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三十六章 可见可不见

  短暂的震惊过后,我拔腿便往洛息渊消失的位置狂奔,黑暗中,我的脚步声格外清晰,脚底火辣辣的疼痛,让人又急又躁。

  我一口气跑到他之前所在的位置,目光看向右侧的山壁:刚才洛息渊就是往右边一靠,然后整个人就消失的。

  这明明是一片石壁,洛息渊怎么会……我下意识的抬手碰了碰,然而这一碰,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,我的手,竟然直接穿透了石壁。

  异度空间?霎时,我看过的那些美国星际片开始在脑子里打转,惊的我立刻将手给收回来。

  我这活了二十多年,除了在电影里,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场景,眼前明明是一片山壁,结果手却能穿过去。

  这后面,会是个什么场景?虫洞?穿越时空?空间裂缝?原谅我美国片看的太多,此刻混乱的大脑,在短暂的梳理后,只剩下一个问题:洛息渊进去了,我要不要跟上去?

  若是其余人,我为了自身安危,肯定不会管这闲事,但姓洛的……不知为什么,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,但我看他,是怎么看怎么顺眼,如同老友重逢一般。

  让我对他的安危视而不见,我心里还真不是一般的纠结。

  此刻,我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随着情绪的动荡,变得粗重起来。

  在这个古怪的‘空间’前站了一分钟左右,我深深吸了口气,提着探照灯,眯着眼睛,朝石壁跨了过去。

  既然都约好了喝茶、听戏、撸串,怎么能让这姓洛的,就这么消失在这个鬼地方呢。

  穿过去的瞬间,没有任何感觉,也没有我想象中时空扭曲一类的东西。

  我的第一感觉,是一阵强光,本身我手里的探照灯,光线就已经很强了,而此刻,光线仿佛又被增强了数倍,刺的人眼睛都睁不开。

  我下意识的闭了闭眼,片刻后才睁开。

  这下我发现了不对劲,只见此时,我所处的位置,不是我想象的什么时空隧道,而是脚踏实地的一条通道。

  这条通道笔直的向前延伸,见棱见线,人工痕迹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的。

  而通道的两侧以及顶部,全都铺着一种我没有见过的东西,光溜溜、明晃晃的,反射着我手里的探照光。

  好像是磁片。

  密密麻麻,如同蛛网般的磁片。

  它们以一种奇特的角度贴满了四周,光打上去,层层反射间,异常夺目。

  我立刻转身往后看,却能很清晰的看见后面放置陶缸的架子。

  我心中一动,立刻往回走,两步便走回了架子处,再转头看时,后面哪有什么通道,又变回来平平无奇的山壁。

  我再一次穿过去,便又是那条反光极强的磁片通道。

  这下我顿时明白过来了,这不是什么虫洞或者异空间,而是本来就存在的一条通道,而且是敞开的。

  只是,不知道是运用了什么设计方法,竟然可以干扰人的视线,让外面的人看起来,仿佛通道口被石壁遮挡了一般,而身处里面的人,却并没有障碍。

  更让人惊奇的是,我发现,即便我将手里的探照灯朝通道外打,按理说应该穿透出去的灯光,却仿佛真的被某种实体给挡住一般,丝毫无法透出去。

  相反,这种行为如同激发了某种特性,通道内光线的反射,会变得更加强烈,晃的人眼睛都没法睁开。

  看样子,刚才洛息渊的消失,事实上只是进入了这条通道……

  这姓洛的!一会儿逮着了,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不可,他怎么这么会找事儿呢?我拿他当好友,他到好,转头说走就走,连话都不知会一声。

  想到此处,我又觉得不对劲:洛息渊醒来后就一直同我在一起,对于这里的环境并不熟悉。在我往动口爬的过程中,按理说他应该在下面警惕的等着。即便是憋不住到处溜达,以至于溜达到这个洞口处,也不该一下子就进来。

  毕竟这洞口很古怪,障眼法般,让它看起来与山壁无异。

  一个正常人,不可能走着走着,就莫名其妙往自己往墙上撞啊……除非……我脚下一顿,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:除非这人,早就知道有这么个地方。

  洛息渊,是骗我的。

  他根本不是来做什么遗迹考察的!

  这瞬间,我心头一阵愤怒,涌起一股被欺骗的感觉,但转瞬,我又想到自己的事儿: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关系再亲近,都有不愿意为人道出的事情。

  我和洛息渊一见如故,几面之缘,便以视他为至交好友,可即便如此,我不也隐瞒了自己来此的真实目地吗?可我的隐瞒,并没有恶意,既然如此,洛息渊对我有所隐瞒,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  想起我俩相处间的细枝末节,我断定洛息渊不可能是什么恶徒,便舒解了刚升起来的怒意,抬步顺着这条通道往前走。

  这些密密麻麻,蛛网一般的开片,比我之前那件儿金丝铁线还要密集,有些是平贴,有些是侧帖,有些是直贴,而且仿佛是遵循着某种规律一般,呈现出一种几何美感。

  究竟是什么人,在这山体裂缝中,如此大做文章?先是外面密密麻麻收纳的陶缸,再是这一条奇特的通道。

  这些如果都是‘窑村’的先民弄出来的,那这帮村民,未免也太厉害了点吧?

  说实话,光是外面那个天坑,到并不足以让我震惊,毕竟那是天然形成的,‘窑村’的村民,只是进行一点儿后天加工,将这儿改造成一个收纳地,到并不是什么大工程。

  可眼前这条通道,那个‘可见可不见’的入口,这些奇特排列的瓷片儿,可就不是一群窑村村民能干出来的事儿了。

  看来,这地方,隐藏着不少秘密。

  赵羡云等人所寻找的那个什么……闻香通冥壶,会不会就与此有关?

  一边走,我一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。

  由于灯光反射实在太刺眼,我不得不脱了上衣,将探照灯的灯口包裹住大半,降低通道内的光感,这才觉得眼睛好受些。

  一边往前走,我一边喊洛息渊。

  “老洛。”

  那小子不回我。

  顺着走出大约二十来米,通道尽头处出现了一条向下的石阶。

  这石阶下方没有贴瓷片了,因此不再有强烈的反光。

  此处没有别的路,洛息渊应该是顺着阶梯下去了。

  这丫的,究竟来这儿干嘛的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