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三十二章 恶战

  黑人速度太快,出手太狠,我虽然被他一拳打的五脏六腑一阵痛,但也清楚这种情况下,可没有让人缓气的时间。

  因此,我左手捂着胸口,右手的匕首迅速在前方无章法的挥舞起来。黑暗中我虽然看不见东西,却能听见黑人不停挪动身形的声音。他很明显的数次想要靠近,但都碍于我手里的匕首而难以近身。

  很显然,这黑人是可以在黑暗中视物的,也不知他一个外国人,缘何会在这里,把自己弄得跟个野人一样。

  我想起了那具国外的尸骨,暗暗揣测:莫非这黑人,就是当初杀死那具尸骨的凶手?

  这些念头都只是一瞬间的事,这种情况也根本不容我多分析,一边挥舞着匕首阻止黑人靠近,我一边思索着对策,发现此刻的情况着实棘手。

  没有光源,这是最糟糕的,我无法了解这里的情况,想跑路都不知道往哪儿跑。

  后退,是二十多米高的山壁,根本没时间让我安全爬下去撤退,往前就是那个黑人,而洛息渊,十有八九就在前面。

  那么,摆在我眼前的只有一条路……

  我深吸一口气,压下胸口的疼痛感,不再将注意力集中在毫无用处的眼睛上,而是将全幅心神,都用在了耳朵上。

  一边听着黑人的动静,我心一横,报着豁出去的态度,追踪着声响主动攻击!

  不是他倒下,就是我倒下,我虽然最近倒霉了一些,但日子可还没活够呢。

  拜拜了您,看谁斗的过谁吧!

  我自知这黑人体力强悍,速度又快,想斗倒他,首先就别指望自己不受伤。因此,我做好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准备,认准位置冲上去时,也不避讳对方的拳脚。

  黑暗中,我感觉到黑人的一股拳风直朝我脖颈处而来,以他那力道,这一拳下来,我的脖子估摸着就断了。我反应极快的弯腰,与此同时匕首往前狠狠一划,便听噗嗤一声,伴随着一阵热血直喷到我脸上。

  一击即中!

  “嗷!”黑人发出一声受伤的怪叫,紧接着,我便听到他的脚步声迅速远去,显然是逃跑了。我下意识的想追上去将人放倒,但跑了两步才意识到自己手里头没有光源,盲目追上去,和找死差不多。

  为今之计,我还得返回洞口处,先下去,将之前掉落的打火机捡起来才是正事。

  然而,刚后退了没几步,我脚下猛然踢到一样东西。

  那东西的触感,有棱有角、规规整整,不像是乱石一类的。我立刻蹲下身一摸,顿时摸到一片粘腻,伴随着一股铁屑味儿。

  是血迹。

  而这东西的外形我相当熟悉,赫然就是我那只水下探照灯。

  之前它被洛息渊拿在手里,没想到遗失在了这处,估计是洛息渊昏迷之际,被拖拽着从腰上掉落在了此处。

  我这会儿正愁光源呢,这探照灯来的算是‘雪中送炭’,我立刻一按开光,顿时,刺目的强力光柱照射出去。

  在黑暗中待了这会儿功夫,猛然间一见强光,眼睛还真有些吃不消。我稍微闭目了两秒适应光线,再睁开眼时,眼前的情景便展露无遗。

  探照灯上布满了血,灯头处都糊了大半,这血相当新鲜,还在机身上流动着,显然是刚才被我刺伤的黑人留下的。

  我这才猛地反应过来,自己满脸都是人血,恶心之下连忙擦了两把,顺势提起血糊糊的探照灯观察周围的环境。

  一看之下,我目瞪口呆。

  原以为自己这次进入的,也是一道山体裂缝,但这会儿就着光线一看,我发现此刻所处的这个洞口,和之前的山体裂缝有很大的差别。

  此刻所处的洞口,也是一条往深处蔓延的通道,对面有强劲的暗风吹来,风中夹杂着一股难以言表的怪味儿。

  这些都不是主要的,主要的是,这条通道四周,有非常明显的人工雕琢的痕迹,因此呈现出一个比较规整的圆形。

  是谁,在这个地方,扩出这么一条通道?

  我满心疑惑,提着探照灯往前小跑。

  被我刺伤的黑人,一路上流下了滴滴答答的一串血迹,看起来伤的还挺重。

  之前四下里一片黑,导致我也不知道究竟刺中了他哪个部位。

  该不会扎中什么要害了吧?这人要是死了,我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?

  越往前,暗风越强,最后光线的尽头处,再一次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空间,与之前那空间结合起来,就像一个隐藏在山体中的大葫芦。

  然而我一走进这个空间,整个人就懵了。

  这里不像第一个空间那样全是烂泥臭水,相反比较干燥,灯光打过去,地面并没有什么乱石,坚实平整的土地,显示出有夯实和常年踩踏的痕迹。

  风是从头顶吹来的。

  我将灯光往上打,看不见出口,但能看见夜空中露出几颗寥落的星星。

  这下我可以确定,自己应该是处于一个开放的大坑中,这个大坑应该是天然形成,但被人为利用、加工,形成了我现在所能见到的模样。

  灯光照射到的石壁四周,架设着一排排灰褐色的架子,如同置物架般,一层一层往上挪,仿佛一个巨大的藏书馆。

  这些架子非常厚,明显可以看出是陶泥砌出来的,上面放置着的也不是书,而是许多还没有上釉的原胚大缸。

  这像是过去老百姓家用的水缸,架子和缸表面都积满了灰。

  饶是这些东西看起来简陋粗狂,但数量众多的整齐排列着,灯光打过去,颇有种壮观感。

  这地方,到是有些像个仓库?

  只是,这仓库也过于规整和宏大了,让人一看,就觉得应该是收藏重器的地方,可配上这些大陶缸,就实在有些不伦不类。

  黑人的血迹,到这儿就消失了,血迹旁边两三步开外的地方便是山壁,最低的一层架子,离地约有一米高,架子空处,有两滴鲜血。

  躲到架子里?呵,捉迷藏吗?

  我握着匕首迅速查看架子血迹旁边的大陶缸,里面都是空的,由于长期静置,因此积了厚厚的土灰。我顺着架子迅速往前走,发现架子上有很多来来回回的脚印和一些拖蹭的印记,显示经常有人在这些架子间活动。

  联想到黑人的速度和之前的攀岩能力,我不由抬头望上看。

  密密麻麻的陶缸,一层一层的排列着,如同兵马俑似的。

  不出意外,那黑人……就藏在这些架子间或者其中一个陶缸里。

  那么,洛息渊呢?

  昏迷……甚至可能已经……死了的洛息渊,是不是也被那黑人放在这些架子间的某一处?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