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章 废楼

  “走!”我合上电脑,拽着驭兽师离开酒店。

  一边走,我一边给何玲珑打了个电话,电话里我没提洛息渊失联的事儿,只说要跟朋友在这边多逗留两日,好在公职的上班时间比较稳定,今天是周五,明后天是周六日,恰好能凑出一个假期。

  一边跟何玲珑交待,我一边打了个出租,让师傅带我们去那个废旧的工厂。

  临上车时,我多了个心眼,在旁边超市买了两把水果刀,和驭兽师一人一把,收在身上。

  “那边偏着,都没人,二位去那边办事儿?”开车的师傅是个中年人,不停通过车前镜瞄驭兽师。驭兽师的装束比较扎眼,一身白,跟个移动雪人一样,再加上皮肤也白,面无表情的,浑身都透出一股‘不是正常人’的感觉,也难怪司机总忍不住瞄他。

  我道:“去那儿找人,我朋友瞎逛,好像在那一带迷路了,师傅,那边地形情况你清楚吗?”我试图跟本地人打听些什么。

  司机一听迷路,顿时面露惊讶,说:“那边靠山,山脚下面,以前是个挺大的化工厂,除了厂房,还有很多职工楼。那地儿后来改制,被私人倒腾过去,就开始不正规,暗地里为了节约成本,就在附近挖洞处理废料。这事儿缺德,污染环境,搞得那周围,早年间连草都不长。后来被人举报,就停了,荒废了,现在开始长草了,总之那一片确实容易迷路。“

  顿了顿,师傅又道:“那边挺大的,还有些以前留下的废料洞,被草遮挡着,很容易出事儿,你朋友别是掉洞里去了吧?”

  我哪里摸的准,回道:“不清楚,得去看了才知道,师傅,谢谢跟我们说这些,这样我们心里也有谱了。”

  司机师傅做了好人好事,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,责任感油然而生,又嘱咐我们:“你们去找,要是没找着人,那就报警求助,有事儿找人民警察,警民一家亲嘛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二十多分钟后,出租车停靠在了路口,这里已经是县城边界,出租车带着我们穿过最老旧的居民区,一路往外行驶,才到了这个地方。

  公里口有一条铺了碎石子的小路。司机指着小路延伸的方向,探出窗口:“看到那些建筑没,就是那一片儿。”

  我眺望过去,便见几栋上世纪风格的老旧建筑物,矗立在视线尽头。

  再往远一点,就是墨绿与鹅黄交织的远山。

  此时是清晨的七点半,天已放亮,半黄半绿的荒草间,蒸腾着白蒙蒙的雾气,凉意渗人。

  “谢谢师傅,再见。”

  司机点了点头,边发动边嘱咐:“找不着就报警,小心废料洞!”随着出租车离去,这地儿就剩下我和驭兽师。

  我示意他把老鼠小白掏出来,让再试试寻人。

  白耗子落在地上,仰着脑袋,鼻子一抽一抽,鼠须收敛,然后开始吱吱吱,朝着那几栋黑乎乎的楼过去。

  我和驭兽师立刻跟上,沿途荒草丛生,如那师傅所说,要真有个废料洞,还真不容易发现。

  化工厂不好好处理废料,为了节约成本就在附近掏洞,这事儿太缺德了,跟往河里排废水是一个性质,利自己一人,损的却是周围民众的利益。

  尤其扯上生态,问题就更大了。

  前段时间院里开会,学习上级精神,还着重强调了现代化进步和生态发展。

  就拿做考古的来说,许多已经发现的大墓,原则上都是能不动就不动。这么做,既有人力财力的考虑,也有维护当地生态的考虑。

  老洛别真是掉洞里去了吧?

  不对,重点不是他有没有掉洞里,而是他来这么个废弃的工厂做什么。

  行动间,沾了一裤腿的晨露,白耗子毛都湿了,落汤鼠一般的,带着我们,停在了一处厂房模样的建筑物前,在断阶乱石的大门口徘徊不定,满身都是土灰。

  我第一次觉得,老鼠又可怜又萌。

  到了门前,它便像是不能确定一样,一会儿往左,一会儿往右,与此同时,我自己也能闻见,空气中,漂浮着一种难以描述的味道。

  并不是特别浓烈,但又不是草木气息,像是混杂着某种现代工业气息,又像是潮腐气,总之不太好闻。

  我摸了摸鼻子,驭兽师顺势蹲下,将小白抓起来,用自己的衣角给它擦了一遍。

  鼠毛炸了。

  爆可爱。

  或许,我的出租屋里,应该有一只宠物,比如老鼠?

  琢磨间,驭兽师将它揣回了兜里,说道:“这里气味干扰太严重,它找不着了。”

  我道:“进去看看吧,站得高看得远,你昨天来过,有上去吗?”

  驭兽师摇头。

  我带着他一边往里走,一边道:“为什么昨天没进来找?”

  他道:“太晚,我怕黑。”

  这个理由简直是在考验我的智商,一个能控制动物,钻过蛊虫洞,一群人面目狰狞的逃命,他都能面不改色,这会儿说自己怕黑?

  “你就是不愿意涉险吧?”

  驭兽师难得心虚的转移了目光,说:“这里有味道,动物不来,我在这里,没办法。”得,这是实话,他驭兽的本事,在这片区域施展不开。

  除了驭兽这门本事外,这小子在其他方面的能力,确实一言难尽。

  我看了他一眼,不再说话,开始在留意起厂房的情况。

  里面已经没有什么设备,只剩下些都长了木菌的烂桌子、烂木头、

  地面都是些废弃的纸张、布料、塑料一类的东西,积灰比较严重,如果有人走过,大都会留下脚印。

  我走进来看了一圈,发现这里脚印很多,大大小小都有,墙上还有字儿,仔细一看,不禁无语。

  全是些某某某到此一游,或者某某某探险成功的字眼,还有某某见鬼小分队。

  看样子,中国人并不缺乏冒险精神,估计是这几年顺畅日子过舒坦了,就想着找刺激。

  也是因为如此,所以地面的脚印其实很混乱,有新有旧,给我寻找老洛造成了一定的困难。

  我决定往上爬,爬到高层,站得高看得远。

  越是没头绪的时候,越是要往高处走。

  楼道里黑乎乎的,阳光透不进来,我手机充满了电,心里倍儿有安全感,便打开手电筒功能照明,二人开始在黑暗的废弃楼中,一层层往上爬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