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三十四章 新任务

  前来的人当中,不仅有警察,还有一个我比较熟悉的面孔,是博物馆的副馆长。他身形微胖,这一趟上来挺为难的,喘着粗气迅速朝我过来:“小卫、小卫同志,还好我们没有来晚。”

  “你们来的太及时了。”

  接下来一切进展顺利,张宁等人无法反抗,被迅速扣押,受枪伤的驭兽师和张宁那个手下,伤口也做了紧急处理,所有人开始下山。

  受伤的两人以及我和老洛进了医院,张宁等人一道去了警察局,一路上我跟随行做笔录的警官,将事情交待一通,驭兽师那儿,这次我也没帮着打掩护。

  他毕竟已经背了人命在身,该如何处理,一切交给法律去叛断吧。

  医院到不算乱,我做完检查,挂着水做完笔录,就在病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。

  此时真正乱起来的,应该是马家的人,还有那个所谓的地产公司。

  按照现在的情况,那地产公司明显也和马家是勾结在一处的,如此,也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当时受伤后,那中年女人敢明目张胆的去医院了。

  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还没怎么了解最新进展,便借到了金陵那边打来的电话。

  何玲珑特别‘冷漠’,一接电话,便开始关心我的身体,听说我无恙后,话锋即刻一转:“既然身体没什么问题,就别在医院躺着了,我给你订下午的票,立刻赶回来,然后明天我们要长途出差。”

  “……”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何玲珑在工作上雷厉风行我是知道的,不过考古院的工作,本身就是个‘慢活’,文物查证也好,修复也好,都需要慢,都需要稳,出什么差,要这么火急火燎,还非得带上我一个伤号?

  不等我发问,何玲玲就主动解释:“你这次算是立功了,最新得到的消息,斗彩杯那个盗窃案子,背后有大文章。我也是刚接到的消息,我觉得这个机会很难得,你不应该错过,所以争取了名额,把你给带上。”电话那头有人似乎在喊她名字,何玲珑便急急忙忙挂了电话:“具体情况,等会面再说,总之,你身体要是没什么大毛病,就不要错过这次机会,立刻赶回来……博物馆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,警方需要配合的地方,博物馆会出面。”

  交代完,也不等我多说,便挂了电话。

  斗彩杯的案子,大有文章?何玲珑是个靠谱的人,而且因为上次的卧底行动,她一直对我关照有佳,既然说是好机会,必然不会坑我。

  左右身体无恙,我打完点滴便和医生报备出院,出院时顺道去看了看老洛。

  驭兽师那边我看不了,因为他现在属于犯罪嫌疑人,虽然在病房里,但不允许探视。

  “我得赶回金陵城城去。”

  老洛躺病床上点了点头,手上还挂着水,病房里有个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,我没见过,但明显不是护工一类的,大约是洛息渊自己的人。

  “你没有什么要跟我坦白的?”

  老洛道:“你是想问那些走火的枪支,还是想问什么时候报的警……又或者想问,我来这里的目地?”

  我看他四平八稳这副样子,就知道这丫又要咬死不承认。

  也不知,是不是被他忽悠习惯了,一时到也不觉得多气愤,反而忍不住笑了:“我发现,我拿你是没辙了。得,好好养伤,我走了,到金陵有空聚。”

  洛息渊估计良心发现,知道自己太不仗义,总算说道:“回到金陵,等你有空,我设家宴向你赔罪。”

  家宴?

  洛家老派,按照旧时的规矩,家宴的诚意更大,将客人请入家门,哪怕是一桌素宴,意义也大过在外的山珍海味。

  现代人到没那么讲究,即便只是些酒肉朋友,也能随随便便就领进门撸串了。

  老洛在这方面作风老派,所以,我知道这是很大的诚意了,但我觉得这小子太爱忽悠人,不能助长他这种气焰,于是我道:“事务繁忙,短期内,恐怕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他问:“短期是多久?”

  我道:“一两年之内吧。”

  洛息渊抿了抿唇,片刻后,对病房的姑娘道:“小联,送客。”于是,我被赶出……送出了病房。

  当天下午,搭乘何玲珑订的火车票,照旧又是十多个小时,晚上才回到家,天儿太晚,也没联系她,第二天清晨,刚一去上班,就被院长招到了办公室。

  一向和蔼健谈,甚至有些话痨的院长,一大早,便神情严肃,一头白发,梳理的一丝不苟,我进去时,考古院其余几位同事都在。

  我最熟悉的是何玲珑,另外还有两人也是同事,认识,一个是书画方面的专家,四十多岁,我叫他史老师;一个是丝帛服饰方面的专家,我叫他魏老师;这两位老师,我暂时还没有深交。

  我心里打鼓,论资历,除了何玲珑,在场的都是老前辈级别的。

  何玲珑比我大不了两岁,历史专业毕业,主修文物鉴定,不过这一门学问,都需要年龄积累,因此,在‘作业’方面,她在院里排不上号。

  但一个单位,也不能光是全部埋头做研究的人,总得有个‘统筹’,何玲珑跟我一样是研究员,但平时主要做交流调度。

  我虽然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,但看史老师二人的分量,就知道,自己这会儿能站在这儿,肯定是何玲珑又推了我一把。

  然而,让我意外的是,事情似乎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,并非是给我走了‘后门’,只听祁院长见了我,便道:“这次的任务很紧急,大部分是文字资料,还有很多氧化极快的丝帛,所以,时间上,我们要争分夺秒。这次行动能被发现,也有卫无馋同志的功劳。小卫啊,身体没有大碍吧?”末了他问了一句。,

  我自然是回答无碍,满脸疑惑,本想问问究竟怎么回事,却见祁院长没跟我机会,继续往下交代:“你们都回去收拾一下,中午十二点准时出发。这次去的时间比较长,有家室的,把家里安顿好。小何,无馋同志来的晚,你把情况详细跟他说一说。”

  何玲珑点头,散会后,史老师和魏老师迅速离开,便剩我跟何玲珑往考古院外走,边走,她便告诉我了其中原委。

  我听完,发现果然跟我有些关系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