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章 黑洞(下)

“啪嗒、啪嗒。”脚步声越来越近,节奏沉稳,极有规律,显示出来者,有种不疾不徐的从容感。

但正是这种从容感,更让我觉得心惊。

正常情况下,一个身处黑洞中的人,如何能保持这份从容不迫?我设想了一下,倘若自己处于一个吸光的环境中,打开手电筒也是睁眼瞎的情况下,必然会担心碰壁,只怕会弓腰屈膝,两步一停,三步一顿,哪能像这样,跟走红毯似的。

“谁……谁?”沈机大着胆子提高声音,冲着黑洞喊了一声。

他一出声,里头的脚步声就跟着顿了一下,紧接着,便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摩擦声,像是有人在换衣服一类的。

这奇怪的动静,让我和沈机不由得面面相觑,沈机压低声音提醒我道:“我玩弩比你厉害,在厂子里的时候,有跟着他们练过,你把弩给我。”

弩箭是铁制,可以循环利用,因此我从尸体身上,将之前射出去的两只弩箭弄了回来,这会儿重新填充在了暗弩里。

我没给他,而是道:“你能将手里的匕首耍圆乎都算不错了。”

沈机看出我的意思,一边紧张的盯着前方的黑洞,一边不满道:“你不信任我?”

沈机确实和赵羡云那帮人有区别,不像个能背后捅人一刀的,但毕竟和我不是一路人,防人之心不可无,将弩这样的杀伤性武器给他,我岂不相当于自断羽翼?

“信任,不意味着就可以交出自己保命的东西。”

沈机道:“我不久前还救了你一命!”

我道:“恩我记着,但恩情和自保不冲突。”

沈机一时接不上话,一副吃瘪的模样,也就在这时,那阵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停止了,紧接着又变为了脚步声。

与此同时,伴随着脚步声,从洞里传出一个声音:“是我。”

这刻意压低的声线……蒙面人?

脚步声依旧极有规律的朝我们这边过来,我和沈机对视一眼,同时后退了几步,没敢放松警惕。

通道能凭空消失,尸体能突然诈尸,鬼知道对面过来的人,是不是真的蒙面人?

须臾,身材挺拔,穿着户外服,戴着头盔和口罩的蒙面人,身形猛地从黑洞中出现。

由于那个黑洞吞光,因此没有视角缓冲区,给人的感觉,就像蒙面人是凭空从黑洞中窜出来的一般。

我看了看他身后,没有其他人。

我问道:“楚玉呢?发生了什么事?”

蒙面人却瞳孔紧缩,打量着我们所处的位置,不答反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?你们俩为什么会在这儿?”下一秒,他的目光又移动到了我腰间,立刻锁死了挂在我腰上的布袋,声音有些不稳:“东西怎么会在你这儿?给我。”他说着,速度奇快的劈手欲要卸下我腰间的东西。

我往后一闪,抬了抬手里的暗弩,对着他:“都是文明人,别随便动手。”

蒙面人身形一顿,收回手,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。

不是被反将后该有的愤怒,而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东西,与此同时,蒙面人直了直背,转而回答起了我之前的提问:“当时情况有变,‘它们’没有从洞口出来,反到从另一边过来,像是找到了其它通道。我和那小姑娘低挡不住,就退回了下面,在那过程中,我和她失散了。”

沈机难得敏锐的接了一句:“难得不是你趁机把她干掉了?”

蒙面人闻言,下巴微抬,目光淡漠的扫了沈机一眼,道:“我没有对女人动过手,更不杀女人。”沈机闻言,瞪大眼,目光转向我,用肩头碰了下我手臂,道:“哎,这哥们儿,说起女人的口吻,到跟你一模一样,得,你俩都是绅士,就我是小人。”

蒙面人于是跟着看了我一眼,我俩目光一个交汇,刹那间,我心里头那种熟悉感更胜了。

他的身形、气质……怎么和洛息渊……

不等我深想,蒙面人就移开了目光,抬眼看向我们身后的方向,再次问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你们不是在出口吗?其他人呢?”

蒙面人当初和我们是从不同的方向进来,不认识这条道也正常,当下,便将此刻的情况给他说道了一番,又指了指他身后的黑洞:“这个洞是怎么回事?”

蒙面人听完我的话,眼神紧缩,微微低头,似乎在思考些什么,缓缓道:“下去之后,被‘它们’追的很狼狈,然后突然发现了这条黑洞。那些东西好像惧怕这条黑洞,不敢进来。我进去后,就顺着黑洞一直走,然后到了这里。”

沈机实在忍不住了,举了举手,跟小学生提问似的,道:“我能不能打断一下,你说的‘它们’究竟是什么?”

蒙面人道:“死尸,窑村的死尸。在没有塌方之前的那条通道后面,有一个地洞,里面全是尸体。我们进行定向爆破后,准备撤离时,那些死尸居然全部诈尸了,所以我们才反打洞,又退了回去,然后才遇见了你们。”

沈机像是想起了什么,对我说道:“之前我们在水下大殿里,看见很多线雕的图案,上面显示这地方确实有一个区域,是放置窑村先民尸身的。据说这里有一条连接阴阳两界的通道,能让死人活,也能让活人死。这地方,先是诈尸,又是突然出现这么一个黑洞,你说这个洞,该不会就是……”他话说到这儿,猛地住嘴,颇有些紧张的看着蒙面人。

我听到了沈机紧张到咽口水的声音。

蒙面人直言不讳:“你怀疑我是死人?”

沈机干笑,摸了摸自己的鼻子。

我心里也存着一份怀疑,毕竟已经发生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事,我的想象力,已经开始脱离逻辑了。

也就在此时,沈机突然凑到我耳边,冲我耳语道:“老卫,他没有弩,他的武器应该是弄丢了,下手干他。”

我瞟了蒙面人一眼,发现还真是,这兄弟腰间的冷兵器还在,但身上那把大弩却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