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四章 红沙

  “下面是什么声音?”我问洛息渊。

  以他对这里情况的掌握,应该知道是什么。

  老洛不答,只是侧耳倾听着,片刻后,竖井下那阵古怪的声音开始逐渐变小,似乎原本有什么在往上爬的东西,又重新退了回去。

  整个过程持续了约摸有两分钟,竖井里重归平静。直到这时,洛息渊才道:“我们可以下去了。”他指了指绳索,示意我做准备。

  这就有些搞笑了,我道:“不是说只出不进吗?你这是要坑我呢?我长着一张被坑的脸?”

  老洛很不给面子:“你长着一张容易被富婆包养的脸。”

  “……”别提这茬我们还能做朋友。

  “我们一起下去,你跟着我。虽然闻香通冥壶上,将结构记载的很清楚,但毕竟我也没有亲眼见过,凡事都有例外。待会儿下去后,如果有什么意外,你别管我,自己先撤。”

  他这么一说,我心里头顿时咯噔一下:“合着……你也没万全的把握?”

  “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尚且留一线生机,这世间,哪有什么万全之事。人若求全,必无长寿。”说着话,老洛开始往自己身上扣安全锁,我紧随其后,两人间隔了大约五六米左右的距离。

  此时,我也打开了手电筒叼在嘴里,一进入竖井中,前半截只觉的狭窄,没有别的不妥,但往下一阵后,便有一股熟悉的腥味儿扑鼻而来。

  这种腥臊味儿,之前在那间蛊室里闻到过,结合刚才那阵古怪的响动,我瞬间明白过来:这下面有蛊虫!而且数量非常多。

  等等……昏迷的白虎,突然从绳索的另一端消失,难道不是Lavinia等人在接应,而是被蛊虫给……

  我几乎要张口质问洛息渊了,但此刻双手攀着绳索,嘴里又叼着手电筒,一时也没法说话。行动间低头往下看时,由于竖井狭窄,别的看不见,只能看见老洛的头顶:头发茂密,还没秃。

  这不科学,老洛满肚子心机,满脑子筹谋,居然还不掉头发?

  越往下,腥臊味儿越重,几乎熏得人要吐了,我估算了一下深度,至少在十五米左右,抬头往上看,上方的井口越加狭窄,让人不由自主的担心,会不会塌方下来。

  好在这地儿和窑村不一样,窑村的人财力有限,偷工减料的,依着山体裂缝修建的结构,动不动就塌方,当初差点儿把我们全体活埋。

  但地方却不然,外面看着简单,下来后,就能瞧见竖井的井壁,经过加固,鳞次嵌着两指厚的岩石,中间有些许的细缝。

  我无意间往里头一瞧,发现这细缝里似乎有什么乾坤,灯光透进去,里面有些白乎乎的东西。就在我疑惑之际,下方的老洛突然停住了,抬头对我道:“没问题了,我先跳,你下来,下来后就往前爬,记得憋气。”

  跳?憋气?没等明白他什么意思,就见老洛整个人突然往下一坠,便听噗嗤一声响,他那头的光源就消失了。

  我嘴里叼着手电筒低头看,却见竖井下方,赫然是一片红彤彤的东西。

  那东西怎么形容呢,像沙,赤红色的沙。

  老洛直接跳了下去,整个人都沉入了红沙下,沙面只在他下去的一瞬间,些微的起伏了一下,便恢复了平静。

  我愣住了,一时间不知该不该跟着跳下去。

  这什么玩意儿?略一犹豫,我便将手电筒揣在腰间绑紧,然后一气,一闭眼,取了安全扣,跟着跳了下去。

  下去的一瞬间,触感很奇妙,这玩意儿虽然像沙,却没有沙那么沉重,反而很轻,像是跳入了水中一样,整个人瞬间就沉到底。

  此时闭眼憋气,也不知道下方的情况,只能靠手摸索,这一模就发现,下面空间依旧很窄,窄的只有一个方向,如此,下来的人也不至于迷路。

  我不知道这下面有多长,担心被憋死,只能迅速往前行。

  一边走,我突然意识到,这些红沙特别坑。

  它们像水一样,却又和水不同,人在水里憋气,憋不住了还能游上去换气,但在这下面,根本没法游,一但憋不住吸气,只会吸满嘴满鼻子的‘沙’。

  这地方究竟有多长,又有多深?不会把人活活憋死在下面吧?白虎等人下来时,是不是也经过这片古怪的‘沙地’?

  不……应该不会,且不说白虎,单说Lavinia等人,她们又不像老洛,知道这下面的情况,所以胆大敢胡来。在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条件下,正常人遇到这么古怪的一片‘沙地’,不可能随随便便往下跳。

  老洛说这下面是两条道,一条是陷阱,从外面进来的人,都会落入陷阱中;一条是留给那位‘无名尊者’的出山之路。

  我们现在所在的道儿,又是在哪一条?

  然而,很快,我就顾不得考虑这些了,因为肺里的氧气耗得差不多了,而我双手摸索着周围前进,却没有感受到快出头的意思。

  完了完了,难不成要憋死在这下面?

  在这种情况下,我哪里还考虑得了太多,人类求生的本能下,我只能牟足了劲儿前进。好在这些红沙的阻力不强,便在我快要撑不住时,肩头上方突然伸出来一只手,猛地将我衣服一提,直接把我整个人拔了出去。

  “噗……呸。”我感觉到自己被提出了红沙区,立刻甩头抹脸,大口换气。

  紧接着睁眼一看,便瞅见坐在我旁边的老洛,也正气喘吁吁。

  此时,我俩处在一条方方正正的通道里。通道很低,刚好两米左右,靠右手边的地面,是一个四方形的坑,坑里全是红沙。

  坑后面,是封闭的青石。

  而在我们右手边,大约五米开外的地方,则是一片黑乎乎的地方。

  灯光透不到那边去。

  我喘着大气儿,道:“又是吞光?我现在看到这玩意儿就头疼。这些红色的沙子是什么?差点儿没把我憋死!”

  老洛整理着衣服缝隙里的红沙,边动作边道:“按照记载来看,不是沙,是卵。”

  卵?我头皮一麻:“虫卵?”

  老洛点了点头。

  这瞬间,我只觉得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汗毛倒竖,将自己刚才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  老洛整理的差不多了,站起身道:“这些虫卵,之前并没有,是Lavinia她们下来时,引出来的。”

  我道:“那……这些东西,会害人吗?”

  “害人?”他道:“当然会,不过虫卵孵化要一定的时间,害人的那一批,已经被先下来的Lavinia等人给吸引过去了,这些,是它们活动后留下的卵,大约半个小时就会孵化出来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我问:“所以……Lavinia她们已经遇害了?”我觉得难以置信,那么精明的一帮人,难道刚下来就栽了?

  老洛闻言却是一笑:“她们死了,这场好戏就没法继续了。”说着,他拍了拍肩膀,示意我搭肩跟上。之前在窑村,那条所谓的‘阴阳通道’,将我吓的不轻,如今又要进入这种完全吞光的空间,着实让人心里发虚。

  比吞光更让人不安的是,前面的空间,如同一个死鱼场,剧烈的腥味和潮湿气,从里面灌了出来。

  我敢打赌,这里面绝对有数不清的虫子,虽然我看不见它们。