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三十八章 我为刀俎

  “是你!”我坐在地上,片刻后反应过来,这个姿势未免有些怂,于是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看着赵羡云。

  他不是应该在生死湖边吗?怎么一转眼,居然到这儿来了?

  赵羡云喘着粗气,显然,被泥土堆压着,令他呼吸困难,整个人说话中气不足,声音发虚:“把我……弄出去。”

  我站着没动。

  赵羡云抬目看着我,神色狠厉阴沉,又加了一句:“该死的,把我弄出去。”

  我道:“你这是求人的态度?”

  “你……!”他神色一变,一脸的惊怒,一字一顿道:“你在找死。”

  找死?呵,都这会儿了,还给我端着架子呢。

  我冷笑一声,蹲下身,拍了拍他的脸:“赵老板,拜托你搞清楚状况。”

  赵羡云侧了侧头,咬牙切齿:“你不怕我出去,弄死你?”

  “呵,那你也得出的来才行。”

  赵羡云双目充血,喘着粗气瞪着我,而我此刻,面上虽然笑呵呵,心里却并不平静,无数疑问在脑子里打转。

  被埋的是赵羡云,那么洛息渊去哪儿了?赵羡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?楚玉等人是不是也在这个山体大迷宫里?

  现在我该怎么办?是留在这儿让他自生自灭,甚至去添两把土,还是把人给弄出来?

  若是把人给弄出来,我岂不是相当于自己给自己挖坑?思来想去,我觉得恶有恶报,还是让他自生自灭的好。我不去往他头上添两把土,不是我多善良,而是我有做人的底线。

  念头一定,我转身想离开,赵羡云见此大喝:“你回来!”

 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,见他满头满脸的土,唯有一颗脑袋和小半截手露在外面,整个人面庞充血,狼狈异常,不禁笑道:“怎么,赵老板是有什么遗言要交代?”

  赵羡云喘着粗气,神色依旧狠厉,但语气没之前那么凶恶了,他有些服软的架势:“你救我出去,之前的事,既往不咎。”

  “之前的事?哪些事?”我问。

  他憋着火,哑声道:“所有,我放你自由,之前所有的一切,就当没有发生过。”

  我道:“你是做什么买卖的?我怎么敢相信你?让你在这儿自生自灭,才是最稳妥的办法。”我是守法的公民,无论如何,我不会杀了他,但让我救他,给自己挖坑,除非我脑子秀逗了。

  常言道,恶人自有天收,就让老天爷收拾他吧。

  我转身离开,并没有将赵羡云的事儿放在心上,只是想着洛息渊。此刻,裤兜里的那把打火机,随着我的走动,在大裤衩里晃晃荡荡的,不停的提醒着我还有洛息渊这号人。

  他手里头没有其他光源,唯一的光源打火机,为什么会掉在地上?道儿只有一条,他是不是在塌方带后面?他是被埋了,还是另寻他路逃生了?

  这些念头在我脑海里打转,不知怎么的,这瞬间,我脑子里想的,竟然是几个月前,杭城相见的场景。

  日头西斜,金色的夕阳,照在老旧无人的街道上,姓洛的,蹲在简陋的摊位前,笑着拿起了那把壶……

  我脚步不由得一顿,也就在这瞬间,身后的赵羡云急了,喊道:“我给你钱!我发誓不会动你,你救我一命,我给你钱,我手机有电,当场可以转给你!”

  我侧头看了他一眼,心下数个念头交错,最后其中一个念头占了上风,于是我立刻返回他跟前。

  赵羡云松了口气:“快、快把我弄出去,我快不能呼吸了。”

  我没吭声,开始挖土。

  钱?我若是单纯为了钱,早八百年前就开始弄虚作假,脱贫致富了。

  谁稀罕他这来路不明的黑钱。

  我将他的另外一只手挖了出来,他双手扒着地面,试图自己往外挣扎。

  我没给他这个机会,单膝一跪,压住他的上脊背,让他不能动弹。这个动作,估计让赵羡云感受到了很大的侮辱,他眼睛顿时红了,嘶吼道:“你他妈的找死!”

  我冷冷瞥了他一眼,道:“再废话,我就把你重新埋回去。”

  赵羡云憋着气,喘息的厉害,片刻后才泄气的问道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我懒的回答他,将自己那件体恤撕扯开来充作绳索,把赵羡云的双手反剪在身后,扎的牢牢实实,确定他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挣扎开,才继续挖人。

  赵羡云气急:“你绑我做什么?担心我出来后收拾你?我告诉你,我赵羡云虽然干的是违法的买卖,但却不屑于与你这种人食言,我说出去的话,一言九鼎。”

  九鼎你大爷!我嫌他聒噪,于是把剩下的衣服团了团,直接将人的嘴给塞了。

  “唔、唔……”赵羡云不可置信的看着我,塞了团布的嘴,有点儿像‘豌豆射手’,那可是我为数不多会玩的手机游戏。

  于是我道:“biu~biu~biu~发射。”

  “唔、唔、唔……”赵羡云龇目欲裂,一副恨不得宰了我的模样。

  我想了想,道:“衣服确实有点臭,在烂泥里泡过,上面还有一些蛆虫的尸体……啊,不对,是蛋白质,你好好享受吧。”说完,我继续挖土,将赵羡云整个挖出来后,拖到一边。

  姓赵的身上同样没有装备包,但腰间有个胀鼓鼓的腰包,身上的衣服也处于半湿半干的状态。

  我将他的腰包打劫过来,又将他的外套给脱了下来。由于他双手反剪绑在一起,外套没法脱下来,我便做了一下改造,将俩袖子切了,后背划开一道口,方便脱下来,弄成了一件骚包无比的小马甲穿身上。

  骚包就骚包吧,总比裸奔好。

  做完这一切,我目光再次转向塌方带,继续开挖。

  没错,救他出来,跟他刚才开的条件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我全是为了洛息渊那小子。

  老洛啊老洛,我现在才发现,自己对你是真爱啊!

  挖了没几下,我发现自己坚持不住了,本身手套就用光了,身上又没有可以利用的工具,光用手挖土,将赵羡云挖出来,就已经很吃力了。

  而此刻,这片塌方带,也不知道有多深,真靠着一双手挖下去,估计这双手废了,都不一定能到底。

  我停下来,甩了甩手上的土,将主意打到了赵羡云身上。

  赵羡云一直愤怒的唔唔唔乱哼,猛然接触到我回头的目光,他估计是感觉到了什么,嘴里也不出声了,整个人立刻警惕起来,目光缩紧,戒备的看着我。

  “呵。”……我冲他一笑,这丫脸上的戒备,顿时变为惊吓。

  “我有这么可怕吗,嗯?”说话间,我将他嘴里的布扯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