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三十六章 开工

  接下来的山路,比飞行时间长的多,一路驶入大巴山深处,在晚上七点多左右,车辆停下,路边有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在等我们。

  他热情的迎上来,顺势接过何玲珑手里的包,用带着川音的普通话表示欢迎。

  由于情况紧急,他并没有多耽误,带着我们,沿着一条江水,顺着沿岸往上。

  “我是通州考古所的研究员,姓秦,叫秦川,你们叫我小川就行。旁边这条,是嘉临江的分支,本地人叫‘巴蛇江’,咱们的营地在江上游,不通公路,大家吃点儿苦,尽量赶早到,还得走三小时呢。”

  我问:“为什么叫巴蛇江?”

  小川说:“因为细嘛,不像主江那么壮实,像条小蛇。”

  我看了看旁边崩腾的江水和翻滚的白浪,心说不愧是民风彪悍之地,这还叫细呢?这要真是蛇,估计也是白素贞那种修炼了千年的大蟒蛇。

  此时已经是十一月的深秋,下午有阳光时还暖和些,此时太阳徐徐落山,我们行走在江岸边,便觉得水汽蒸腾,寒意袭人,比金陵地界要冷一些。

  江岸边全是乱石,棱角分明,越靠里面的越圆润,越是外面的越锋利。

  小川说是地震滚下来的新石料,所以比较锋利,走的时候得小心,若是踩滑,一脚下去,大小腿可能被锋利的山石料划伤。

  史老师和魏老师都是接近五十岁的人,但他们长期进行野外工作,经常出外差,体力上很不错,我们一行五人,虽然有老有壮,有男有女,但体能上都达标,一口气沿江徒步了三个小时,上上下下,一直到晚上十点多,便按计划到达了营地。

  远远地,便能瞧见尽头处人类的灯光,在江水奔腾的深山峡谷里,带给人文明之感。

  蜀地巍峨,一个转身,便仿佛走入原始,回归千万年前,这种古老和文明的交汇,让人心头一瞬间变得豁达广袤。

  营地里传来不小的动静,十几展大灯吊着,发电机轰隆隆作响。

  帐篷和工棚,沿着江岸的山坡,高低错落的排列着,零零星星算起来,接近两百个平方。

  我有些吃惊:“这么多人?”一眼看过去,不少穿着工装的壮年人在活动。

  小川道:“一部分是工人,协助挖掘工作的,剩下的跟咱们一样。”说话间冲那边吆喝了两声,表示回程了,工棚里便有两人站在坡口朝我们张望。

  二人都是五十岁左右,一男一女,架着眼睛,男的身形消瘦,女的身形微胖。

  碰头后,没想到史、魏二人,与这一男一女是认识的,上前老友重逢似紧紧握手寒暄。

  只听魏老师,握着女人的手,感慨道:“葛姐,咱们十多年没见了。”

  葛姐笑,眼角堆起和蔼的鱼尾纹,说道:“是啊,十三年前,咱们四个在新疆共同参与了半年的发掘工作,打那之后各忙各的,都没有机会再聚。”

  魏老师笑道:“你老了,有白头发咯。”

  葛姐笑,说:“不比你,天天坐在办公室,金陵城的风水养人,跟十几年前一样,没变。”

  魏老师哈哈大笑,忙说冤枉,指着我和何玲珑,说:“这些小年轻才坐办公室,我可是一直奋战在一线的。”

  葛姐旁边的男人道:“十三年后,咱们又得一起干活了,哈哈……快,别耽误,坐下歇一些,我跟你们说说进展。”说话间,二人迎我们到了帐篷里,几个搪瓷杯,泡了浓浓的茶叶,一人发了一个杯子。

  葛姐道:“喝些茶,暖身又提神。”

  于是,我们一共七个人,便在深秋的山里,围在帐篷中抱着大茶杯,开始了第一次‘会谈’。”

  这次行动,有葛姐和老乔为总指挥,老乔也就是和葛姐搭档的男人。

  当然,我不能跟着这么叫,我得叫葛老师和乔老师,总之这地儿,一眼望去全是老师。

  二人率领的队伍,不计协助的工人,一共十二人,这十二人中也包括他们自己。

  目前有四人在休息,剩下六人还在夜战,平均每人只能睡三个小时,没办法,抢救性发觉,多耽搁一点时间,里面的文物受损就严重一分,特别是丝帛木牍这些风化很快的东西,很多接触水氧,要么就粉了,要么就褪色了。

  你把东西掏出来的前几秒,灯光一打,仔细一瞧,仿佛刚刚埋进去一样,但是,仅仅几秒的空气接触,无形的气流一扫,看似崭新的东西,就如同瞬间被剥了皮,能留下痕迹是好的,直接碎成渣也很正常。

  正因为如此,所以接下来这里的工作,是可以预见的艰难。

  这个帐篷是最大的一个,主要用于开会,所有的挖掘进展资料,也都以书写笔记的方式,放置在桌案上。一边讲,这边史老师二人,已经拿着资料开始翻看。

  我跟何玲珑凑上去看,是一层一层的结构图,一层比一层精细。

  老乔道:“我们是昨晚到了,连夜搭棚架设备,今天上午,各地来的同志们汇合,然后一下午都在做测绘,这是我们一天的成果。”我大为吃惊,一天就把结构图纸给摸出来了?

  我下意识的问了句:“这图准吗?”

  老乔看了我一眼,说:“精益求精,还有六位同志,带着工程人员,在分散做测绘,我们争取今晚得到最准确的结构图,明天黎明前,一定要启动正式挖掘。”

  也就是说,老乔他们只比我们早到了一天,就迅速将这个‘基底’给搭建了出来,还一刻不停的摸这个巴陵墓葬的结构,光是看这些资料,也能想象到他们的工作强度和急迫。

  葛姐二人也没多说,并不耽误我们休息时间,说让我们去修整三个小时,然后上工。

  我跟何玲珑还没回答,史、魏二人就立刻表示在飞机和车上睡够了,时间紧迫,没必要再做修整,连夜上工要跟着一起去测绘。

  都是常年在外工作习惯的人,雷厉风行,老乔和葛姐客气话都不说,大喜,直接安排工程人员,带着二人去上工。

  其间何玲珑跟着史老师去了,魏老师让我跟他走。

  其实结构测绘这事儿,他们考古专业出身的,都学过,上手就能帮忙。

  我是匠人出身,进了考古院后,各种资料看了不少,对于流程也了然于心,但真正上手却没有,完全的纸上谈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