚上天天做噩梦,梦见自己往深渊里掉,深渊下有一张大嘴等着吃我。”

  太爷爷于是说:“年深日久,物老成精,那玉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你那给我,我帮你看看。”

  毛四将东西给太爷爷,太爷爷一看,就看出了端倪,道:“这是块儿墓里出土的老玉,新玉是取‘一鸣惊人’之意,但以前的老玉,取的却是‘复活重生’之意。这种东西,最是不吉利,只怕那墓主人的鬼魂还在这玉里,玉一碎,鬼魂就出来作祟了。”

  毛四大惊,问: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  太爷爷出主意,道:“想办法,找个宝器,诛妖灭鬼。”太爷爷说的宝器,就是指蓝色或者紫色的金刚钻,用这种钻去修复邪物,便如同用刀刮鬼,用剑穿妖,诛魔灭邪,十分厉害。

  那个年代的人不看重钻石,自然,去特意寻找钻石的人也少,因而有价无市。普通一把金刚钻,往往是代代相传,更别说极其稀少的紫钻或者蓝钻了。

  皇宫里的匠人倒是有,但毛四没本事接触皇宫里的人,又不敢为了这点儿小事打扰王爷,担心丢了饭碗,只能硬着头皮干活。

  后来玉蝉是修复好了,以金镶玉的方式,用头发丝细的锔钉,组成了一只更小的小蝉模样,趴在玉蝉的断裂处,那设计,别提多绝了。

  原以为东西上交,活儿干完,也就无碍了,谁知到了晚上,就出事儿了。

  我太爷爷和毛四,在王府是一个小房间,一个通铺。

 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的时候,太爷爷突然感觉到一个冰冷的人形物体压在了自己身上,鬼压床似的,让他动弹不得,喘不过气来。

  隐隐约约的,似乎还听到一个男人的喘息声,如同喉咙被卡住了一样,发出一种濒死的气音。

  太爷爷在沉睡中挣扎着,最后将身上那个冰冷的人形给推开了。太爷爷没能醒过来,他如同被梦魇了一般,睡得更深了。

  第二天太爷爷醒来的时候,怀里抱着一个人。

  那时候正是夏天,怀里的人冰冰凉凉的,抱着十分舒服。

  太爷爷迷迷糊糊意识到,自己应该抱的毛四,忍不住感叹:“四儿啊,抱你可比抱媳妇儿舒坦。”一边说着,太爷爷一边睁开了眼,紧接着,就看到了毛四放大的脸:青紫色,朝下的脸布满了大片尸斑,眼睛圆突,早已经死透了。

  太爷爷汗毛倒竖,猛地将人给推开,想起了昨晚迷迷糊糊的梦魇,一时间浑身发凉:难道昨晚那个冰冷的人是毛四?他那时候就已经死了?自己听到的气音,莫非是毛四死亡时发出的喘息声?

  太爷爷再次看向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,整个人抖了抖:难道整个下半夜,自己就被一个死人,这么直勾勾盯着?

  这事儿上报了王府,说是猝死,好再没让太爷爷沾上腥。

  但太爷爷那辈人迷信,在太爷爷所讲的版本中,他笃定的坚信,毛四是被陪葬玉蝉中的墓主鬼魂害死的。因此后来,太爷爷担心自己也会遇到邪门的事,便有意想弄一件儿紫色金刚钻,可惜一直都没能成功。

  而现在,我竟然在这儿,遇到了行当中,让人垂涎的宝器。

  难怪这么多人围着。

  书生禁不住鼠须笔,农民见不得金扁担。

  我虽然不信什么鬼神之说,但作为一个行当里的手艺人,见了难得的宝器,不由双腿生根,站在摊位前不想动了,眼巴巴盯着。

  摊主是个穿着朴素,年约七八十岁的老人,面色黑黄,脸上全是皱纹,我注意到了他的手,指甲很脏,有洗不干净的污渍。

  我们做手艺的人,手一定得时时刻刻保持干净,否则会脏了客户的东西。

  我有一沓替换的白手套,在外面摆摊,不方便随时洗手,所以为了保持手部干净,大部分时间,我都戴着白手套。

  这是一个手艺人的职业素养。

  许多人都围着这个摊位,纷纷问这东西怎么卖,也有怀疑真假,想要拿手电筒照一照,用手摸一摸。

  别看这摊主看起来像个庄稼人,两手脏污,佝偻着背,丝毫没有手艺人的素养。

  但只要有人不守规矩,想擅自伸手去碰那‘金刚蓝钻’时,老摊主一双眼皮已经耸拉下来的眼睛,就会变得格外清明锐利。

  好几个人被摊主的眼神一瞪,都不自觉的规矩起来。

  我一下子觉得这老人家不简单,刚才被他的邋遢外表给欺骗了,差点儿把他当成捡漏的。

  手艺人离不开吃饭的家伙,金刚钻这种东西,别人是不能随随便便摸的,随便摸人家吃饭的家伙,和在大街上对姑娘性骚扰的性质差不多。

  同样的,但凡讲究的手艺人,也不会像这帮看客一般,毛手毛脚去瞎摸。

  因此,我打量了周围的人一圈,便知道里面没有正经同行,心下不由一动,便站直了身体,微微躬身,询问:“这位师傅,请问您这件宝器,我要如何才能请回家去?”

  我一开口,四下围观的人,目光都齐刷刷看向我,明显对我的身形体态和语气言辞感到奇怪,一个个看猴似的看我。

  干一行爱一行,我不理他们的目光,拿出行业中实打实的礼仪询问。

  像这种宝器,你不能问人家怎么卖,谈买卖就俗了,就失去虔诚之心了,你得说‘请’,是把宝器请回家,而不是买回家。

  邋遢老头看了我一眼,满是皱纹的脸上,一直严肃的神情,终于露出一丝满意。

  他冲我点头,声音嘶哑,慢声说:“嗯,不错,是个讲究的,我还以为,祖师爷留下的规矩,都已经被人忘光了。”

  我面上恭敬,心里忍不住吐槽,心说:大爷,祖师爷留下的规矩,不是被人忘记了,而是压根都没人学了,快失传了您造吗?

  紧接着,不等我开口,老大爷开始抄袭《西游记》台词,说:“我这件宝器,有缘者分文不取,无缘者,千金不卖。”

  话一说出口,旁边之前被老头瞪过一眼的中年人便嗤笑道:“这上面镶的可是蓝钻,有价无市,虽然小了点,但要是真的,卖出去,北京起码一套房吧?还什么有缘分文不取……哪有这么傻的人,分明是假的吧。”

  老头冰冷的视线斜斜看了中年男人一眼,紧接着又将目光移到我的双手上,直勾勾盯着,那目光就如同大小伙子见了小姑娘似的,相当火辣,看得我浑身鸡皮疙瘩直冒。

  这、这、这……昨天我还遇到那姓洛的哥们儿,对我又闻又嗅,gay里gay气,今天这老大爷怎么也对我火辣上了?

  苍天哟,为什么要让我如此有魅力,让我不得不承受,在我这个年纪,不该有的英俊潇洒?

  等等……或许我最近应该去女孩子多的地方转悠转悠,没准儿就能凭借我独特的气质,勾搭到一个女朋友?到时候,就能过上‘我端水来她洗脚,我做饭来她说好’的幸福生活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