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三十一章 黑暗来者

 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  刚才的声音……

  我目光看向洛息渊之前所在的方位,那里黑的如同一团墨,寂静无声。

  我就说这兄弟文质彬彬,不适合冲在前头,他偏要逞强,这下好了吧!

  刚才他让我‘别过来’,我能不过去吗?我卫无馋是那种朋友陷入险境,自己拔腿就跑的人么。

  深深吸了口气,我定下心神,将打火机重新叼回嘴里,顾不得脚底的疼痛了,用最快的速度,顺着石壁往那处挪移。

  打火机的照明范围有限,可视度不超过三米,快靠岸时,我拔出了腰间的匕首,左手高举打火机,右手捏着匕首跳上了岸边。

  暗风自左前方出来,打火机的火苗在风中忽闪跳跃,在明灭不定的火光中,我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,双耳、双眼被调动到极限。

  也就在此时,前方的地面处,一处鲜红的血迹扎入了我眼中。

  是新鲜的血液。

  这瞬间,我只觉得心脏一揪,脑子里闪过洛息渊的脸。都说人生难得一知己,这兄弟实在太合我心意,虽然认识时间不长,但却莫名有种老友重逢之感。

  此刻这一滩血液,让我整个人又急又怒:到底是什么东西弄的?洛息渊此刻是死是活?

  “老洛!什么东西,出来!”我顾不得其他,开始加快脚步,几乎小跑的寻找洛息渊留下的痕迹。

  脚下是土石结合的地面,因此没跑多远,我便瞧见地面上留下了一条十分明显的拖拽痕迹。

  他是被什么东西给拖走的。

  我首先想到的是野兽,这地方到处都是洞窟,鬼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野兽之流,顺着洞口进来,将这里当成天然的巢穴。

  洛息渊那一副文人雅士,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,遇上豺狼一类的野兽,还不得被生吞了?我生怕慢一步就只能看见那兄弟的断手断脚,一时也顾不得害怕,提着匕首就顺着痕迹狂奔,然而,没跑两下,却发现前方居然是一条死路。

  是个山壁,痕迹一直延伸到了山壁下方。

  山壁上,有一道拖拽的血痕。

  暗风,是从上方传来的。

  我脑子里立刻闪过这样一幅场景:洛息渊在岸边等我时,突然被猛兽袭击,他试图反抗,然后没几下便反抗失败。他很可能伤的很严重,因此才流了这么多血,甚至……他很有可能当场就被那猛兽给咬死了。

  或许是咬在脖颈上?

  如果伤口是在其他部位,那么洛息渊不至于发不出声音,而他的声音,是突然中断的。

  野兽狩猎,大部分也是袭击猎物的咽喉脖颈,以节省体力,一击毙命。

  光是脑补这个场景,我的心都凉了半截。

  姓洛的,会不会已经……

  这个念头刚闪过,我便打断了往下想的念头: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没见到尸体,我不能打退堂鼓,必须得去救人。

  我举高打火机,试图看清这石壁的高度,然而打火机的可视范围只有三米左右,石壁显然超出三米,上方的情况根本看不清。

  是什么野兽……居然还能攀岩?

  难不成是蟒蛇?这种阴暗潮湿的地方,有蛇类进来做窝,简直不要太正常。

  不对……蟒蛇攻击猎物并不会用咬的,往往是将猎物死死缠住,使之断气。不止如此,蛇类无法咀嚼,为了方便吞噬,它们还会把猎物浑身的骨头关节挤碎,使得猎物变成软哒哒一条,再整个儿吞下去。

  可这些血迹……

  一时间,我都闹不明白攻击洛息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了。

  情急之下,我也顾不得多想,再次将打火机叼进嘴里,开始顺着山壁往上爬。

  受了伤的脚底火辣辣的痛着,还伴随着湿热感,估计是又流血了。

  洛息渊啊洛息渊,我难得遇见你这么一聊得来的知己,咱俩约好了喝茶、听戏、撸串,你小子可别就这么死了啊!

  这山壁凹凸不平,爬起来不是太困难,爬了差不多有二十米左右,我总算是发现头顶上方有一个洞口,洞口边缘有剐蹭留下的新鲜血迹。

  看样子,那东西是带着洛息渊进入其中了。

  我喘着粗气,抬头望着上方,正要一口气爬上去时,突然间,一张漆黑的人脸,猛地从洞口探出来!

  “嗯!”若非担心嘴里的打火机掉了,我估计得惊叫出来,这声惊叫被我给压住,变成了从鼻腔里发出的闷哼声!

  他大爷的!这什么玩意儿!

  黑暗中突然来这么一下,我几乎以为自己见鬼了!

  漆黑的脸,毛发旺盛的头,满脸的胡子里,露出丰厚的嘴唇。

  我心脏咚咚咚直跳,紧接着才突然意识到:是个黑人。

  那人从洞口只探出一颗头,眼睛直勾勾盯着我,漆黑的脸上,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我只来得及看到一口黄牙,便见对方猛地伸出一只手朝我抓过来。

  我下意识的想躲,然而此刻,我壁虎般的爬在山壁上,这下意识的一躲,不仅没法救自己,反到让我上半身失去平衡,整个人瞬间往后倒!

  完了!

  我心一沉,浑身软成烂泥,这一摔下去,不摔死也得摔个瘫痪。

  万幸的是,黑人的手臂够长,我往后倒的瞬间,他的长手外加大手掌,居然捞住了我的脖子。

  那手瞬间收紧,我只觉得血液一窒,伴随着脖颈间的疼痛,整个人被拽了上去。

  这么一折腾,我嘴里叼着的打火机也掉了,四下里顿时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。黑人拽着我的脖子一直走,拖死猪似的,我整个人呼吸困难,脑子充血,几乎就要断气。

  慌乱间,我拔出匕首,朝拽着我的那只手扎去。

  这一扎便中,黑人猛地松手,发出一声低吼声。

  黑暗中,我刚得到片刻呼吸,就感觉一阵疾风扑面而来,没等知道怎么回事,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击中胸口。

  这一下,击的我五脏六腑几乎都要碎了,巨大的疼痛感让人的意识都短暂的停顿了。

  我几乎可以断定,袭击洛息渊的是这个黑人,难怪之前听到几声拳脚相交声后洛息渊便没了动静。

  以这黑人的战斗力,洛息渊一文人,几下之间,不被打死也被打晕了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