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三十九章 救人(上)

  我旁边的老吴搓了搓手,问我:“要不要去二号点,把情况汇报给领导?”

  这事儿肯定得汇报,即便二号点的人手过不来,要不要救人,也得由领导们说了算,这人命关天的事,我不能自己做主。

  于是我道:“行,你汇报,听上头指示。”

  老吴从兜里掏出手机,拨了个电话,应该是打给葛姐或者老乔的。

  老吴在电话里将情况迅速说了,电话那头似乎是有什么指示,便听老吴练练点头应是,神情逐渐凝重,从他的神情中,我猜测到了结果。

  他一挂完电话,我问:“救人?”

  老吴迅速道:“是,二号点那边一场大雨后,情况很不妙,所有人都在赶工奋战,过不来,这里只能交给我们办。乔老师说,不管里面是犯罪分子,还是别的什么,人命为重。就算是罪犯,也该救出来之后,交由法律处置。我们作为国家公职人员,即便不是警察,也要将民众的安危,放在心上。”

  时间不等人,滑坡随时可能继续,我们刚才来时,只带了简单的挖掘工具,这会儿要下去救人,设备不够。于是便让队伍里两个比较年轻的工程人员,回去取装备。

  他们年轻力壮,脚程快,事儿托付下去,二人迅速往基底去,可以说动如脱兔。

  还剩下两人,继续牵着我和老吴的安全绳,我和老吴,则一人一把马蹄铲,顺着之前的人挖开的洞,重新开始往里掏,一边掏,一边将土往两边做,尽量压实。在土坡上的两人,按照老吴的吩咐,拔了一些枯草树杈棍一类的扔过来。

  我们边掏,边将这些东西往洞周围填。

  由于是要救人,和先前的盗洞不一样,因此上面直接被我们全部掀了,但往里的时候掀不了,还是得利用手头上能弄到的现有材料,勉强加固。

  别小看这些枯黄的杂草,它们聚在一起后,张力就会变强,看似柔软,实则可以大大提高加固效果,增加泥土的韧性。旧时平民的土墙房里,最常见的就是加稻草,也有加竹篾一类的。

  “里边儿透着水呢。”老吴忧心忡忡的说了句。

  我道:“你是担心什么?”

  老吴道:“太危险了,担心下面会塌,也担心没等我们挖开,里边的人就淹死了。”

  我道:“他们应该是陷住了,要不然肯定自己往外爬。”我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,想到此处,听里面没什么人声了,便想朝里面喊话。

  还没等着张口,就被老吴伸手阻止了,一手的泥糊我嘴上:“别喊,下面都是松的,一喊更容易出事,就像雪崩一样。”我反应过来,只得收声,继续埋头挖。

  须臾,去拿装备的二人回来了,马蹄铲换成工兵铲,二人也来帮忙,一行六人,两个在坡上做安防,以防万一,别人没救着,把我们给搭进去。

  我和老吴,以及另外两个被称为小刘和小绍的年轻人,齐力干活。

  一边挖一边压土做实,再加上还得尽量做外围加固,所以我们使劲了全力,速度也没法太快,足足四十来分钟才到底。

  到底后,我趴在坑里,斜打着手电筒往里瞧,一看便觉得不妙:“太窄了,留下的空间不多,还有水。”

  小刘抹着头上的汗,眉头皱成疙瘩,对老吴和小绍说:“这情况,你们俩都下不去,你们太壮实了。”顿了顿,他道:“看情况,只有我和卫老师的体型,可以过去。”

  我和小刘都属于身材高瘦型,老吴和小绍等人,则属于典型干工程的人,体格健硕,长期体力劳动,练出一身壮实的肌肉。

  我看着下面沁水的窄道,隐约能见到一些石块。

  事实上,在这种环境下,有石块是优势,至少土质会实在一些,没有石头的土洞,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幽暗狭窄的水道,反射着手电筒的光,人对于幽闭环境天然的恐惧,油然而生。

  我忍不住喃喃自语:“把里面的人逮出来后,非得给他们点厉害尝尝。”顿了顿,我对小刘道:“我先下去探探情况,如果需要你帮助,我就用安全绳发信号,两急一缓是支援,两缓一急是危险。”

  小刘急道:“卫老师,还是我去吧!”

  我看了他一眼,没多解释,只决定道:“我去。”我没让小刘当前锋的理由也很简单,这行动有比较大的风险,我担心出事儿。

  说实在的,我一个人,到无所谓。

  小刘才二十出头,还年轻,他还有家……涉险的事儿,还是我来吧。

  当下,我轻装在腰上挂了些必要装备,便叼着手电筒,开始顺着往下爬。

  之所以要叼着,是因为里面全是水,手脚都得泡在水里,手电筒就只能靠嘴叼着。

  一爬进去,就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  冷!秋季的地下渗水,冰凉无比,一趴下去,整个人浑身便是一个哆嗦,鸡皮疙瘩冒了一层又一层,寒气直往骨头缝里钻。

  外边儿是白天,雨后阳光出来了,刚才掏土掏的满身是汗,如今被冷水一激,我预感自己接下来会收获一场重感冒。

  光明和阴暗,只在这瞬间,爬进去后,明明只有两三米的距离,外间的动静却听不到了,大约是洞里的结构隔绝了外面的声音,我动作间,只能听到哗哗的积水声。

  身下的泥洞里,泥土被泡烂了,里面似乎还夹杂了一些石头,爬着格外‘刺激’,我小心翼翼感受着周围的结构,以防万一,一但有垮塌的前兆,我必须得迅速撤出。

  越往前爬,地势越低,我头顶的空间不变,身下的位置却开始走低。

  这让我的身体有了舒展空间,便改全趴为跪趴,又往前几米,便勉强能站直了。

  就着手电筒的光芒,我发现一个比较好的现象,这里面的空间虽然逐渐变大,并且被灌了水,但周围却已经能看出墓葬的结构,而且垒了许多石头,这使得这个墓葬,外险内安,没有我们之前推断的那么‘脆弱’。

  只要外面的结构不塌,里面一时半会儿应该出不了什么事。

  再往前,地势还在低,我用脚探了探,只得改走为‘游’,在积水里往前游,仅有头露在外面,而头顶上方大约隔着两个头的位置,就到了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