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章 牵线

这老锔匠的态度,让我想起个事儿。

锔匠有官匠和民匠,我们这一系属于官匠,在旧时,确实只给王公贵族和豪门大户干活,民匠则为广大劳苦人民服务。

一山望着一山高,各行各业里,都有行业鄙视链。大部分民匠都希望能有官匠的手艺,成为官匠,毕竟干活儿轻松,环境好,待遇高,而且接触和修复的,都是些平民百姓接触不到的珍宝。为了修复这些珍宝,匠人又要修习一身的鉴定本领,博古通今,怎么看和民匠都不是一个系统的。

有人渴望和崇拜,自然也有人眼红,少部分民匠走清高路线,对于我们这些权贵的家奴走狗,很是不耻。

同样,养手这事儿,一般官匠做,民匠是不做的,怪不得刚才嘲弄我。

眼前这师傅祖上就干这个,八成是民匠一系,得,这梁子得追到祖师爷那儿去。

如果是这样,那我开口,只会惹他不快,于是我给老洛使眼色。

老洛很有眼力劲儿,微微一笑,不跟老师傅说话,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说:“看到没,英雄所见略同,我早就说你那一套,是花拳绣腿。一个合格的工匠,要经历层层打磨,修的了烂草鞋,修的了金丝履。你说你,除了修点古玩金玉,你还会干什么?早就应该学学,怎么修鞋了,要知道,万丈高楼平地起。”

他话刚落,老师傅嗯了一声,立马道:“对,就是这个道理,要打好基础,要为人民服务,虽然我们是修东西的,但也要心怀人民,要为广大的无产阶级民众服务。”

我怀疑这老师傅是不是想考公务员,他这年纪,恐怕不行了。

老洛继续用骂我,来拍老师傅的马屁:“即拿得起格调,更放的下身段……像你这种天天儿端着,受不了半点苦的,搁抗日年代,你肯定是汉奸。”

老师傅补了一句:“……而且是给日本人,修刺刀的那种汉奸。”

老洛看向老师傅,说:“对,我也这么认为。”说着,推了推眼镜,一脸正气,满身都是洋溢着温良恭俭让的气息。

老师傅欣赏的看着他,说:“你这么正派的年轻人,怎么和他混在一起?”老师傅,您这眼神儿,确定还能修补物件儿吗?看人不能看表面,小人才口如蜜,您不知道这眼镜儿蛇肚子里有多少坏水儿。

眼睁睁看着老洛成功套路到对方,在二人以骂我为基础,以深入基层,为民服务为主提,进行十多分钟友好谈话后,老洛进入了正题:“您见过这个图案的东西吗?”他展开纸,给老师傅看。

老师傅只瞟了一眼,便道:“高21点6厘米,宽14厘米,卧虎舞女四方墫,古巴国青铜器,送来的时候,有硫酸腐蚀,雇主要求修补硫酸腐蚀的痕迹。”

我一愣,诧异的看向他。

时隔一个月,看一眼,便立刻回忆起经手物件的各项数据,这份功力可不一般。

我知道这老师傅不待见我,也不敢随意开口打断他和老洛的谈话,便继续听了下去。

老洛请教他那东西的来源,老师傅很守规矩,说雇主的信息不能透露。他嘴里说着自己是为民服务,为基层服务,只做些修锅补碗的活,事实上话匣子一打开,我发现他修的各种罕见器物,可并不少。

“你们打听这些做什么?”老师傅警惕起来。

他经常接这些活儿,不可能看不出雇主的路数,既然肯给人修赃物,那么防止警察和公职人员是肯定,我和老洛自然不会说出自己的真实意图,于是老洛谎称我们是替人求购。

“求购?”他有些不信。

老洛微微一笑,说:“您既然也经常修些古玩珍宝,那么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金陵洛家?”

老师傅眯了眯眼,说:“听人提起过,金陵古玩界一霸,据说是个老派世家,不过好像已经不倒腾这些东西了?怎么,你们是替洛家求购?”

老洛道:“洛家转型,确实不再涉足古玩圈,但是家学渊源摆在那儿,洛家的家主,自己还是很喜欢购藏一些宝贝的,我们兄弟二人,就是帮洛家的家主求购的,他对古巴国文化很感兴趣,您应该知道,洛家可不缺钱。”

老师傅似乎有些松动,想了想,说:“我得问问,你们出去等会儿。”说着,他从兜里摸出了一支老式洛基亚,估计是要给那人打电话。

我和老洛依言到外头回避,我竖着耳朵试图能听一听里面的动静,那老师傅说话声音压的很低,也听不见什么。

“哎,刚才损我,是不是特别舒服?”

“我觉得老师傅说的有道理。”

我笑了:“怎么叫有道理?”

老洛道:“学一些实用的,为大众服务,也挺有意义的,你的觉悟不是一向很高吗?”

“吾生而有涯而知无涯,以有涯随无涯,不亦悲乎?人一生时间和精力都有限,与其从上到下都插一脚,不如择一业而精通。我如果真的要去修鞋,我就要当最好的鞋匠,但我既然选择了攻瓷器、金玉,那我就要用一生的时间,把它做到极致。这就是我的觉悟。”

老洛一笑,正要开口,里头的老师傅招呼了:“进来吧。”

我俩一进门,便见他开始收拾东西,说:“他同意了,交易得见面谈。”

我立刻道:“当然可以,他现在在哪儿?约什么地方?”

“我家。”老师傅回了两个字。

我和老洛顿时愣住了。

老师傅一笑,说:“来我这儿的都是老主顾,或者是老主顾介绍的,所以,有些是远客,等着修好等着拿走,就近需要住下,就住我家。走吧,我带你们去。”

我道:“师傅,那您这服务够周到,晚辈自愧不如。”

他瞟了我一眼,说:“现在那句话怎么说……顾客就是上帝,为雇主解决难题,提供好的服务,是职业精神,当然,我收服务费的。”

我心中一动:“您牵线,所以要抽成?”

老师傅看了我一眼,没回话,但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好家伙,刚才还说为人民服务,大道理一套一套的,合着除了做锔匠,他还是个‘线人’?这也属于销赃贩子,要坐牢的。 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