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三十四章 正面对决

  洛息渊一边喊了句,一边皱着眉头想爬起来,这个动作牵扯到了伤口,他痛的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看他这模样,估计脑子的问题不大,真要脑震荡了,人根本站不起来。

  我道:“你觉得我想干嘛?”说话间指了指他的伤口:“咱们没水。”

  洛息渊愣了愣,显然明白过来我的用意,他喘息了片刻,才松了口气,道:“不必。”

  我道:“兄弟,这种时候就别嫌弃了,那烂泥里面太脏,感染几率非常大。”不等他开口,我接着道:“袭击你的那个黑人,现在估计还躲在附近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来。别耽误时间,我们得快点儿离开这里。”

  说话间,我将腰间空置的打捞袋解开,打算往里面‘放水’。

  洛息渊也认命了,提醒我道:“前段不要,只要中段,中段的尿液是无菌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我看了他一眼:“你这要求有点儿过分了啊,以为水龙头你家开的?”

  他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,没推到,便放下手,神色平静道:“好事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”

  得嘞,送佛送到西。

  我背过身正打算往打捞袋里尿,猛然间,身后的洛息渊大叫了一声:“小心!”下一秒,我眼角的余光处,便瞥见一个黑色的人影,猛地朝我这边扑了过来。

  我下意识的就要躲避,然而这裤子掉了一半,腿脚被绊住,没那么利索,一躲之下自己反而被绊倒,半个身体都滚出了架子边缘。

  我眼疾手快,扣住了边缘,阻止掉落下去的趋势,而那个冒出来的黑影,赫然便是之前那个黑人!这丫估计是记仇,不理会一边倒着的洛息渊,反到直冲我来,一击不中,又朝我攻来。

  我此时才刚刚稳住身形不至于掉下去,他这一下过来,我连躲都没法躲,情急之下干脆放手,腰上一用力,让自己落到了下一层。

  由于下面刚好是口陶缸,我这一荡便落进了缸里。

  黑人第二次攻击又落败,他在上层探出头,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我,嘴里跟不会说人话似的。

  别说中文了,他连英文单词都没有蹦出一个,嗓子里一阵呼噜乱叫,如同野兽。

  这黑人明显已经丧失了神志,失去了语言功能,也不知在这里待多久了,变成如此模样。

  我俩一上一下,视线对上,黑人反倒像是受了什么刺激,嘴里的声音更大,身形如同体操运动员似的,眨眼睛便从上方翻下来,和我掉进同一个缸里。

  我刚才用匕首刮洛息渊伤口处的烂泥,压根儿没来得及还刀入鞘,匕首还在洛息渊身边呢,我手头上一时连个武器都没有。

  那黑人一下来,带着利爪的一双手,这次便直接往我脖子上划。

  是划,不是像之前那样抓。

  这要被他划上,我这气管和大动脉还要不要了?

  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,让人连思考反应的时间都没有,千钧一发之际,我的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反应,猛地往下一蹲,然后往后一仰。

  这一番动作,让我躲过了黑人致命的一击,与此同时,身体也翻出了陶缸,在架子上滚了两圈,滚的人灰头土脸。

  那黑人速度快的跟猴一样,我刚滚出陶缸,正打算爬起来,他已经迅速翻出,再一次朝我扑过来,这一次我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  后面是另一个陶缸挡住去路,右手边是山壁,左侧是十七八米高的悬空,我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完了!

  我心跳一顿,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。

  人在危机关头,很多时候大脑是反应不过来的,电视剧里那些主角遇险的瞬间,回忆起大段大段人生的,纯属虚构。

  就在我的身体和大脑,都接收到必死无疑的信号时,黑人冲过来的动作却猛地一顿。

  我定睛一看,却发现不知何时,一条彩色的绳子,竟然套在了黑人的脖颈处。那绳子收紧,拖着黑人往后退,而黑人背后,赫然便是洛息渊。

  这小子和黑人背对着背,手里的绳子在我都没注意的瞬间套住了黑人,此刻以一种反向的姿态,双手握着绳子的两头,勒着黑人后退。

  这绳子是一款救生绳,别看它细细的一条,但材质特殊,受重能力极其强,不使用的时候,是以一种‘活盘’的方式,编成一个手带。需要用到的时候,只需要将两个扣一拉,就可以松成一条细细的绳索。

  我之前打眼一瞧洛息渊手腕上戴这么一条五彩斑斓的手带,还觉得有趣,说他审美广阔,被洛息渊科普了一番,没想到现在这绳索居然救了我一命。

  黑人被细绳死死勒住脖子,立刻展开反抗。

  按理说目前这样的局面,洛息渊是占有绝对优势的,毕竟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,都会失去反抗能力。

  若是粗一些的绳索,反到能有反抗的机会,但越是这种细索,陷入肉越深,杀伤力越是强大。

  然而,情况却截然相反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工具的作用被降低了。

  我身高一米八,洛息渊和我差不多高,但这黑人,却比我俩都高出了一个头,至少一米九的模样,而且身形健壮灵活。他被洛息渊如此制住后,竟然凭借蛮力,反败为胜,将洛息渊一个过肩摔,狠狠的摔到了我跟前。

  “唔!”姓洛的闷哼一声,在架子上挣扎了一下,神情痛苦。

  “老洛!”我惊的一声大喝,却顾不得去查看他的情况,因为那黑人扯掉脖子上的绳索后,更是凶性大发,仇恨值再一次被洛息渊吸引过去,整个就朝倒着我前面的洛息渊扑了过去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我看见黑人腰间的伤口,那地儿应该就是我之前刺伤的,现在没流血了,但伤口还在。

  我二话不说,整个人撞上去,右手竖起,往那黑人的伤口扎了过去。

  这一下扎的够狠,黑人惨叫了一声,捂着伤口后退,迅速往黑暗中钻去,一眨眼又消失了个没影。

  我们的探照灯还留在上一层,光照范围有限,一时间也瞧不见那黑人躲哪儿去了。

  我神经紧绷,一边注意着黑暗中的响动,一边后退至洛息渊身边,也没工夫分神去看他,只能问道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  他这时已经捂着胸口的伤站了起来,声音有些嘶哑:“不碍事。”

  我道:“这黑人有些棘手,速度太快,来的快,躲的也快。”

  洛息渊喘息有些粗,断断续续道:“先上去再说。”

  他胸前受伤不好使力,我借力推了他一把,让他先爬上去,紧接着自己跟着上去。

  拿到探照灯后,我立刻四下扫射,光线可见处,没能再看见那黑人的影子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